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專訪方方 « 武漢日記 »英譯者白睿文

音頻 20:47
方方日記中提到的武漢東湖
方方日記中提到的武漢東湖 AFP
作者: 艾米
56 分鐘

武漢神秘肺炎失控,庚子年除夕前夜,當局宣布武漢封城,接着武漢作家方方開始寫封城日記,60天後停筆。方方日記的英文版« Wuhan Diary »譯者是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洲語言文化學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以下是本台對白睿文教授的專訪,談他翻譯方方日記始末。

廣告

法廣:您當初為什麼希望翻譯方方日記?

白睿文:我大概前年認識了方方老師,當時認識方方是因為一位朋友的介紹,那個時候就開始談她的另一個長篇小說的翻譯計畫,後來我去年便開始翻譯方方老師的《軟埋》一書,之後就一直保持着聯繫。疫情爆發以後,我也知道她人在武漢,由於擔心她的安全情況,就寫信問候了她和家人。就這樣,今年年初有了幾次聯繫,她並沒有提到正在寫日記。後來是一個朋友告訴我在網上看到了方方日記,覺得很有參考價值,建議我不妨看一下。

我大概在看了一兩篇之後就非常感動,而且我覺得這個聲音非常寶貴。那個時候,中國以外的媒體關於病毒方面的報道其實不多,所以我覺得很多人缺乏了解,而且新聞報道也大多都是新聞性質的,有很多客觀的數據,但缺乏人的精神。而方方完全是用個人的視角來看待這件事情, 表現的是被封城後,被封在家裡的整個情況。所以我覺得她的聲音蠻有價值的。

我大概看了一兩篇以後就馬上決定翻譯,然後就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她,希望和她合作,把這本書翻譯成英文。但是她一開始拒絕了,她說日記剛剛開始寫,而且疫情還沒有完,不知道會寫成什麼樣,更不知道最後情況的發展,所以暫時不要合作,以後看看有機會再說。我也非常尊重她的想法,沒有繼續問。過了一個星期,她回信聯繫我說,有出版公司和雜誌也聯繫了她希望翻譯日記,所以我們還是合作吧。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翻譯了。大約是2月23,24號左右吧。當時她也正在寫作當中。這是個非常獨特的經驗,等於說創作和翻譯同步,她每天在寫日記,我也每天在翻譯,但比她晚了一個月,所以一直非常努力地補課:她每天寫一篇,我大概翻譯三至五篇,大約五千字,所以也很辛苦。後來加州也封城了,我就呆在家裡,每天都在加緊做翻譯工作。

法廣:在翻譯時就聯繫好出版社出版嗎?

白睿文:她一旦接受了合作,我就開始找一個我早就認識的代理人,代理人就開始聯繫一些出版公司,我也趕緊準備了一些樣章給出版公司參考。

法廣:英文版出版的消息一出來,方方就開始受到攻擊,認為她給外國攻擊中國遞刀子,因為出版社開始推廣這本書的時候正逢武漢解封,反對她的人也認為這些都是有預謀的,您如何回答 

白睿文:絕對沒有陰謀論。正如我剛才所講,我當時正在翻譯方方老師的另一篇小說。其實我翻譯 « 武漢日記 »,就是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就是要幫助武漢老百姓,要幫助方方老師,更重要的是要幫助全世界的人來了解這個病毒到底是怎麼回事。

實際上,直到現在,我們也不了解新冠病毒的各種情況,每天看報紙都還有新的發現,一月份,二月份的時候更不知道這個病毒的很多細節,所以我想我們要通過方方老師的觀察、見證和感想去了解當時疫情在武漢的各種細節。我覺得為了了解整個封城的來龍去脈,《武漢日記》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聲音,也算是非常重要的歷史文件。

法廣:您認為出版這本日記的意義在此嗎?

白睿文:其實它的意義可以從很多方面來看。後來新冠病毒影響到了整個世界,我覺得這本書是病毒剛剛開始爆發時的一個見證,這一點很重要。另外,方方老師這麼勇敢,願意站出來說幾句真話,我覺得現在全世界都需要更多這樣的人,尤其是美國!現在美國新冠病毒處理得特別糟糕,我覺得總統和各個政府部門都處理得不太漂亮。他們其實可以從中國的例子學到很多東西。而且老百姓也可以從方方的敢說敢當 中學到不少……

法廣:在翻譯的過程中,注意到了沒有日記里有比較敏感的章節?

白睿文:其實剛開始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點都不敏感。因為那個時候中國的很多讀者都非常喜愛方方,她的讀者群非常廣大,而且很多人全力支持方方日記,每天都在看。所以,一開始並沒有所謂的“爭議性”和“敏感性”。其實,日記越往後寫,這些“敏感“題材越來越凸顯出來,當日記的內容開始涉及到“追責”這個議題,攻擊和恐嚇她的人越來越多。但我開始翻譯,二月底的時候,我自己也沒有覺得這是一個特別“敏感”的文本。但是後來確實變得不一樣了,我沒有想到,估計方方也沒想到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法廣: 英文 « 武漢日記 »電子版五月中已經上線,但法新社曾報道說印刷版八月份出版,後來又說六月三十號與讀者見面,可方方的武漢日記的印刷版至今還沒有面世!

白睿文:是的,在亞馬遜網站上最早說八月份出,後來又改成六月,最後把時間完全拿掉了。出版社一直在改變他們推出的計畫,所以我現在也不太清楚他們的想法。出版社有他們自己的考慮。但我不能代表出版公司來回答這個問題,這是他們內部的決定。

法廣:電子版出來以後,很多人讀了。美國讀者有些什麼樣的反饋?

白睿文:出版之後有很多書評,包括 « 紐約時報 », « 紐約客 »雜誌等美國最大的媒體平台都做了非常有深度的書評,沒有一個試圖把這本書當成“傷害中國的武器”,唯一有這種說法的就是中國國內那些攻擊這本書的人。所以我覺得特別荒謬,極左勢力一直強調這本書有意傷害中國和抹黑中國,其實作家完全沒有這個意圖,我也沒有,出版社也沒有。

所以,這些謠言不過就是謠言。整個事情變得非常荒謬,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 無法想象最後會變成這樣……

法廣:怎麼聽說您也受到了網絡攻擊, 這是怎麼回事?

白睿文:有各種各樣的攻擊信和恐嚇信,有些帶着種族歧視,把我稱為“白皮豬”什麼的;也有很多把我當成美國情報局CIA的人員;還有人說不是我自己翻譯的,因為翻譯的速度如此快,所以不可能是一個人做的,他們認為是一個團隊,我是這個團隊的頭目,我們都聽美國情報局的指示,就是要製造一個傷害中國的武器等等……實際上,我從來沒有替美國情報局工作,我一直都是在做電影文學的學術研究,也做文學翻譯。二十餘年以來,我的身份一直是一個單純的學者兼大學教授。

最可怕的就是恐嚇信,說要把我殺了, 把我兒子殺了,把我全家殺了……真的從來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我也不過是做了翻譯。就算是翻譯一本書,也不表示認同作者的每一句話,我也不是作家的代言人,翻譯的職責就是把那本書的內容在忠於原作的基礎上,用另外一種語言把內容表現出來。

這個結果真的讓我無語。我曾經有三次寫了公開信,準備在微博上發表,用自己的立場來解釋這整個過程,把每一個細節都記錄在案,但最後都沒有發出。這是因為不但有別人在造謠,他們在網上和各個報紙發表的很多文章都不按照事實來寫,同時還有這麼多的恐嚇信,我覺得這種手段非常惡劣,讓人不知所措。不同人有不同的說法,看事情也有不同的視角,這是很自然的想象。有話可以好好說。但一旦有一方開始使用流氓的手段恐嚇和威脅,那已經失去一個好好溝通的平台。即使我站出來說話,不管我說什麼,又會變成他們另外一個攻擊的目標,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保持沉默比較好,讓書來自己說話。書出版了,讀者越多,就會發現他們的造謠和極左的說法都是謊言。

其實這本書沒什麼好怕的,就是一個退休的作家,封在家裡,寫病毒爆發之後的各種細節。她的聲音非常寶貴,她的日記中講了很多人不敢講的話,但是她敢於站出來,講出來,我覺得這是非常可貴的,也非常重要,而且在這個過程中說不定會冒犯到一些人的利益,說不定最後的攻擊跟這點也多多少少有些關係吧……但我真的相信,凡是有理智的人,如果靜下來閱讀整個一本書,便會發現大部分的議論和攻擊都是跟這本書的精神和內容無關的。

法廣:您受到這麼大的壓力時,後悔不後悔自告奮勇翻譯方方的武漢日記

白睿文: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這是我做不了主的,到時候再看看。

關於後不後悔這個問題,其實我覺得在翻譯  « 武漢日記 »的過程中,方方不僅是我的翻譯對象,多多少少也變成了我的小偶像,因為我覺得她無所畏懼。雖然我也收到一些攻擊信和恐嚇信,其實遠遠不如方方老師的。而且方方在中國,她會遇到的挑戰,受到的壓力不知道比我大多少倍,但是她願意承受,而且不管網上造謠不斷,謊言滿天飛,她還是一直願意站出來講真話,讓我非常佩服。我覺得如果她能做,我也能堅持住。其實我做的一切,跟方方老師比,真的不算什麼,所以我不後悔。

翻譯是我的職責,我把中國當代一些作家和導演的作品推廣到海外,也有一些研究的成果曾經在中國出版過,其實我一直想做的就是當一個中西文化的橋樑。而且我覺得我們的出發點是對的,就是要幫助中國,要幫助武漢。方方老師也早就說過,她自己這本書所得的所有利潤都會捐出來給武漢在疫情中犧牲了的醫療人員家屬。

我們的出發點都是很好,很善良的,所以我覺得沒什麼好後悔的。最後事實已證明,武漢控制疫情非常的成功;新冠病毒現在正在蔓延中,美國、巴西、歐洲尤其危險。我真真切切的認為,這些國家的讀者都可以從《武漢日記》學到很多。方方關於“指責”的呼喚,實際上美國控制疫情如此失敗,美國國內也非常需要這種聲音。

法廣:方方武漢日記英文版有一篇譯者後記 可否介紹一下?

白睿文:“譯者後記”的第一段是關於“閱讀武漢日記”,其中講到:在西方閱讀譯稿和中國閱讀原著是完全不同的閱讀體驗。因為當時方方日記是當天寫當天發,很多人會看,傳來傳去,有人留言,而且留言板上會出現各種視頻和圖片,有人會攻擊,也有人支持,所以互動性非常強,可以說整個是眾聲喧嘩……那時候的閱讀體驗和後來在美國閱讀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美國出版了以後,我覺得閱讀起來會有點像進入時間隧道的感覺,因為你看到武漢幾個月前發生的很多事情,美國也正在發生中。比如,在翻譯一些片段時,就特別希望美國老百姓能夠當天就看到,因為武漢已經經歷過了,他們已經汲取教訓了,知道如何處理,但是美國晚了好幾步。

比如,方方講到武漢新年時舉辦了一個“萬人宴”,四萬個家庭一起聚餐,方方對此非常理直氣壯地進行了批評,指出,難道不是有病毒正在蔓延嗎?在翻譯這一段的當天,我就看到了美國總統川普準備一個幾萬人參加的大型活動,有人問他是否會因為新冠病毒取消,他說不會取消,還是要辦。我看到這個消息就感到非常悲傷,希望當天美國的讀者就可以看到方方的見證,如果他們可以提早讀到的話,美國就不會犯同樣的錯誤。但是沒辦法,好幾個月過去了,美國還是繼續在犯錯誤。

口罩也是另外一個重要的例子。方方老師早在1月初外出就開始戴口罩,而現在美國(已經是7月初啊!)許許多多的美國老百姓,包括總統本人,都不肯戴口罩!

還有一個例子。方方老師講到有一個家庭四口人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因為病毒而離世,讀到那一篇的時候我也非常感動。後來有一天我去看醫生時,就和他談到這個事情,醫生也非常驚訝,他說“這個新冠病毒不是和感冒差不多嗎,怎麼會讓一家人死亡呢?真的沒有聽說過!”

所以我覺得翻譯這個文本就非常重要,因為看樣子還是有很多美國人不了解這個病毒的危害性。幾個星期後,我看到一條新聞。在我長大的新澤西州一個小鎮上,我一個高中同學的家人有七個人染疫,四個人死了,速度如此之快。從我醫生說這個病一點都不可怕,跟感冒一樣到幾個星期後我的小夥伴家死了四個人,傳播速度非常快 !

所以, 我在翻譯的過程中也一直要加快速度,希望人們去閱讀這個寶貴的材料。而且有種使命感,希望趕緊譯完,趕緊出版,因為人們需要這樣一個信息,希望學到武漢的經驗,吸取教訓。

還有很多這樣的細節。在後記里,我也講到翻譯的動機,受到攻擊的過程。還有我自己的生活如何愈來愈像方方老師:她每天寫作,我每天翻譯;她被封在武漢,後來我也被封在洛杉磯;她每天收到無數的攻擊,後來我也變成一個攻擊的對象;後記都又把這些過程記錄在案。

法廣:美國版的 « 武漢日記 »是否包含方方後來寫的十幾篇關於日記的解釋和說明?

白睿文:沒有。« 武漢日記 »的內容包含方方的六十篇日記、她寫的序言和我的譯者後記。另外,方方也寫了一篇關於武漢這個城市的散文,題目是 «武漢這個地方»。她從兩歲開始就一直住在武漢,她應該算是中國當代作家裡最能夠代表武漢的,她的很多作品都是以武漢為背景,我想可能從她的視角看,要加一篇向西方讀者好好介紹武漢這個非常漂亮的城市的文章是很重要的。

法廣:有人質疑方方日記的文學價值,您如何回答?

白睿文:幾個月以來大家都在討論方方風雲和武漢風雲,在Youtube,微博等網站能看到那麼多的視頻和評論,它已經變成了一種社會現象,所以我覺得當然有其自身價值。

當然日記和方方的小說完全不一樣,她的小說會在一個比較長的一段時間裡來書寫,會有一個完整的結構,文字非常漂亮,而且經過修改。但是《武漢日記》是完全不一樣的性質,它帶着一種爆發性,是當天寫當天放到網絡上,所以會有一些錯別字或重複的地方,可能沒有那麼漂亮。但是有時候,最有價值的東西,不一定漂亮。當然還是有一些非常美的段落。

日記即時性的,和方方老師其它作品完全不一樣,但我還是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本書。你看,今年有那麼多人在議論、在討論、在攻擊它,這已經證明了它的重要性。攻擊這本書的人好像也不理解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你越攻擊,想看此書的人越多。

法廣:有人說方方獲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推薦提名,您知道這個情況嗎?

白:我沒有聽說。但是提名本身沒什麼。任何作家和著名教授都可以寫信給諾貝爾文學獎委員會推薦提名一個作家。

其實推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很多人都被推薦了。但是推薦和獲獎完全是兩碼事。

感謝白睿文教授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