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漢肺炎

冠狀病毒:武漢疫情警報是怎樣被捂死的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
武漢肺炎冠狀病毒 © Capture d'écran Twitter

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19日給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的信函指責中國拖延對新病毒疫情發出警報。那麼中共當局的真正錯誤是什麼?法國《觀點》周刊5月22日刊出該刊駐亞洲特約記者Jérémy André 發自香港的報道。

廣告

美國國會:中國可能有兩次猶豫

美國國會信息服務局的報告建立了一個詳細的疫情時間線。這份報告的作者結論稱,中國似乎沒有按照《國際衛生條例》第六條第一款的要求,主動向世衛組織通報疫情。中國政府在通報世衛組織之前,似乎有兩次猶豫:一次是當確定新冠病毒是這次肺炎的罪魁禍首,另一次是當中國科學家測序病毒的基因組時。

美國國會的分析表明,即便從2019年12月26日開始,醫生的報告和實驗室的分析結論疊加識別一種新的冠狀病毒,中國衛生當局還是盡一切努力,最大限度地限制和延遲向公眾和世衛組織提供信息。

如果說,某些病例後來被發現可以追溯到11月,那麼武漢的醫院突然增加不明肺炎病例,是從12月16日開始的。2019年12月24日,26日,27日,兩間武漢醫院向多家基因檢測公司寄送了從病患身上取出的樣本。

張繼先去年就發現人傳人和無癥狀

而最重要的信息,是湖北省醫院重症和呼吸科負責人張繼先醫生在2019年12月27日了解到的。張繼先是真正拉警報人。她經歷過薩斯,富有經驗。她收治了一對上年紀,呼吸困難的夫婦。張繼先給他們做了胸部CT掃描,發現二人都有典型新型肺炎癥狀,於是要求同來醫院的老兩口的兒子也做胸部CT掃描。據張繼先最近在官媒訪談中說,最初這名兒子拒絕,因為他沒有任何癥狀,他以為醫院試圖多掙錢。但是胸片結果顯示,這名兒子雖然沒有癥狀,但肺部嚴重感染。張繼先得出結論:一家三口人不太可能同時染上相同的病,除非是傳染病。

張繼先當天將這個情況報告給領導,然後她的報告立即被轉到江漢區疾控中心。但是這份12月27日遞交的報告並沒有公諸於眾。據張繼先說,很明顯,她確診的這兩個關鍵病例,本可以促使中國衛生當局立即通知公眾和世界衛生組織: 一方面是人傳人,二方面是存在無癥狀患者,他們有潛在傳染的可能性。這些信息導致張繼先要求她的工作團隊立即戴上N95口罩,穿上全身防護服。

實驗室測序結果與醫生結論重疊

為了評估局勢,10名醫生12月29日星期天開會,討論了九個病例,其中三個是張繼先診斷的一家三口,四例與醫院附近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與會的醫生們得出結論:情況“非常”,他們敦促醫院立即通知市,省衛生部門。

12月27日這一天,武漢另一間醫院,武漢中心醫院,接到一個基因測序實驗室打來的電話,被告知檢測結果是“新型冠狀病毒”。隨後,多個實驗室分別在12月29日,30日,將他們的樣本檢測結果寄送給武漢的醫院和衛生當局。

緊急通知泄露 當局才通知媒體

然而,武漢當局並沒有立即行動起來,而是試圖對事件保密。12月間30日星期一,15點前夕,武漢市衛生委員會向著做城市的醫生們發出緊急通知,宣布華南華南海鮮市場發生不明肺炎,要求上報一切類似的病例。這個文件僅在12分鐘後,被泄露到社交網絡。在隨後幾個小時,武漢的醫生們,艾芬醫生,李文亮醫生,在不同的群分享一份艾芬醫生確診新薩斯病毒的病例報告。這些討論也泄露到社交網絡。一月初,急診科主任艾芬遭到上級的指責,李文亮醫生則直接遭到警方的傳喚,被警方威脅以散布謠言起訴。

正是在社交網絡泄露的文件迫使武漢衛生當局在第二天2019年12月31日通知媒體。當天早晨多家媒體已經已經對流傳的“緊急通知”進行了認證。

華南市場是誤導?

為什麼要等那麼長時間才告知公眾?中國官方現在的說辭強調,在通知公眾之前,有必要進行調查,以確定新疾病的特徵。但是,地方衛生當局最終在12月31日下午在其官網提供的信息(已刪除,但已由維權人士存檔)和給媒體流傳的信息極少,如果不是誤導的話。

而且這個官方信息完全集中在華南海鮮市場。讓人感覺這是一起動物感染事件,而不是一場傳染病。儘管已知有多個確診病例與華南市場無關。這個官方聲明還誤導說,到目前為止,調查沒有發現任何明顯的人傳人,也沒有任何醫護人員受感染。

《華爾街日報》最近的一項特殊調查顯示,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2019年12月31日將調查人員派往華南市場,但這些調查人員僅僅限於滿足取樣,也從未對外宣布調查結果,然後是徹底消毒了那個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