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美國

中美對抗美國強硬拼到底 中國或放軟由鴿派出面打和?

中美關係圖
中美關係圖 © 路透社照片
作者: 小山
16 分鐘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一有關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大部分權利主張“完全不合法”,特朗普總統星期二宣布簽署法案和行政命令,讓中國為打壓香港人民承擔責任,這是華盛頓針對北京做出的一系列強硬動作的最新一波。在美中關係嚴重惡化的氛圍下,中國國內最近一段時間出現了不少認為中國誤判了美國的看法。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周表示,中國無意與美國進行全面對抗。美國之音今天分析,王毅的這番表態是否在向美國示弱?面臨美國可能與中國進行全面脫鉤的前景,中國當局是否準備重新校對其對美政策呢?

廣告

據美國之音今天報道說,意識到美國要“拼到底” 北京示弱了?在兩國關係劍拔弩張、美國看起來決意要與中國脫鉤之際,中國的前中聯部副部長周力最近告誡說,要積極主動做好應對中國的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排在首位的就是“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

針對特朗普政府與美國國會在台灣、香港、新疆、南中國海、新冠疫情、中國在美投資、駐美媒體機構以及華為等一系列問題上採取的舉動,這位前中共官員告誡說,中方必須有‘脫鉤’最終難以避免的清醒認識。

他在文章中寫道:“對美國執政當局繼續對我實施全方位多領域遞進性的打壓,一心一意要同我‘拼到底’的心態和政策做法,我們切不可低估,更不能畏懼。我們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將是空前複雜、空前嚴峻的。當前尤要防範美對我追責索賠的風險。”

據該報道,中國的互聯網上最近也廣泛流傳着一篇題為《2020,對美國的4個想不到與10個新認識》的文章。該文章是以反美立場而著稱的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大校戴旭的名義發表的。

文章中提到的四個想不到分別是:美國對中國有這麼大仇恨;美國政府下手這麼狠、時間如此緊迫、容不下談判的時間,這是絕大多數中國官員和專家預測不到的;沒有一個國家站出來表示同情和支持中國;美國國內竟然形成了統一戰線。

這篇文章說,“結合上述四個想不到,中國有必要對美國重新認識,假如我們還不從思想觀念上調整對美認識,那麼在戰略和戰術上必然會跑偏,可能還會犯重大的錯誤。”

另外,另一位鷹派將領喬良前一段時間也發表了有關武力收復台灣不是中國的當務之急的文章,引發廣泛的討論。

有評論認為,戴旭和喬良的文章都提出了同一個核心觀點,即中國就目前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與美國對抗。

據美國之音說,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日前說,中美關係面臨1979年建交以來最嚴重的挑戰。這是中國官方首次公開承認美中關係陷入建交以來的最低點。

王毅7月9日通過視頻在中美智庫媒體論壇上說,中國的對美政策沒有變化,仍願本着善意和誠意發展中美關係,“願意與美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構建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該報道指,有分析人士認為,王毅有關中國無意與美國進行對抗的表態是向美方釋放出一種和解的信息。他也是數月以來呼籲改善與美國的關係的最高級別的中國領導人。

不過,美國研究美中關係的一些專家對王毅的講話做出了不同的解讀。據華盛頓智庫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亞洲問題高級顧問、中國實力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我看來,王毅正在向世界其他國家發出信號,即中國是講理的,並且願意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好為北京指責特朗普政府的策略贏得支持,”

葛來儀不認為中國是在重新調整對美策略,而是因為“狼戰外交對中國的形象沒有帶來積極的效果,所以現在他們正在嘗試另一種方法”。她提到,王毅在講話中說中國的核心利益不容討論,這是要美國不要干涉新疆、香港、台灣以及南中國海問題。

據美國之音今天的報道稱,在美中兩國爭端不斷升級之際,中國高層外交官近日屢屢向美國發出和解信號。分析指出,中國此舉是為了降低外交壓力,為實現戰略目標爭取空間。

中國外長王毅7月9日在一個智庫活動上強調中國不會取代美國成為超級大國,並提出了他認為可以解決爭端的三條建議。幾乎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和中國前副外長傅瑩也公開呼籲中美之間進行和解。

在發出和解信息前,世界上最大兩個經濟體的關係進入了“冰河期”。美國表達了在香港、新疆、台灣和南中國海等問題上對中國行動的不滿,並加大努力通過軍事、外交等手段應對中國帶來的挑戰。在美國的壓力下,英國周二已宣布棄用中國電信巨頭華為。

據夏威夷東西中心資深研究員饒義(Denny Roy)告訴美國之音,目前中國面臨與多個國家的外交壓力,而考慮到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價值,以及一個敵對的美國將損害中國戰略目標的實現,中國與美國關係惡化的後果相當嚴重。饒義說:“因此,中國政府自然下令其外交官發出和解信號,試圖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如果美國處處抵制,中國的經濟和戰略計畫即使不是不可能實現,也會更加難以實現。”短期內,中國面臨的經濟現實可能更為急迫。北京限制了商業活動來限制新冠病毒的傳播,外界預計中國經濟增長將會收縮。中國一直在尋求增加外國對中國的投資。

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經濟師哈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認為,“關稅和其他經濟制裁正在傷害美國和中國,但對中國的傷害更大。北京希望緩和這場經濟戰爭,”哈夫鮑爾說,“此外,中國希望阻止其他國家加入對抗中國的經濟聯盟。”

據哈夫鮑爾表示,中國接下來可能會做出有限的讓步,希望以此平息美國的憤怒,“中國將共同努力在2020年完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少在農業方面。這將需要政府主導的購買。”

但饒義預計,中國不會做出實質性的退讓,或採取諸如撤出南中國海的軍事基地或恢復香港自治,“中國外交官真正推動的是擱置有爭議的問題,轉而關注更容易合作的領域”。

美國之音說,分析人士指出,中國發出的信號可能是北京方面在美國大選前安撫華盛頓的努力的一部分,但隨着緊張局勢繼續在多個領域浮出水面,北京方面需要做好局勢升級的準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