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網友慧搞

四川地震震損水庫大壩與2020年長江5號洪水 ——從四川武都水庫緊急泄洪談起

中國四川綿陽爆發49年以來最大洪災,2020年8月
中國四川綿陽爆發49年以來最大洪災,2020年8月 © 網絡
作者: 法廣編輯部
85 分鐘

作者: 王維洛  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庫出現險情,其中有69座存在潰壩風險。正在施工之中的武都水庫大壩出現了13處貫穿性裂縫。2010年12月29日,武都水庫正式下閘蓄水,成為四川省調控洪水的骨幹水庫,被譽為“第二個都江堰工程”。進入2020年7月下旬,四川省水利廳負責人表示,根據當前12座大型水庫(包括武都水庫)的庫容情況研判,四川的預留防洪庫容仍然充足,足夠應對江河下一階段的強降雨。但是8月17日下午14時,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冒雨趕到武都水庫,現場督導水庫緊急泄洪。武都水庫緊急泄洪,造成下游中國科技重鎮綿陽市的嚴重水災。保證水庫大壩安全度汛,特別是突出抓好病險水庫大壩安全度汛,並把保證水庫大壩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來,這是四川省諸多水庫大壩、特別是在地震中受損水庫緊急泄洪的原因,也是造成2020年長江5號洪水的主要原因。

廣告

一、災情信息和編造虛假災情信息罪

2020年中國諸多省市遭受嚴重洪災,例如長江流域經歷了五次洪水過程。關於災情,官媒很少予以報道。從網路的自媒體上不時傳出一些片段的、零碎的視頻和文字,至今沒有完整、準確、透明的關於災情的信息。就是長江水文局提供的水情情報也是部分缺失,甚至多次出現幾小時的斷網。就是提供的情報也是不完整的,有些甚至是經不起推敲的。

在長江1號洪水出現之前,重慶市公安局就警告市民,不要上傳或者傳播虛假災情信息,不信謠、不造謠、不傳謠!一切發布以官方為準!全國各地地區都有類似的警告。根據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91條之一第二款的規定,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是指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虛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後果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1]

什麼是虛假的災情?法律上沒有嚴格的定義。其實中共官媒也是在不斷地修正已經發布的災情數據,甚至幾年、幾十年之後還在修改。1994年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魏廷錚在馬來西亞說,1975年河南駐馬店地區水庫潰壩死亡人數最多不會超過1萬人[2];1987年8月孫越崎等全國政協委員撰文指出死亡23萬人[3]。魏廷錚是否故意提供了虛假災情信息?

在這樣的信息控制政策下,把洪水災害的原因歸之於老天爺是最為保險的做法。所以在李克強視察重慶災區時,有人在旁邊高喊:“天災!天災!”

在2020年長江五次洪水過程中,5號洪水的洪峰流量最大。以重慶寸灘站為例,8月20日凌晨4時出現最大流量74600立方米每秒。20日上午8時15分,水位達到191.62米,超保證水位8.12米,這是1939年建站以來最高洪水位,但是那幾天重慶本地並沒有降雨[4]。重慶地標性建築朝天門的門洞已經被完全淹沒,只露出門洞上方朝天門幾個大字。重慶市區一些建築被淹到了4層樓。有官媒報道,重慶市消防人員從渝中區長濱路一座被淹的建築物中的月子中心救出了5位做月子的母親和5個剛剛出生的嬰兒以及100多名被困民眾[5]。而長江水利委員會則宣稱,在8月11日,也就是5號洪水水淹重慶部分市區的9天前,就已經準確地預報了5號洪水將過境重慶[6]。如果這個報道為真,那麼重慶市委和市政府並沒有實施防洪預案,事先撤離將被洪水淹沒的房屋包括撤離月子中心的母親和嬰兒。到底是沒有預報,還是預報不準,還是重慶市委和市政府沒有實施防洪預案,從現有的信息來看,無從判斷。無論是誰的責任,都證明此次洪災不是純粹的天災,而主要是人禍。

重慶上游的四川省號稱是千河之省,有8184座水庫大壩[7],平均每一條河上起碼有8座水庫大壩。每一座水庫大壩的工程設計書中都有工程控制上游多少多少平方公裡面積。四川省著名的水庫大壩有金沙江上的觀音岩、向家壩、溪洛渡,雅礱江流域的錦屏和二灘,嘉陵江流域的寶珠寺、亭子口和升鍾,岷江流域的紫坪鋪,涪江流域的武都,大渡河流域的瀑布溝,渠江流域的江口等等。如紫坪鋪水庫控制上游22662平方公里,占岷江上游面積的98%。每一座水庫大壩工程有這麼大、那麼大的防洪功能。而且長江流域的水庫和水文站實行聯合調度,重慶和四川省的水庫和水文站也實行聯合調度,利用水庫大壩就可以把老天爺的降雨都控制起來,江河之水都來自水庫大壩的閘門,哪裡還有什麼“天災”?

5號洪水到底來自哪裡?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洪流?

本文嘗試回答這個問題。筆者十分清楚地知道,在目前沒有完整、準確、透明的災情信息的情況下,要回答這個問題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但是筆者願意把已經掌握的信息與讀者一起分享,一起來完善這個答案。

二、四川省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親自督戰武都水庫緊急泄洪

一條武引局的只有100多個點擊數的報道引起筆者注意:“堯斯丹副省長率隊督導武都水庫防汛調度工作”[8]。報道稱:“8月17日下午14時,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冒雨到達武都水庫,現場督導武都水庫防汛工作,局長勾承建現場彙報水庫防汛調度情況。副局長楊莉英參加。”陪同堯斯丹前來的有綿陽市市長元方和省水利廳廳長鬍雲等省市領導同志。

四川省有一千多條河流,有8184座水庫大壩。據報道,岷江、大渡河、沱江、嘉陵江等許多河流流域都出現大到暴雨,青衣江出現百年不遇的暴雨,樂山被淹,樂山大佛已經淹到腳趾……為什麼堯斯丹帶着水利廳廳長還拖上綿陽市市長來到位於嘉陵江支流涪江上的武都水庫?8月11日,四川省防指已經下達調度令,命令武都水庫新騰出接近5000萬立方米的防洪庫容。8月15日省防指又緊急增派由水利廳副廳長劉輝帶隊的水利搶險組趕赴綿陽市、武都水庫現場指導防汛搶險工作。為何此時此刻總指揮長又親自來?

報道接著說:“堯斯丹副省長重點強調了當前的防汛工作:一是要堅決貫徹落實省委彭清華書記關於防汛工作的重要指示,確保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二是防汛工作仍然是當前的首要工作,武引局要加強領導、靠前指揮,切實擔負起抗洪搶險的重要責任,堅決做到‘零傷亡、少出險、少損失’;三是武都水庫在防汛過程中要堅持統籌協調、科學調度、提前預報、信息暢通,充分發揮好武都水庫的蓄洪、調洪能力。”

再下面的報道就矛盾百出了:“據統計,此輪強降雨過程武都水庫18日凌晨4時最大入庫流量達576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655.78米,庫容5.19億立方米,至下午18時最小出庫流量4210立方米每秒,最低水位648.45米,庫容4.23億立方米。14個小時水庫調節庫容0.96億立方米,極大緩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

正是這條沒有邏輯的報道,暴露了武都水庫乃至四川省諸多水庫的“極大緩解了下遊河流防汛壓力”的實情。

這條報道提供的信息是:此輪強降雨過程武都水庫18日凌晨4時最大入庫流量達576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655.78米,已經被佔用的庫容5.19億立方米(筆者註:根據官方公布的信息,武都大壩最大壩高120米,壩頂高程661.6米,水庫正常蓄水位658米,水庫庫容5.72億立方。從庫容來看,似乎還有0.53億立方米,按最大入庫流量達5760立方米每秒計算,還能頂2個多小時。但是從水位來看,距離正常蓄水位只有2.22米,距離壩頂只有5.82米,減去風浪保險,所剩無幾)。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武都水庫有三種選擇:

第一,採取出庫流量小於入庫流量、或者讓出庫流量等於零的方法,利用尚有的0.53億立方米庫容,繼續攔蓄洪水,緩解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結果是水庫水位繼續上升,潰壩或者溢流風險增加;

第二,採取出庫流量等於入庫流量的方法,來多少水放多少水,使水庫水位保持在655.78米,已經被佔用的庫容保持在5.19億立方米。這樣無法緩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但也不會增加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

第三,採取出庫流量大於入庫流量的方法,使水庫的水位從655.78米降下來,減小已經被佔用的庫容,這樣可以減小潰壩或者溢流的風險,但是極大地增加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

武都水庫採取了第三種選擇,採取了出庫流量大於入庫流量的方法,經過14個小時,至下午18時,水庫最低水位達到648.45米,比655.78米下降了7.33米,被佔用的庫容減少到4.23億立方米,減少了0.96億立方米。這0.96億立方米的水量都進入了下游涪江的河道。

其實進入下游涪江的河道不僅僅是0.96億立方米,還有這14個小時累計的入庫流量。計算這14個小時的累計入庫流量還缺乏數據。如果入庫流量按最大入庫流量5760立方米每秒計算,這14個小時累計進入下游涪江的還有約2.9億立方米;如果入庫流量按最小出庫流量4210立方米每秒計算,這14個小時累計進入下游涪江的還有約2.1億立方米。真實的數據應該在2.1至2.9億立方米。在8月18日4時至下午18時,總共從武都水庫進入下游涪江河道的水量應該在3.06至3.86億立方米之間。

這就是四川省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親自到武都水庫督戰的目的。那麼為什麼不採取第二種選擇,保持出庫流量等於入庫流量的方法,保持庫水位和水庫剩餘庫容,而非要採取第三種選擇,極大地增加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可能就是擔心大壩潰壩的風險。

但是根據《四川新聞網》2020年8月19日報道,武都水庫上游強降雨導致庫容激增,超警戒水位10米,8月17日23時29分下泄流量達5300立方米每秒,達到建壩以來最大泄洪流量,對下游特別是江油涪江沿岸造成嚴重威脅。江油立即啟動涪江Ⅱ級河道防洪預警,截至8月18日1時,短時間內安全轉移避險15893人。[9]

《四川新聞網》的這篇報道與武引局的報道顯然是互相矛盾的,一個說武都水庫泄洪,對下游特別是江油涪江沿岸造成嚴重威脅;另一個說武都水庫泄洪,極大緩解了涪江下游的防汛壓力。而且在時間上也有出入。武引局報道的時間起點是18日凌晨4時,《四川新聞網》說武都水庫達到建壩以來最大泄洪流量的時間是8月17日23時29分。

有自媒體拍攝的錄像顯示,綿陽市受災十分嚴重,涪江上的洪流顯然是水庫泄洪造成的,並稱涪江洪水堪比黃河洪水,多個國家級研究院門前積水也高達半米以上。

三、武都水庫大壩工程

武都水庫大壩工程被稱為是四川的第二個“都江堰工程”,據說還是鄧小平說的。周孝正教授說,都江堰工程是個順應自然的無壩工程,由魚嘴(分水工程)、飛沙堰(溢洪排沙工程)和寶瓶口(引水工程)組成,以引水灌溉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運、城市供水等綜合效益。都江堰工程“分四六,平潦旱”,從此成都平原變成“水旱從人,不知饑饉,時無荒年”的天府之國。武都水庫大壩工程的構思與都江堰工程完全不同,稱其為是第二個“都江堰工程”是缺乏基本知識。

《百度百科》是這樣介紹武都水庫工程的:

“位於四川省江油市武都鎮上游4公里的涪江幹流,主要建築物有攔河大壩和壩後式廠房。攔河大壩為碾壓混凝土重力壩,最大壩高120米,壩頂長727米,庫容5.72億立方米;壩後式廠房裝機3×5萬千瓦。武都引水工程灌溉涪江以東、嘉陵江以西的江油、遊仙、三台、梓潼、鹽亭、射洪、劍閣、南部等8縣(市、區)228萬畝農田。

武都水庫作為武引二期工程的核心,建成後可為武引灌區228萬畝農田和涪江中下游城鄉工業、生活用水提供可靠的水源保證,受益農民將達500萬人之眾,同時可將綿陽市及沿江城鎮、農村及重要基礎設施的防洪標準,從20至50年一遇提高到50至100年一遇。”[10]

武都水庫可以將綿陽市及沿江城鎮、農村及重要基礎設施的防洪標準,從20至50年一遇提高到50至100年一遇。可見決策者對武都水庫防洪效益的期望還是相當大的。

綿陽市是四川省的第二經濟大城市,是中國唯一的一座科技城。從1965年起按照“三線建設”的戰略部署,綿陽市成為“三線建設”的重要基地,成為中國核武器、導彈、航空航天的研發中心,許多研究單位都直屬中國人民解放軍。2008年汶川發生大地震,綿陽市是重災區,遇難與失蹤人口超過3萬,累計受傷16.8萬。一直有這樣觀點存在,該次大地震與綿陽大山中的核武器爆炸有關。

武都水庫大壩工程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受到嚴重損傷。

武都水庫大壩工程最早在二十世紀50年代規畫設計,1958年開工,1960年因壓縮基建而停工。1978年復工,1980年因國民經濟調整而再次停工,1987年再度復工。武都水庫大壩工程於2005年正式開工建造。2008年汶川發生大地震,武都水庫大壩正在施工之中,特大地震給水庫大壩工程建設施工造成了嚴重影響,已經澆築的大壩出現13處貫穿性裂縫,上下游圍堰因地震受到致命性損害,機具設備、混泥土拌合系統被破壞,溶洞垮塌嚴重,工程建設被迫停下來,施工計畫嚴重受阻。[11]

地震後,武都水庫工程災後重建實施方案經四川省水利廳批覆,並同意災後重建項目由原實施單位繼續承擔工程建設任務。2008年10月29日恢復施工,到2009年9月底,大壩整體高程已經達到605米以上,586米高程以下的溶洞等地質缺陷處理已基本完成,電站機組安裝也在緊張有序地進行。2010年12月29日,武都水庫正式下閘蓄水。

關於已經澆築的大壩出現的13處貫穿性裂縫是如何處置的,不得而知。當時有人提出,要將受損的混凝土大壩全部拆除。顯然這個方案沒有被採納。如果拆除受損的混凝土大壩,水庫根本沒有可能在2010年底下閘蓄水。

四川省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親自到武都水庫督戰緊急泄洪,顯然與武都水庫大壩受到上漲洪水的威脅,威脅到大壩自身的安全,而武都水庫大壩在汶川大地震中受到過嚴重損壞。

 

四、在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庫出現險情,其中有69座存在潰壩風險

根據水利部內部文件,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庫出現險情,其中有69座存在潰壩風險[12]。許多專業人士得知這組數據後都大吃一驚。而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副組長、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潘家錚卻認為:“我估計這2380座水庫中,絕大部分是小水庫,稱得上高壩大庫、大中型水電站的只有幾座、十幾座。所謂出現的“險情”也不大,只要當地適當處理就可解決。”“沒有人問一問地震後究竟垮了幾座水庫,死了多少人?我覺得這樣的報道和評論是有失公正的。”

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有2380座水庫出現險情,其中有69座存在潰壩風險這個信息後來就變成了“在汶川大地震中沒有一座水庫大壩被震垮”,在強地震地區建設高壩大庫沒有被地震震垮的實例,也沒有潰壩的風險。汶川大地震不但沒有阻擋中國西部水電大開發的步伐,反而成為西部水電大開發的衝鋒號,向世界最高水庫大壩的記錄衝擊。

受汶川發生大地震影響,武都水庫大壩工程已經澆築的大壩出現13處貫穿性裂縫。但是當時武都大壩還在施工之中,水庫尚未形成,不知道武都水庫大壩是否統計在有潰壩風險的69座水庫大壩之中。

除武都水庫大壩工程外,受汶川大地震嚴重影響的還有紫坪鋪、魯班、中壩、黃江、李家溝、龍王潭水庫大壩工程等,地震造成水庫大壩裂縫、壩體滑坡、壩基滲漏、溢洪道裂縫、潰垮、放水設施損壞等[13]。四川省、陝西省和甘肅省制定了《震損水庫除險加固專項規畫報告》,其中四川省計畫用3年時間對1193座震損水庫大壩工程進行除險加固,截至2011年9月底除險加固全部完成,當時四川省約有6000多座水庫大壩。

而四川大學水利水電學院張林2009年7月在第四屆國際災害風險大會做《汶川地震震損水庫基本情況及震害分析》,他指出,當時四川省有水庫大壩工程6678座,震損水庫大壩工程1996座,佔29.89%。其中潰壩險情69座,高危險情310座,次高危險情1617座[14]。情況比水利部報告嚴重許多。1252座震損水庫大壩工程分布在綿陽(619座)、德陽(115座)、廣元(437座)、成都(68座)和雅安(13座)。張林指出:震損水庫調研中發現,裂縫是最主要的震害之一,多數大壩及附屬建築物大多出現了不同程度裂縫,有的裂縫十分嚴重,成為危及大壩安全的主要因素。

汶川大地震後,四川省依然地震多發。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又發生了7.0級地震,震損水庫大壩553座。另外一些地震發生後,也多有震損水庫大壩的報道出現。

這些在大地震中嚴重受損的水庫大壩工程,在實施除險加固工程後,是否依然存在安全風險,是否能像過去一樣發揮防洪、發電、灌溉、供水、航運的功能,都還沒有經過檢驗。這些水庫大壩工程的安全,就成為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的心腹大患。

五、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在四天時間中三次提高防汛應急響應

2020年4月,四川省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組織氣象、水文、水利等部門專題分析會商汛期防汛抗旱趨勢,得出結論——今年全省總體氣候年景較2019年差,降水空間分布不均,旱澇交替,發生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風險較高。四川省水利廳負責人表示“水庫安全是防汛工作的底線,是水利系統最大的風險點。”[15]

6月1日四川進入主汛期,多地發生強降雨,數條江河發生險情,如6月17日四川丹巴縣發生的山洪泥石流災害與堰塞湖堰塞體潰壩洪水災害等[16]。6月下旬,省防汛抗旱指揮部還舉行的“2020年岷江防禦超標洪水調度演練”[17]。當時的弦綳得緊緊的。

進入7月下旬,四川省水利廳負責人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對新華社記者表示,四川省有12座大型水庫位於四川省內7條主要江河上。根據當前12座大型水庫水電站的庫容情況研判,四川的預留防洪庫容仍然充足,足夠應對這些江河下一階段的強降雨。[18]

2020年8月10日長江水文情報中心發布降雨預報:8月11日至16日,岷嘉流域、漢江石泉以上有強降雨,累積雨量在150毫米左右。[19]

2020年8月11日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最新消息,11日16時,四川省氣象台將暴雨藍色預警升級為暴雨橙色預警。11日20時到12日20時,廣元、綿陽、德陽、成都、眉山、樂山、雅安7市有暴雨(雨量50~80毫米),部分地方有大暴雨(雨量100~180毫米),綿陽、德陽、成都3市的局部地方有特大暴雨(250~300毫米);阿壩州東部(包括漩映地區)有大雨到暴雨。目前,青衣江、涪江幹流及部分支流出現超警超保水位,岷江、沱江、嘉陵江部分支流出現超警超保水位。

根據當前雨情、汛情及變化趨勢,按照《四川省2020年防汛抗旱應急預案》規定,經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研究決定,8月11日17時啟動III級防汛應急響應,這是2020年第一個III級防汛應急響應。[20]

8月14日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認為目前本輪強降雨過程已趨於結束,主要江河都在退水之中,其中嘉陵江流域洪水水位已降到警戒水位以下,長江、沱江幹流洪水、涪江支流洪水處於退水中。14日10時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將III級防汛應急響應降為IV級防汛應急響應[21]。

30小時之後,8月15日18時30分突然又把防汛應急響應提高到III級。[22]

按照水利部部長鄂竟平對四川做好當前防汛減災工作強調“水庫水電站調度好、小型水庫看管好、山洪災害監測預警好”的要求,8月16日四川省水利廳再發《關於積極應對強降雨切實加強水庫險情防範和應急處置工作的緊急通知》,文件指出:“從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逐庫逐崗壓實責任,強化“三個重點環節”落實到位,紮實開展隱患排查治理,突出抓好病險水庫安全度汛,全力提升搶險救災能力等六個方面對做好水庫安全度汛工作進行具體安排部署,指導各地出實招、見實效,全力實現‘超標準洪水不打亂仗,標準內洪水不出意外,水庫不因工作不到位垮壩失事’的目標”[23]。

文件再次強調保證水庫安全度汛,特別是突出抓好病險水庫安全度汛,並把保證水庫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來。

8月16日,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在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主持召開會議,聽取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等的彙報。彙報會前葉建春等到雅安、成都等地視察防汛工作[24]。這是2020年抗洪工作中的新舉措,中央領導沒有出現在第一線,但是中共中央不斷派工作組前去視察,和防疫工作中的做法基本一致。

根據17日降雨趨勢預測,沱江三皇廟站將出現超歷史記錄洪水,涪江中下游也將出現超保證水位洪水。8月17日12時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II級防汛應急響應[25]。這是繼2018年後,四川省再次啟動Ⅱ級防汛應急響應。自2005年四川建立防汛應急響應制度以來,還從未啟動過Ⅰ級防汛應急響應,Ⅱ級也只有5次,分別在2010年、2011年、2012年、2018年和2020年。

僅僅17小時之後,8月18日5時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歷史上首次I級(最高級)防汛應急響應,理由是青衣江雅安城區段已出現100年一遇洪水,預計整個青衣江流域將全面超過保證水位,大渡河下游、岷江下游也將出現全面超警超保洪水,防汛形勢十分嚴峻[26]。

而8月17日下午14時,副省長、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指揮長堯斯丹冒雨到達武都水庫,現場督導武都水庫防汛工作。

這個I級防汛應急響應只持續了短短28小時,8月19日9時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將I級防汛應急響應調整為III級,理由是:我省本輪強降雨已趨於結束,主要江河都在退水之中,其中青衣江流域洪水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沱江、岷江、涪江幹流及支流洪水都在退水中[27]。如果當時有準確的天氣預報和水情預報做依據,武都水庫沒有必要選擇第三種方案,可以選擇第二種方案,甚至部分時間選擇第一種方案,以減小下遊河道的洪水壓力

從8月11日17時啟動III級防汛應急響應,到14日10時降為IV級防汛應急響應,再到8月15日18時30分重新啟動III級防汛應急響應,8月17日12時提高到II級防汛應急響應,最後在8月18日5時提高到I級防汛應急響應,8月19日9時將I級防汛應急響應調整為III級。在整個過程中,決策都是十分倉促的,沒有準確的長中短期氣象預報可以作為依據,而只是對各條河流和各地區發生的洪水災情做出被動的反應。

保證水庫安全度汛,特別是突出抓好病險水庫安全度汛,並把保證水庫安全度汛提高到政治站位上來,是導致武都水庫緊急泄洪的最主要原因。與武都水庫一樣,紫坪鋪水庫水位達到861.89米,超汛限水位10米以上,也從8月17日23時開始採取了緊急泄洪的措施,同時開啟衝砂洞泄洪。[28]另有報道說,8月18日11時30分紫坪鋪水庫水位達到了862.55米,超過防洪高水位近1米。目前防洪庫容已經用完了。據說紫坪鋪水庫攔蓄洪水近2億立方米[29]。紫坪鋪水庫總庫容11.12億立方米,調洪庫容5.38億立方米。正常蓄水位877米,汛期限制水位850米。當時水位862.55米,比汛期限制水位850米高出12.55米,距離正常蓄水位還有14.45米,應該還有很大蓄洪的能力。但是汶川地震的震中就在紫坪鋪水庫旁,紫坪鋪大壩在地震中被破壞得很嚴重。紫坪鋪大壩的最大壩高156米,紫坪鋪大壩潰壩風險很高,對下游的成都市威脅很大。

2020年四川省遭遇洪災最嚴重的地區,如雅安、綿陽成都等地都是汶川地震受損水庫大壩最嚴重的地方。為保證水庫大壩的安全度汛,特別保證病險水庫大壩的安全度汛,緊急泄洪是必然優先採取的措施。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河流上病險水庫的緊急泄洪最後與金沙江上水庫大壩下泄的流量在重慶彙合,形成2020年5號長江洪水。

四川省有8184座水庫,如果每座水庫多攔蓄1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累計可以攔蓄8萬多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如果每座水庫多泄放1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累計可以製造出8萬多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在2020年8月20日凌晨4時重慶寸灘出現的最大流量為74600立方米每秒。

1981年7月9日至14日重慶發生嚴重洪災,寸灘站洪峰流量高達8570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191.41米,當時重慶連續6天降大雨。

2020年8月20日凌晨4時重慶寸灘出現最大洪峰流量74600立方米每秒,20日上午8時15分寸灘水位達到191.62,當時重慶並沒有降雨。

這個洪災是天災嗎?

 

[1]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

 

[2]王維洛:1975年河南省板橋等水庫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紅朝謊言錄》全球有獎徵文大賽參賽作品,2003年5月28日

 

[3] 孫越崎、林華、千家駒、王興讓、雷天覺、徐馳、陸欽侃、喬培新. 《三峽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壓下,禍國殃民》. 水土保持通報 (陝西省鹹陽市: 中國科學院水利部水保所;水利部水土保持監測中心). 198708, (1987年8月 第7卷 第4期): 16–24.

 

[4] 重慶史上罕見特大洪水!長江寸灘站水位達191.55米,CCTV央視網,2020年8月20日,http://m.news.cctv.com/2020/08/20/ARTIsadSLF1IVHM5ZuCMFcPu200820.shtml,該報道題目指出:長江寸灘站水位達191.55米,報道則指寸灘站20日8時15分出現洪峰水位191.62米

 

[5] 重慶一月子中心遭遇洪水 產婦和新生兒坐箱逃生,中國新聞網,2020年8月19日,http://www.chinanews.com/sh/shipin/cns-d/2020/08-19/news865845.shtml

 

[6]  上游多江齊發洪水兇猛 水庫全力攔蓄化險為夷——長江委全力應對長江第4號、5號連續洪水,長江水利網,2020年8月25日,http://www.cjw.gov.cn/xwzx/zjyw/49743.html

 

[7] 四川12座大型水庫水電站共攔蓄洪水35億立方米,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網,2020年7月17日,http://www.gov.cn/xinwen/2020-07/17/content_5527725.htm

 

[8] 堯斯丹副省長率隊督導武都水庫防汛調度工作,武引局,2020年8月19日,http://www.wuyin.net/data/v/202008/3239.html

 

[9] 江油積極應對武都水庫最大泄洪安全轉移避險15893人,四川新聞網,2020年8月19日,http://my.newssc.org/system/20200819/002983354.html

 

[10] 《百度百科》,武都水庫,https://baike.baidu.com/item/武都水庫

 

[11] 武都水庫工程昨日全面復工,四川新聞網綿陽頻道,2008年10月30日,http://my.newssc.org/hfcj/system/2008/10/30/000404361.html

 

[12] 參見:汶川大地震與水電建設,記者韓健採訪潘家錚,http://www.chincold.org.cn/chincold/xshd/webinfo/2008/9/1280908322834037.htm

 

[13] 景立平、陳國興、李永強、湯皓:汶川8.0級地震水壩震害調查,地震工程與工程振動,第29卷第1期2009年2月,file:///C:/Users/Weiluo/AppData/Local/汶川8.0級地震水壩震害調查.pdf

聯合國地域開發中心(UNCRD) 防災規畫兵庫事務所:2008 年中國四川大地震調查報告書,2009年3月,https://www.recoveryplatform.org/assets/publication/UNCRD_Sichuan_Report_2009_CN.pdf,

 

[14]張林(四川大學水利水電學院):汶川地震震損水庫基本情況及震害分析,第四屆國際災害風險大會,2009年7月,https://idrc.info/fileadmin/user_upload/idrc/former_conferences/idrc2009/presentations/Zhang_Lin_IDRC_Chengdu_2009.pdf

 

[15] 省防指分析會商汛期防汛抗旱趨勢,四川省水利廳,2020年4月14日,http://slt.sc.gov.cn/scsslt/ssyw/2020/4/14/d16a150a9edf40cc9bf885955f86eb39.shtml

 

[16] 丹巴縣發生山洪泥石流形成堰塞湖 三級協調聯動 2萬餘名群眾安全轉移,四川日報,2020年6月18日,https://www.sc.gov.cn/10462/12771/2020/6/18/4b847aa06e4e4f1aa0b2d0415382750f.shtml

 

[17] 水利廳開展岷江流域防禦超標洪水調度演練,人民網四川頻道,2020年6月25日,https://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6/25/382115f591d54f5eba02bd956a8ff016.shtml

 

[18] 四川12座大型水庫水電站共攔蓄洪水35億立方米,新華社,2020年7月17日,http://www.xinhuanet.com/2020-07/17/c_1126251088.htm

 

[19] 長江水文網,2020年長江流域重要水雨情報告,www.cjh.com.cn

 

[20] 升級!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III級防汛應急響應,人民網四川頻道,2020年8月11日,http://sc.people.com.cn/n2/2020/0811/c345167-34219883.html

 

[21] 四川防汛應急響應由III級降為IV級,川報觀察,2020年8月14日,http://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8/14/489edefae9a24e99a61b7098698b0c70.shtml

 

[22] 四川再次啟動III級防汛應急響應,央視,2020年8月15日,https://news.sina.com.cn/c/2020-08-15/doc-iivhvpwy1235472.shtml

 

[23] 緊盯重點部位四川省全力確保水庫安全度汛,中國水利網,2020年8月16日,http://www.chinawater.com.cn/newscenter/df/sic/202008/t20200816_754959.html

 

[24]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在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主持召開會議,四川省人民政府,2020年8月16日,http://www.sc.gov.cn/10462/14721/14727/14748/2020/8/17/53efed80343b4c2cb0945cc3e00bf7a4.shtml

 

[25] 四川啟動II級防汛應急響應,四川在線,2020年8月17日,http://www.sc.gov.cn/10462/10464/10465/10574/2020/8/17/a331a83d166042d3b7177bc41aad6bfa.shtml

 

[26] 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I級防汛應急響應,人民網四川頻道,2020年8月18日,http://sc.people.com.cn/n2/2020/0818/c345509-34233099.html

 

[27] 四川防汛應急響應降至III級,川報觀察,2020年8月19日,http://www.sc.gov.cn/10462/12771/2020/8/19/0b52dab27a9a42ae88ba2fc404378cc2.shtml

 

[28] 都江堰管理局實施科學調度確保汛期成都市用水安全,都江堰管理局,2020年8月21日,http://slt.sc.gov.cn/scsslt/zhzx/2020/8/21/44f7425382da4e379e48c8d8f299b4f7.shtml

 

[29] 四川在線記者 邵明亮 唐澤文:獨家|應對青衣江“百年一遇洪水”,四川三座水庫電站正控制下泄流量,四川在線,2020年8月18日,https://sichuan.scol.com.cn/ggxw/202008/57878647.html

 

**************************************************************************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