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大选

拜登若胜选 美国外交也无路可退

2020年10月18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河滨中学举行的一次选民动员活动上发表讲话。
2020年10月18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河滨中学举行的一次选民动员活动上发表讲话。 REUTERS - TOM BRENNER
作者: 安德烈
10 分钟

美国民主党人拜登如果赢得了大选,复兴美国在全球的领导角色:这句话似乎暗示着拜登打算完全颠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但法新社分析指出,民主党人若当选总统,也只能设法去适应一个完全不同于昨日的世界,简单地退回奥巴马时代行不通了。

广告

年初,拜登在美国外交杂志写到,“自从奥巴马和我离开政权后,美国全球影响力以及美国的信誉开始减退”。他保证,若能当选,将竭尽全力做到,“美国重新引导世界”。

在几个议题上,拜登与特朗普将会有明显的决裂。

乔.拜登称,假如能够当选,在他执政首日就会让美国重返特朗普决定退出的『巴黎气候协定』,然后,重新加入被特朗普指责误导全球抗疫而愤然退出的世界卫生组织。

拜登还建议在他入主白宫的第一个年头,组织“民主国家峰会”,让美国民主灯塔重放光芒。他将重申美国重视被特朗普弃置的多边主义,以及恢复被特朗普外交扭曲的与西方盟国的关系。

这些大约比较容易做到,最难做的在后边。布鲁斯金研究学会学者西莉亚·贝林认为存在着这样一个巨大的风险,77岁的拜登“眼中的世界如同他离开权力时的世界一样,而不是今天的现实世界。”她对法新社表示:“世界变了! 特朗普在许多重大问题上改变了游戏规则。”

事实上,即便在左翼,年轻一代的智囊们也在试着改变传统学说。亲民主派的美国进步主义中心学者Katrina Mulligan表示:“不可想象,拜登的外交将会是奥巴马外交的重版”,在她看来,若拜登当选,其任期要处理的首先是上升的威权主义以及民主已不在向世界各个角落扩延的重大事实。

而法国政府欧盟事务国务秘书克莱蒙·博恩警告欧盟不要过于天真,在美国发生政治轮换的情形下,老欧洲不应该认为形势将如同特朗普未当选总统前的时代一样。他在华盛顿对媒体清楚地表示,特朗普政治的取向和趋势,比如在国防上向欧盟施压要求其更多的参与,在商贸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与中国全面对抗,只能将会以一种形式或另一种形式继续下去。

特朗普与拜登在风格和策略上呈现明显对立外,在许多关键问题上视野完全一致。

特朗普,政治新手,试图“终结无止无尽的战争”,他没有进行大规模协商,开始从叙利亚、伊拉克以及阿富汗撤军。

拜登,仅仅参议员就当了36年,政治负担沉重,特别是他于2003年投票赞成发动伊拉克战争。但他后来承认这是一个“错误”,随着美国公众舆论越来越厌恶军事介入,拜登完成了转变。因此,这位民主党人向阿富汗重新派出重兵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他似乎更看重的是动用特殊部队执行反恐任务。

乔.拜登是美国另一种领导层的代表,长久以来,他们希望中国在经济开放的环境下民主化,现在在中美两国似乎投入一场新的冷战之际,他们对这一重大的主题的看法也出现了重大变化。

从今以后,拜登不断称:美国必须对中国强硬! 显然,拜登必须对特朗普不断指责他是“北京拜登”、他在北京面前很懦弱,容易受操纵等一系列亲北京的指控做出回应。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威廉-伯恩斯认为,如何处理好中美战略竞争将决定“美国外交政策的成功与失败。”这位专家认为,拜登政府应把力量更加集中在亚洲创建同盟网络上面,“不是为了阻止中国强势上升,因为美国没有手段,而是为了锻造和培植出现这一力量和办法的环境。”

现在需要了解的是,与中国,同时与伊朗、朝鲜的对抗,拜登一旦当选是否借助于现任总统特朗普开创的基础。或者,如西莉亚·贝林所警告的,拜登一如特朗普所做的,一上台擦去前任实现的业绩,重新从零开始,如果是那样,拜登遇到的只会是一群疲劳厌倦的盟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