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对抗

正邪对抗 美中清点各自盟友

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后,中美对抗不仅加剧,欧洲也加入到与中方对抗的行列。图为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场面。
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后,中美对抗不仅加剧,欧洲也加入到与中方对抗的行列。图为阿拉斯加中美对话场面。 AP - Frederic J. Brown

美中阿拉斯加剧烈对抗之后,各自清点各自的“部队”,一方是欧洲和亚洲盟邦,一方有俄罗斯、朝鲜和伊朗,后者中有两国曾被美国前总统布什归列为“邪恶三轴”,但他们是中国的盟友。法新社评论说,双方都在寻求巩固他们的联盟,围绕着一个不可调和的断裂点--民主。

广告

拜登时代中美首次接触就已导致中国与西方关系各个层面的损害,尤其是欧洲与中国的关系被损坏,此前,欧洲多多少少维持着与中方的接触。

政治学家、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概括指出:他们正在走向两极,走向新冷战,一边是正义(民主阵营,西方),一边是邪恶(独裁政体,中国,俄罗斯)

他的观察是,围绕新疆、香港、中国人权,出现了一个新的神圣同盟对美国而言,全新的是他们需要联合他们的盟邦一制衡迅速上升的中国强权

世界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欧盟安全研究所亚洲部主任Alice Ekman 认为,当前,中国有条不紊的实行一种双向外交。它在寻求扩大盟友的圈子,特别是与所谓的南部国家的圈子,最终使得美国同盟边缘化。中国的外交是精心盘算的,当因新疆维吾尔人的命运或香港局势在联合国遭遇二十几个欧美国家抨击时,中国鼓动了大约五十个国家为其人权辩护。在这位专家看来:中国正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分裂。

北京的政治分析人士华颇则认为:在把捍卫自由作为优先使命之后,拜登团结民主阵营共同应对中国挑战的战略正在获得成功。如果美国人和他们的盟友面对中国时各自有着不同的利益,但是面对人权问题他们完全一致,人权,成为美国与西方盟友紧密团结的象征。

在对面,中国外交最高负责人杨洁篪318日在阿拉斯加激烈攻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此举显然让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极端兴奋。他称美国和西方代表不了世界舆论。

中国外长王毅从此不断地与西方关系微妙的国家强化结合,先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开始,中俄乘拉夫罗夫访问中国之际重申,在他们眼中,西方民主模式不是唯一的

王毅接下来去了土耳其、伊朗、沙特阿拉伯等国,在沙特,王储萨勒曼高度赞扬中国的新疆穆斯林政策。

星期六,在德黑兰,王毅与伊朗外长签署为期25年的中伊贸易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在美一方,拜登决定在阿拉斯加美中对话之前举行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在内的四国联盟峰会,这是一个非正式的旨在抵制中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民主联盟。

华颇观察到,由此,中国面对华盛顿的战略、科技以及贸易并举的多重包围政策。他认为,面对三重威胁,中国与俄罗斯、伊朗及朝鲜的联合不成比例。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为准备其与中方的首次面对面开启日韩之旅,日韩是中国紧邻,但却是美国的同盟。上周,美中对话结束后,布林肯继续前来布鲁塞尔游说,他承诺面对中俄威胁,美国将与欧盟重新强化同盟。

几乎同时,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就中国大规模镇压新疆维吾尔穆斯林制裁一批中方高官,这一联合制裁引发中方暴怒,以不接受人权祖师爷说教为由反制。

中方在反制欧美时提出的理由有点不可理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警告:纳粹德国曾犯下犹太大屠杀罪行,法国屠杀过阿尔及利亚人民,英美贩卖过奴隶,而加拿大野蛮对待过土著。中国是在以半个世纪或者百年前这些国家犯下的罪行为自己的新罪行开脱吗?

很悖论的是,华盛顿智庫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葛來仪 (Bonnie S. Glaser)分析,在这一火药味十足的战狼语言背后,中国官媒却集中全力宣传阿拉斯加中美对话积极的一面。强调中美同意在气候及防疫问题上合作。她认为,靠近俄罗斯,中方寻求展示自己有另外选项的朋友。

同时,中方似乎明确显示,他们要和美国有一个稳定的关系,世界并没有分裂成对抗的两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