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国进民退:中国居民财富占比下降 金融风险高且续向政府集中

图为中国经济报导图片
图为中国经济报导图片 网络照片

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宣布中国脱贫战胜利之际,中国社科院刊行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披露,中国居民的财富占比较十年前下降2.8个百分点;另外,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趋势。根据估算,政府部门最终承担的金融资产风险为61.3%。

广告

社科院的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金融研究所2月底发布被视为「国家账簿」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报告,指中国社会总资产在2019年已增加至1655.6万亿元(人民币,下同,折合约211.87万亿欧元),而同年的社会总负债为980.1万亿元,故社会净财富为675.5万亿元,而中国内地居民人均财富约为36.6万元(折合约4.68万欧元)。

报告又指,在社会凈财富中,政府部门财富占比24%,而居民部门财富占比则达到76%。但值得注意的是,以21世纪的前十年与后十年相比,居民的财富占比下降了2.8个百分点。为增加居民财富占比,报告建议推进财富存量改革,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更多引入市场机制和市场化手段,提高资源分配的效率和效益。

另一方面,根据报告,2019年末中国社会净财富已经攀升至675.5万亿元,预计2020年将超过700万亿元,报告称,这显示中国四十多年来累积了大量财富,但与此同时,也累积了不少体制性、结构性的问题和风险,因此官方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重要任务。

中国宏观杠杆率方面,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达到270.1%,比新兴经济体杠杆率208.4%高出61.7个百分点。至于金融杠杆率,中国的峰值在2016年年底出现,其后三年间下降了9.1个百分点,到2019年底,已降至151.3%。不过,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然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尤其在疫情冲击下,中国宏观杠杆率大幅攀升,中国总体金融风险进一步上升。

报告续称,金融机构与政府部门风险承担比重处在前两位,「考虑到中国金融企业绝大部分为国有经济性质,再加上即便是民营金融机构,最终也有一个政府救助问题,因此相关风险损失最终还是要由政府买单。」以此推算,假定金融机构的八成风险都由政府担保,政府部门最终须承担的金融资产风险达到61.3%。

评论忧风险转嫁民间网民报告质疑

报告又估算,国有企业债务占企业部门债务的比重,从2015年年初的57%上升至2018年年底的67%。这意味广义的政府或公共部门承担的金融风险均达到六成。有关风险会否转嫁到市民,备受关注。

北京曾因应疫情而发行一万亿元人特别国债,并大幅增加地方专项债券新增规模,出出席《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研讨会的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指出,上述地方政府债券绝大多数由商业银行购买,特别是由地方的小银行购买,也就是说地方政府的财政风险已经外溢到银行系统,特别是中小金融机构里面,使得财政风险和金融风险互溢性增强。

不少网民更循数据提出质疑,当中,因推特言论而被当局行政拘留及禁止出境近两年的河北石家庄网民孙愿平发推,指「上世纪70年代薪水为38元/月,发行货币总量为700亿元;2020年货币发行总量超200万亿元,是70年代的3143倍, 那么月薪水相应该是:38x3143=119434元。」孙没有提及现时的中国月薪,但根据中国招聘网站「智联招聘」去年初发表的最新报告,中国平均月薪是8829元人民币。此外,香港网民则不点名地指出,中国人口接近14亿,当中9亿人的月薪在1600元以下 但可以有36万元人均财富,钱的去向已是不说自明。之后的标示为「#共晒你的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