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试图掌控他的年轻人

中国自2015年全面开放二胎后很多父母却不打算继续生育
中国自2015年全面开放二胎后很多父母却不打算继续生育 DR网络图片

从音乐到网路线上游戏,再透过真人秀节目以及课外补习等的项目,中国政府现在正试图伸手掌控他的年轻人,并要求他们合乎当局阳刚之气的价值观,这是为了对抗来自国外的道德沉沦。这是法国西部日报近日的报道。 

广告

近几个月来,中国的共产党政权祭出各种措施,迅速限制了未成年人玩电子游戏的时间,并从彻底限制了课后还有的补习班课程。 

这些措施也旨在培养更符合习近平主席自九年前上台以来所捍卫的传统社会主义和民族主义价值观的青年。 

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媒体专家卡拉威利斯Willis观察指出,“这是一项特别旨在加强对人民的意识形态控制的政策。”。 例如,现在起,向一名在美国的线上教授拜登使用的语言-美语的教师支付报酬是违法的。 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窗户从此被关闭。 

 同样在习近平的这个瞄准器中,在小屏幕和社交网络上播放的“低俗”内容,现在呼吁要转向关注“爱国”价值观内容。 这项运动也惩处、终结那些受到日本或韩国流行文化启发而制作的真人秀节目……特别是封杀那些举止太过女性、阴柔化的男歌星。 

在学校里学习习近平思想

随着中国与西方的紧张局势加剧,北京似乎更喜欢中国男性更具有睾丸激素的概念,这个以“战狼”为代表,这位影片中肌肉发达的英雄的电影放映结果,票房惨跌。 

某些媒体于是找到了罪魁祸首:是受外国的影响。 因此,为国家喉舌的日报《环球时报》认为,东亚明星缺乏男子气概是战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阴谋,目的在渗透日本的演艺娱乐圈,为的是得以在日本领域大力推捧那些“阴柔”的艺人,如此来削弱日本男人的形象。 

根据环球时报指称,这种模式随后会在韩国和中国传播开来。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研究媒体界性别表征专家学者奥特曼·彭(Altman Peng)在中国政权中发现到一股“因年轻一代的素质而对国家未来兴荣受到连带影响的担忧”。 

伦敦 SOAS 大学的汉学家 Steve Tsang 观察指出,当权的共产党感到受到娱乐界的威胁,“这为其意识形态方向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我们不反对该政权的这些指令:数百名视频游戏开发商已承诺致力于删除“政治上有害”或带来“金钱崇拜”的内容。 

控制信息、控制娱乐在共产主义的中国当然不是新鲜事,过去借着审查制度打击了戴耳环、纹身和嘻哈说唱歌曲的歌词。 这一次,中国政府为年轻人找到了一种不同的模式:也就是习主席个人的“思想”现在起从小学开始就编列在课纲里了。 

 “浮萍的生活” 

 但中国当局难以说服年轻人相信政府可确保国家的未来:如果说中国政府现在允许夫妻可生育三个孩子,5 月宣布的这种宣布开放生育,对于被房租和教育费压垮的父母来说听起来却是很讽刺。 

 而其他人则不惜一切代价地完全拒绝接受工作世界里的竞争,并选择“浮萍”的人生,这是一种被官方媒体谴责的不受约束生活方式。 至于那些视频游戏的爱好者,有些人已针对当局的限制游戏时间找到了对策:借用别人的身份证超时的玩视频游戏。 

这名性别表征专家奥特曼·彭 观察指出,“互联网世代的年轻人总是想方设法摆脱父母和当局的控制。” 

一名21 岁的真人秀狂热者-苏承认说,新规则“可能对一些不成熟的青少年有好处”。 “我是成年人,我可以自己决定”,这位不愿透露全名的年轻女子向法新社肯定指出, “这类对所有人发出的强制性规定不利于多元化。”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