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

反修例示威者堕楼疑死控:「政府促成」 家人称未闻梁有寻死念头

反修例示威者(穿黄雨衣者)疑死控:「政府促成」
反修例示威者(穿黄雨衣者)疑死控:「政府促成」 © 网上图片

2019年反修例运动爆发时在政府总部附近堕下毙命的示威者梁凌杰,死因裁判法庭在研讯时揭发,其遗物中的记事簿写有「我对呢个香港已心灰意冷……今日我是个人意愿,唯独是政府促成」等疑似遗言。其家人的书面证辞表明,死者生前没有欠债和情绪问题,也没有透露生活不愉快或寻死念头,认为只有召开死因庭才能判断梁的死因。

广告

终年35岁的梁凌杰身穿黄衣于2019年6月15日在金钟太古广场一个装修棚架危站约两小时后堕下不治,其死亡激发更多人参与翌日的「谴责镇压,撤回恶法」大游行,主办单位指该次游行有「200万零1人」参与,是香港史上主办方公布最多人参加的游行,而200万之外的「零1人」便是指梁凌杰,当时已有传言指他是以死控诉港府。

梁的家人当晚接获警方通知到院后,惊悉他已逝世,感到惊讶和伤心,其后不时追问警方梁的死因,同年8月底在警署录口供后两日,梁的双亲和胞妹一同离开香港,至开庭前均没有三人的出入境纪录。三人在昨日开庭时没有现身,亦没有委聘律师代表,但曾向警方提交由律师见证下作出的供辞。

为期十二日的死因研讯昨(11日)早正式召开,根据警员供词,事发当日傍晚近5时,接报得知有人在太古广场四楼一个临时搭建的工作平台上危站,到场时见梁凌杰身穿黄色雨衣,站在写有示威标语的横额旁,而消防员已在平台下的道路放置充气气垫。但梁其后突然爬出棚架,消防员伺机将他拉回安全位置不果,梁最终直堕气垫旁的行人路上,送院后不治。

事后警员到场搜证,检走梁堕下前身穿写有「林郑杀港 黑警冷血 」的黄色雨衣,以及挂在平台外、写有「全面撤回送中 我们不是暴动 释放学生伤者」等字眼的示威横幅。另外,还检取一本笔记本,内里写上「我对呢个香港已心灰意冷,……今日我是个人意愿,唯独是政府促成」,其次又发现一张由警署发出的保释纸、一张保险单、绿色殡葬服务登记表和写有「I am lost in Hong Kong」的黑色T恤等物品。

根据死因研讯主任念出的梁凌杰家人书面供辞,梁未完成广州暨南大学课程,事发时从事金融工作。梁的双亲和胞妹形容,梁孝顺、率直、具正义感,事发前梁没透露生活不愉快,亦从来不觉得梁有寻死念头。三人均对其行为和死亡感到「晴天霹雳」,并感到惊讶及伤心。

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员在供词披露,梁氏一家事后透过律师行五度去信中区警署,查问案件调查进度或详情,最后一封信的日期是去年6月15日,即梁凌杰死忌,但警方的回复都是「仍未完成调查」。直至本年2月,警署终致电律师行,要求对方通知梁家有关死因研讯事宜,但律师行未有收到家属指示该行就案件代表他们。

聆讯今日继续,死因庭预计传召21名证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