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遗产

南特博物馆馆长谈为何决定停止与中方合作举办蒙古王朝展

音频 05:58
南特Petit à Petit 出版的『成吉思汗与蒙古帝国』封面
南特Petit à Petit 出版的『成吉思汗与蒙古帝国』封面 © Petit à Petit
作者: 杨眉
17 分钟

法国南特历史博物馆馆长周一发表的拒绝接受中国政府的压力停止与呼和浩特博物馆合作举办有关成吉思汗与蒙古王朝的展览的消息引发法国舆论一篇哗然,此举在法国博物馆展览史上实属罕见,虽然在过去几年中,由于法国与意大利关系紧张,两国的博物馆之间在互相出借展品时曾经出现过一些摩擦,但是,类似南特博物馆在与对方密切合作三年之后突然停止计划,应该还是首次。那么中国当局究竟向南特博物馆提出了哪些具体的要求使他们认为难以接受因而停止合作呢?南特博物馆馆长贝尔特郎 吉野先生Bertrand Guillet先生就此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广告

法广: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采访。首先请您简单地介绍一下事件的前后经过?

Bertrand Guillet:事情的经过十分简单,我们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博物馆友好地合作了将近三年,期间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按照惯例,我们共同策划了我们的展览,一起选择了将要展出的文物,我们对展览的一切工作都已经就绪,已经在准备运输展品,但是,今年夏天,在为出借展品申请出口许可证时,这也是一个必须经过的很正常的程序,但是我们却出人意料地遇到了重重阻力。中国当局首先要求我们在展览中不要使用蒙古王国,不要使用成吉思汗等词语,这对我们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这是我们展览的中心内容。其次,他们又要求我们不要举办我们原先策划的展览,而是按照他们的意思修改计划举办一个由他们为我们设想好的展览。也就是说,在展览正式开幕之前的两个月,要求我们彻底地修改原先的计划,使用他们为我们准备的展览规划,这是我们难于接受的。因为他们所提供的展览词,如果用一个政治化的词语的话,就是宣传资料。而且仅仅从技术层面来看,重新策划一个展览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因此我们不能接受。

法广: 世界各国的博物馆在举办展览时经常互相出借各自博物馆珍藏的珍贵文物或者名作,博物馆在出借文物时向对方提出一些要求这似乎也应该是顺理成章?吉野先生对此回答说:

Bertrand Guillet:当然,这是十分正常的,一般这些要求都是技术性的,科学性的,这些我们当然会毫无保留地接受,但是,如果这些要求是禁止使用某些词语,甚至是要彻底颠覆原先的展览计划,要求你讲述他说描写的故事,这就另当别论了。

法广: 您为什么一定坚持要举办这次展览呢?这一展览的思路来自何处?

Bertrand Guillet:这一展览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 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工作了三年多,我们花费了许多经费。所有的布局,设想,展览说明等等都已经准备就绪,唯独缺少具体的实物来印证,彰显历史。而且,展览说要展示的历史问题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也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意义。十年前,我们在南特历史博物馆举办了一次介绍十七世纪以来法中历史关系演变的展览,这次展览着重点是中法在海上的交流,而我期待通过这次有关蒙古王朝的展览来追踪中西方之间的交流如何通过蒙古人,通过草原来展开。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次展览是上一次展览的继续,许多历史学家与我们共同进行了展览的准备工作,我们已经做好了其他所有的工作,目前我们正在与欧美国家的博物馆合作期待找到合适的展品。计划在2024年向公众开放。

法广:您与呼和浩特博物馆的人员合作很长时间,他们对中国官方的要求有何反应?您知道最近世界各地都爆发了反对中国政府在蒙古推行的强化汉语教学政策的示威游行吗?

Bertrand Guillet:我有所了解。不幸的是这次展览正好处在风口浪尖上,或许再过几个月这件事就不至于发生。我们的中国同事当然不能发表任何言论,但是,我相信他们应该也能够预测到我们是不会接受官方的要求的。

中国新疆西藏以及蒙古等地区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将中国历史上汉族与其他民族如何相处相容议题推向前台。

法国的《观察家周刊》近期推出了有关中国的特刊,刊登了多篇对余英时等国际知名的历史学家的专访,其中有许多内容涉及中国的元朝,清朝等非汉人统治的历史朝代。多位历史学家陈述了许多与中国官方教科书内容截然不同的观点。很明显,文化遗产也同样带有政治色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