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如何看待中國地攤經濟中的習李不同調

音頻 12:24
疫情中國 北京市民被允許廣擺地攤 2020年6月5日
疫情中國 北京市民被允許廣擺地攤 2020年6月5日 REUTERS - TINGSHU WANG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力推“地攤經濟”,卻接連遭北京和官媒唱反調,據傳中宣部還發文要求媒體刪除過去報導。分析因此認為,風向改變凸顯習近平和李克強經濟路線的矛盾,以及中共權力核心中二人是否在暗暗較勁。本次節目我們就來談談相關話題。

廣告

路透社9日報道稱,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山東煙台考察時稱讚地攤經濟、小店經濟:是人間的煙火,是中國的生機。一時間“地攤、夜市”經濟成為民間與媒體熱議的話題,大有“全民練攤”之勢。

只是在熱度還沒有退潮的時候,包括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明確表態不適合地攤經濟,網上流傳的兩地可以擺攤的地方也都是謠言。

北京日報6日刊登評論文章稱地攤經濟不適合北京,“地攤經濟”近日成為熱詞,一張所謂的北京“地攤地圖”也在網上流傳,但經記者向市城管委核實,此為謠言。帖子中的109處擺攤地點,實際上是多年前本市無序設攤較為集中的點位。

文章稱:“北京是國家首都,北京形象代表首都形象、國家形象。作為全國首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型城市,有着自身的功能定位和管理要求。”

而深圳的官網也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就是忘了“擺地攤”吧!據深圳新聞網報導,城管部門在疫情防控期間,"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復工復產",實際上一些街道已經根據自身情況,對店外經營採取了寬鬆、包容的態度。

至於是否會以官方的方式臨時放開“地攤經濟”,這需要市場監管、城管執法、住建等多部門進行協調評估。目前深圳尚未出台“地攤經濟”相關管理辦法,暫時不會公布任何臨時擺攤點。

接着,央視也在8日發評論指,對於北京、上海和廣州這種特大型城市而言,精細化管理才是正道,而各大一線城市並未“盲目跟風”,一些城市更明確對亂擺攤說不,“這是清醒的”。評論並指,若地攤經濟一哄而起,各城市多年累積的精細化管理成將“功虧一簣”。

外媒爆中國官媒轉調對地攤經濟潑冷水

我們注意到,據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新華社內部人士透露,4日晚間地攤經濟風向突變,中央級別的媒體高層接到中共中央宣傳部的禁令,開始查刪之前的報導。而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也收回了之前發布有關地攤經濟的正式文件。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中國獨立學者吳強表示,這是疫情後,關於中央該加強或放鬆經濟控制辯論的大爆發。他指出,李克強上任後不斷推動減少審批、鬆綁市場等經濟自由政策;但習近平不斷插手加強對經濟的控制,兩者之間一直相互矛盾。

這篇報道報導也引述時事評論員劉紹銳表示,本次事件涉及習近平和李克強的路線之爭。他指,即便兩人的目標都是讓社會恢復穩定,但習近平着重儘快恢復經濟生產活動,李克強則要保民生和就業,兩人重點不同。他說,即便目前無人能挑戰習近平,但習仍將李克強視為想象中的政敵,才藉此完全排除他的個人影響力。

世界報駐京記者Frédéric Lemaître則在9日登出相關文章的標題中寫到:“零工”是中國政治辯論的核心。李克強總理捍衛非正式的經濟和零工,而習近平則偏愛公共企業。

作者在文章的一開頭就寫道:流動小商販會不會成為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之間暗中較量的內容呢?因為,中國官方最近在流動小商販問題上的宣傳出現了轉變,這不禁讓人提出這一問題。

文章寫道,中國總理李克強5月22日在全國人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至少重複了40次,說他的首要任務是就業。中國的經濟增長前景是如此不明朗,以至於中國當局在人大會上根本就沒有公布經濟增長預測值,但李克強表示,必須“要竭盡全力尋求穩定和增加就業”。

在人大閉幕式的新聞發布會上,李克強更進一步做了明確。不論中國是否是共產主義,中國已經成為了“零工經濟”的天堂。李克強說,“如今,有超過1億人從事新形式的就業和活動,約有2億人在“零工經濟”下工作。” 他還說,政府必須繼續幫助他們,同時取消所有阻礙這些活動和部門發展的、不合理的限制措施。李克強這個自由主義者繼續說:“大約兩周前,我聽到一個消息,中國西部的一個城市在保持當地法規的情況下設置了3萬6千個流動攤位,一夜之間就創造了超過10萬個工作崗位。”

李克強所說的這個城市是四川省的首府成都。成都已經成為了榜樣。在李克強說這話的前一天,中共中央委員會的一辦公室已經悄悄地做出決定,不再將沒有地攤作為市政良好管理的標準之一。這個決定有點革命性的味道。

6月1日,當李克強在山東訪問時,再次推廣地攤經濟,說這是“重要的就業來源”,是“中國活力的一部分,就像大企業一樣”。李克強所代表的新政策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非常火,十天內,網絡上有關這一信息的閱讀量就超過了16億次。

但是很快,當局就開始擔心了。法制日報在6月5日星期五寫道:2020年的新地攤經濟不只是簡單的倒退。人民日報6月6日則說,地攤經濟是“在不發燒的情況下讓體溫上升”。這正是習近平3月31日在杭州視察時所說的意思。

世界報文章總結道,人們認為李克強更傾向於市場經濟,而習近平更喜歡通過大型國有企業來調控經濟。李克強經常設法讓自己的不同為人所知。李克強曾說中國“仍然有大約6億人的月收入僅為1000元人民幣,連在一個普通的城市裡租一個房間都不夠。李克強的這句話引發轟動,也讓習近平經常吹噓的中國反貧困鬥爭取得“成功”有點失色。

地攤經濟該不該鼓勵?中國是富是窮的反諷

對於擁有14億人口大國的中國而言,雖然GDP總量已躍居世界第二,人均GDP也超過1萬美元,但亮麗數據的背後,中國仍有6億人口月收入不超過1,000元人民幣。尤其是地區間、中西部城市間的差距相當大。

近幾年來,中國的基尼指數(衡量貧富差距)波動不大,2018年中國基尼指數大約在0.474,但都超過了警戒線,表明中國的貧富差距較大。

對於步入後疫情時代的中國,面對穩就業壓力的劇增,鼓勵“地攤夜市”經濟或許不失為民眾自謀生路的最簡捷方式。只是對於定位不同的城市而言,該不該鼓勵以及實施後如何管理,決定權顯然更應該交給地方政府根據實際情況,並結合民意決定,而不應被輿論和權力綁架。

而這也是適應百年大變局下,考核地方政府治理能力的一個重要內容,尤其是中國政府強調以民為本的執政理念,如何真正體現出來,讓民眾有真正的獲得感,並對地方父母官的考評權交給轄下百姓,才能真正杜絕政府部門不作為的懶政、庸政行為。

路透社援引海通證券宏觀分析師於博最新發布報告稱,在經濟指標持續改善的同時,就業形勢依然嚴峻。

剛剛結束的中國兩會上,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城鎮新增就業900萬人以上,城鎮調查失業率6%左右,城鎮登記失業率5.5%左右。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堅定實施擴大內需戰略,維護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確保完成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近期習李兩人的路線矛盾不只一樁。李克強在兩會閉幕時指中國仍有6億人月收入僅人民幣1000元,這和習近平強調今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完成脫貧攻堅的論調明顯不合,也令外界產生兩人是否出現分歧的聯想。同時,這也提出了一個問題:中國是否會再次將數億低薪工人遺忘,儘管國家已經很富裕,但他們仍在艱辛度日。

總之,就如同在社交媒體上很多人轉發一條對擺攤不確定性的諷刺:“需要你的時候是萬眾創業,不需要你的時候就是有礙市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