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溯源-中國

為什麼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源於實驗室泄漏事故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病毒專家石正麗2017年2月23日與其他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合作的檔案照片。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研究室病毒專家石正麗2017年2月23日與其他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合作的檔案照片。 AP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專家團應於本月前往中國調查新冠源頭。新冠溯源,極其重大,找到源頭,對人類預防未來疾病大流行非常重要。但是,在這個專家代表團未成行之前,有關新冠病毒或可源於實驗室泄漏事故的可能性被不少科學家重新提了出來,這是一個一度被忽略甚至被一些頂尖科學家否認的問題。

廣告

誰在阻止2019新冠病毒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的討論

武漢2019年底爆發疫情,由於官方的拖延和隱瞞,疫情暴露後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關於新冠病毒是否源於實驗室事故的問題最先在中國互聯網上爆出來,當時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病毒研究室。懷疑的一個根據與P4研究室石正麗小組在雲南的一座廢棄的礦洞的蝙蝠身上大量取樣有關,但是,蹊蹺的是,一批全球頂尖的病毒專家2月19日在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 發表聲明,“堅決譴責關於新冠病毒並非來自自然界的陰謀論”,排除新冠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泄毒事故。從此,有關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事故的討論成為禁區。但是,隨着國際專家團即將前往中國調查,有關武漢病毒是否有可能源自實驗室的事故再次被科學家提了出來。

法國『世界報』,法國『觀點』周刊近日就新冠溯源分別發表長篇報道,一些專家對『柳葉刀』的聲明發出了質疑。法國國家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病毒專家Étienne Decroly表示:那份聲明一錘定音,令他十分意外,因為這像是在告訴科學界應該提什麼樣的問題,不應該提什麼樣的問題,而這與科研精神完全背道而馳。 Jacques van Helden也指出,在科學領域,任何假設都應當可以受到反駁,這並不意味着假設就是錯的。不能反駁的假設是教條。科學領域不能有教條。

澄清這一問題,不排除另外一種可能性的存在,直接關乎新冠病毒溯源問題,因而直接關係到這次的國際調查。『觀點』周刊引述專家指出,除了新冠源頭可能與動物有關之外,還有第二種假設,那就是病毒來源與實驗室事故有關。專家建議,或許應該儘快能在最初發現病毒的市場不遠處的實驗室中進行簡單的法醫調查,這樣或許可以避免對另一條線索進行數年的研究。

 法國『觀點』雜誌特別引述了美國羅格斯大學生物安全專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的看法,他認為:“可靠的法醫調查包括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檔案、樣品、工作人員和建築物“。 “它應該包括紙質和電子記錄的檢查,冰箱和冰櫃的檢查,與人員的訪談,包括施工,維護,清潔,廢物後處理,實驗室和行政部門的員工,以及這些人的血清學樣本和建築物中的環境樣本。 ”但專家懷疑所有這些並不在世衛組織調查的議程上。

『柳葉刀』的導向性聲明是如何出台的

在重新提出不排除實驗室事故的問題之後,法國世界報和觀點雜誌的長篇報道都提出了另外一個有關聯的極其重要的問題。這就是前述『柳葉刀』聲明主要執筆者的問題。世界報採訪的專家表示,『柳葉刀』聲明的主要執筆人與中國存在利益關聯,並且在署名時為了避免第一作者嫌疑,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四位,現在證明,這一聲明的第一作者就是這位與中國有利於關聯的專家。

法國世界報報道,『柳葉刀』那篇聲明的第一作者,也就是根據科學規則被視為是第一稿的撰稿人是科羅拉多州大學微生物學家、該校榮譽教授Charles Calisher,但是,根據一家非政府組織“美國知情權”(USRTK)依據美國信息管理法獲得的電子郵件證明,聲明的真正起草人也就是第一作者是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但他的名字卻排列在一串作者名單之後。Charles Calisher也向世界報證明,達薩克撰寫了初稿並一直主持到最後發表為止。“作者名單按照姓氏筆畫,第一作者是彼得,而不是我!“ 但是,聲明起草和署名的方式故意避免被識別出來自任何組織和個人,僅僅表明這是“來自頂尖科學家的一封聲明”,還有一個重要的信息,27名聯署人中有四人來自生態健康聯盟,但他們有意保密這一信息,所有人都聲稱不存在利益衝突問題。

對於理查德·埃布賴特來說,埋葬實驗室線索的努力始於3月17日,當天在《自然》科學雜誌集團的副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上發表了一篇有關“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文章,本文當時被看作是證明該病毒可能並非源自武漢實驗室活動的權威論文。但是,這篇文章以及2月17日在《柳葉刀》發表的那一封聯合聲明,實際上並不是基於新的科學數據而經過同行評審的科學文章,而是“僅代表意見”的“論壇”。

世衛組織國際專家團隊成員與中國的利益關聯問題

問題在於,這位『柳葉刀』帶有導向性聲明的實際第一作者、生態聯盟的總裁達薩克先生,又是本次前往中國進行新冠溯源的十名專家之一,世界報指出,這就涉及利益衝突問題。達薩克不光是生態聯盟的總裁,他同時與武漢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關係,在最近十五年,他與該所合作發表了二十幾篇論文,並曾資助武漢病毒所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除此之外,他領導的生態聯盟得到美國國際開發署的資助,這使得他得以進行在外國的實驗尤其是與武漢病毒所針對新冠病毒的合作研究。儘管達薩克與武漢病毒所存在着不可否認的密切關係,他對世界報的質疑不予回答。現在,他又成了國際專家團隊前往中國調查新冠源頭的成員,這一處境讓許多科學家感到憤怒。

更嚴重的是,達薩克與武毒所的關係並不是常常予以公開聲明,2月19日『柳葉刀』發表聲明的包括達薩克在內的27位作者,全都聲明與武漢病毒所不存在利益關聯。埃布賴特尤其對達薩克出現在前往中國的調查團名單上十分震驚,理由很簡單,因為他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病毒學與疾病研究小組的長期合作者。

這位專家認為:達薩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利益衝突,因此他不具備調查資格。他指出,“達薩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簽有合同,並從美國國際開發署獲得了兩億美元,也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了700萬美元的資金。他是本該受到調查的武漢病毒研究所項目的合作者。他自己就應該受到調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