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中國/香港國安法

香港-RFI專訪民主派一名人權倡議者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召開新聞發布會 攝於 2020年7月31日周五
La cheffe de l'exécutif hong-kongais Carrie Lam lors d'une conférence de presse, le 31 juillet 2020.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召開新聞發布會 攝於 2020年7月31日周五 La cheffe de l'exécutif hong-kongais Carrie Lam lors d'une conférence de presse, le 31 juillet 2020. © REUTERS/Lam Yik 路透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因Covid-19疫情,把原定在2020年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延後一年。香港親民主派人士認為,這是為了避免親北京陣營選舉失利的一個借口。就此,本台RFI法廣記者從亞洲傳回了對香港人權倡議者梁穎敏女士Bonnie LEUNG Wing Man 的專訪。

廣告

本台RFI法廣法文網周六(2020年8月1日)在首頁刊出對香港女維權律師Bonnie LEUNG的專訪,主要內容如下。

RFI : 暫停選舉存在哪些法律問題?基本法提到選舉可以推遲14天,而不是一年。

Bonnie LEUNG : 所有的選舉都是一個政治問題,所以與疫情無關。政府是否有合法權利提出這一延後?我只是想說,香港基本法被頒布時,當時實施的是[一國兩制],對此沒有做任何事先安排。但這一法律條文含糊,因為,港府和北京都不想如同專家那樣使用這一法律,他們可以予以釋法。在此境況中,他們有權為心所欲。在本月初通過的香港國安法就是一個實例。當然,眾多港人的希望與此截然不同。

相關報道:中國駐港國家安全公署正式掛牌啟用

至於«為何親民主派候選人在宣布延後的前一天被取消資格»這一問題,林鄭月娥在回答時,提到了這一決定的敏感性,選舉官員事先不知情。與此同時,這似乎對反對派敲響了警鐘,看你們如何繼續捍衛自己的理念?許多人提出了這個問題,坦誠的說,我們也還沒有答案。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之前所有的抗爭都是圍繞着香港[一國兩制]模式的想法。我們的社會建立在尊重這一法律與人權。但如今,一天天的,一點點的,大量跡象顯示,這一模式不復存在。當我們看到那些活動積極分子被禁止參選,遭司法追究。人們自問不可逾越的紅線到底在哪裡?人們無法回答,因為如今紅線太多了,而且不停地變化。我們不論做什麼,都無法保證不出問題。

國安法最終讓我們迷失了,除非我們呆在自己的角落無動於衷,否則就無法避免出問題的風險,比如開展競選活動。所以,我們面對的問題是:我們準備為自己的誓言付出怎樣的代價?

香港民主派陣營今天準備付出怎樣代價?

那是因人而異,每人都會有不同的回答,尤其是在過去三周。以民主派陣營組織的初選為例,教師與政界鼓掌歡迎賦予了港人一次初選,並取得成功。數十萬人參與了投票,把他們的授權給予得票最高的候選人。但港府和北京都指責初選。所以,哪怕就算是組織初選,在他們的眼裡也是非法的。一些活動積極分子ˎ 政界人士和學者因此說他們退出競選。大多數人都比較謹慎,就算有人將繼續挑戰紅線。但總的來說,行動手段在逐日減少。

相關報道: 香港-RFI專訪流亡倫敦Nathan LAW

您對行動手段的縮小以及風險的增大有何想法?您是否將繼續捍衛自己的理念?

每天我看新聞都感到害怕。同時,當人們熱愛這座城市,當人們看到自己家中失火,那除了儘力挽救別無他選。如果你們展開一場會有衝擊的競選,肯定就會有出危險的風險。為我個人,為我的同志,我不想冒着入獄多年的風險。與此同時,我覺得我們應該至少試着去做推動,繼續期盼最終獲得民主與對基本法承諾規則的尊重。

但我曾說過,香港變為中國,不僅對港人而言是可悲的,對中國大陸人也如此。香港自1989年以來,對報道中國的記者們而言,和中國活動積極分子而言,一直是一面擋箭牌。如今,這面擋箭牌消失了。

相關報道:民主希望在香港的終結 

既然香港越來越象中國內地,我們應以大陸捍衛自由人士為榜樣。他們冒着極大的風險,在極小的空間里做事。他們是真正的英雄。比如已故的劉曉波(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還有如今的許章潤(被解聘的清華大學教授)。他們都連續多年捍衛自己的理念,哪怕限度極其狹窄。現在,我們生活在類似的情形,我們應該引以為榜樣,前赴後繼。

( 全文完 – Fin )

其它中國傳統醫學-中醫在亞洲大獲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