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士不畏死 人間不是匪幫 許章潤繼續發聲

音頻 06:09
中國法學家許章潤
中國法學家許章潤 © 網絡圖片
作者: 安德烈
17 分鐘

在目前中國內部政治形勢十分嚴酷、言論都可觸罪的局面下,被清華大學日前以“道德敗壞”為由開除的著名法學家許章潤7月19日發聲:“極權必敗”,自由將臨。

廣告

許章潤教授的所有罪過都因敢言而來,他敢言的程度可謂在如今的中國大陸人中極為罕見,他敢言的環境可謂自中國七零年代末改開以來最險惡的環境。他面對的是一個欲與毛澤東比肩,權力超過鄧小平,並且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準備做”終身皇帝“的強人習近平。然而,這位法學家憑着知識人的良知和膽識,寫出一篇一篇韃伐政權的檄文。

2018年,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權力到達頂峰,許章潤於當年7月寫下『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批評習近平“倒行逆施”,指出習修憲廢除任期制等於一筆勾銷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讓中國重返令人恐懼的毛澤東時代。新冠疫情爆發,當局還在遮遮掩掩之際,他寫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直指統治者因”保江山“的一己之私,定於一尊的組織性失序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道德性敗壞“,導致人禍大於天災,怒斥最高領導人”無恥之尤“,”民心喪盡“。5月21日,在異常的清醒和悲憤中,許章潤寫下『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點出”舉國同調,政治當頭,罔視法治,寧左勿右“的荒唐現實,致使中國全面倒返毛氏政權,在國際體系中日益孤立。作者難抑悲憤,文章最後喊出“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十年代屍山血海、亘古罕見的紅色暴政“。

許章潤深知”紅色暴政“的殘酷,他早已預備好了牙刷,一介敢言的教授突然在7月2日早晨被一群警察包圍,拘押他的理由是“涉嫌嫖娼”,多麼荒唐的罪名,在許章潤之前,被戴上這頂既醜惡又滑稽可笑帽子的何止一人! 一個星期後的7月12日,他返回家中,更醜陋的事件發生了,因其存在使得清華大學還殘存着一點微弱的名聲,但他被這所大學開除了。有議論指,這所大學彼刻起不過是披着一件大學的外衣,它甚至不如一座普通的黨校。7月15日,該校作出的『關於給許章潤開除處分的決定』被指”很猥瑣“,“根據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下達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許章潤有”因為嫖娼受到公安行政處罰的違法事實“,且 “經查實,自2018年7月以來許章潤多次發表文章,嚴重違反『新時代高校教師職業行為十項準則』有關規定”,時間點很清楚,原來指的就是自『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發表以來他發表的一系列文章,“十項準則”是什麼呢,原來核心的一條就是要堅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一句話,許章潤“犯上了”,因言獲罪,因此開除。

如果許章潤沒有一種堅定的信念,悲憫的情懷,面對打壓,面對受到的生命威脅,面對醜惡的”嫖娼“指控,豈會再一次次冒險發聲,他為此遭到警方拘押,遭到清華大學的開除,清華大學校園裡立着一座王國維紀念碑,上面有陳寅恪傳達士人靈魂的題詞:“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這句話與這所大學從今而後毫無干係,它已成為許章潤先生的寫照。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士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許章潤又發聲了。

他被剝奪了生活資源,他的校友閻淮發起了僅限於北京地區清華校友的募款活動,僅一日,募得10萬多元,然而許章潤7月19日在致清華校友的公開信中婉拒了他們的好意,言其教書34年,於清華服務20載,遭後者開除,頓時生計無着,但自己“可勞力掙飯”,也打算“賣文買米”。簡陳個人處境心境,筆調一轉,議論起當下時局,犀利點出:官媒上一片太平,其實半個中國泡在水中,風雨飄搖,知識分子“普遍萎頓,善作靡靡之音”,“官場心灰意冷,虛與委蛇”;中國“政體惡質不改,全球諸邦防範,早成孤家寡人”,但他相信“極權必敗,自由終將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矣”。

許章潤,無畏紅色暴政,被革處教職開除公職。他在公開信里說,只要活着,便會發聲,這是言責,也是天命。他在公開信最後寫到:“天快亮了......”此刻,許章潤的另一部書正在網絡熱議:『人間不是匪幫』。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