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关系

中国驻法使馆辱骂法国学者舆论震惊

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
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 © 法新社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日前致函要求取消法国参议员访台未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中国驻法大使馆又因辱骂法国学者安托万.邦达兹(Antoine Bondaz)“小流氓”激爆法国舆论,引发政界、学界纷纷谴责。

广告

这件事引发法国学界、政界乃至民间舆论震惊,因为法国从来还没有见过一个国家的外交官粗言谩骂,尤其谩骂学者这样的事情。法国世界报报道说:“这是中国使馆第一次指名道姓攻击法国学者。”

这件事情仍然跟卢沙野大使二月份致函法国参议院友台小组主席李察(Alain Richard)要求他取消议员访台团未果有关。未果有关,法国政府以法国三权分立,议员有权去访问自己愿意访问的国家,接触自己愿意接触的人为由回绝了中国大使提出的要求。

网络活跃的法国知名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FRS)研究员邦达兹3月16日发推批评说,卢沙野这封信是对法国民主制度的干预,不可接受, 我们的参议员自由决定他们的出访计划,有会见任何人的自由。北京无权对法国的民选官员指手画脚,更何况是一个外交官。

3月19日,中国使馆在推上对这位学者指名道姓攻击,称他是“小流氓”。邦达兹经常对中国问题发言,一年前,中国驻法使馆抹黑了他的账号,他是从几个朋友那里得知自己遭到了中国使馆的攻击。

法国世界报3月19日在显要位置刊出『中国驻巴黎大使馆攻击一法国研究员,称他是个”小流氓“』报道,这篇报道随即不胫而走,传遍网络。文章开头写道:战狼外交突然再现,中国驻巴黎大使馆在推特上称战略研究基金会的研究员邦达兹是一个“小流氓”。

中国驻法大使馆被指不顾起码的外交尊严和礼节,侮辱驻在国一名学者,法国舆论先是惊讶,继而愤怒,法国欧洲议员不分左右一致支持学者,还要求法国外交部传召卢沙野,发出严厉警告。

欧洲议会议员格鲁克斯曼(Raphel glucksmann)谴责说,” 如果我们的政府领导人还有尊严和国家意识,应立刻传召中国大使,然后跟他严正解释:‘如果您再继续撒野,就马上回中国’,在某些时刻,再也不能视而不见,必须挺直脖子。 “

另一位欧洲议员贝拉米(François-Xavier Bellamy)则在推文中直接向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喊话:“中国使馆侮辱了一位知名学者,警告人们要听从北京,亲爱的勒德里昂,不能让这件事过去,那样将是懦弱和危险的。”

马克龙的前部长、欧洲议会议员Nathalie Loiseau发推说,“很少见到有外交官对自己国家的形象造成如此大的伤害。粗暴、粗鲁,这就是您所展示的中国。”

法国参议员Valérie Boyer支持学者说:”中国使馆指称法国学者小流氓,中国大使馆是否知道,法国是尊重学者的国家,我们珍视自由和博爱“。

法国『快报』著名记者Marc Epstein在支持邦达兹的推文中针对中使馆粗野的做法说:“一党专政的本质就是暴力。”

法国著名政治学者帕斯卡尔·博尼费斯 (Pascal Boniface)表示:“我并不是总是同意邦达兹有关中国的观点,但是我不能接受一个大使馆侮辱一位法国学者,因为言论自由必须得到保护,他们的做法不可容忍令人忧虑。”

支持邦达兹的推文迅速飞转,推特甚至打出“我们全是小流氓”的标识,在此标识下,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中国与非洲及拉美研究专题组”学者写道:“谢谢大使先生,是您把法国学界凝聚了起来 !”

网民的反应也相当一致,一位自称Vendredi的写道:中国大使的表现就如充满敌意的独裁政权的大使,堪比第三帝国或斯大林手下的一些外交官。

另一位Rien N则认为,“中国大使馆的表现凸显了中国的真实面孔。当一位外交官这样说话,就是他的政府通过他在说话。”但另一位contributeur1234则说:“这只是中国的某种真实形象,一个狂妄自大的党国集团。好在,这并不代表大多数我所接触过的受到良好教育的中国人。我希望他们能够早日摆脱这个让他们羞耻的领袖集团”。

另一位号称jamaiscontent的说,“大使其实很怯懦,他知道侮辱一位学者不需要冒太大的风险。但是,他这样做等于侮辱了他自己的不应被侮辱的人民,通过他的粗野语言,让人误以为即使中国的精英,也掌握不了几个像样的词汇。”

法国电视五台 “C dans l'air” 主持人就邦达兹遭中国使馆辱骂一事访谈时,邦达兹表示:“骂我‘小流氓’不会影响我的工作。但令人担忧的是(中使馆)在外国任意使用这种粗野的修辞,以及中国大使可以在法国领土随意地辱骂记者和议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