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國

武漢封城一周年不堪回首

新冠病毒3D圖
新冠病毒3D圖 via REUTERS - Nanographics.at
作者: 安德烈
20 分鐘

一年前,一月23日凌晨,武漢下達緊急封城令,數十萬武漢人在他們的城市徹底封死前逃走了,留下的大部分市民陷入水深火熱。元旦除夕,全世界看到了武漢人上街歡慶的場面,武漢人的舉動令曾經為這座城市日夜揪心的許許多多人寬慰,同時也讓人們感到疑惑,為什麼單單武漢,其他中國的大城市為什麼沒有任何慶祝活動?

廣告

習近平宣布抗疫勝利有點太早

1月22日傳出的消息是,中南海所在地,北京東城西城區周五周六連續兩天進行核酸檢測。北京疫情防控再度升級的同時,上海也出現疫情,21日新增6例確診,都是本土病例。

緊鄰北京的河北省疫情反彈,已與北京處於互相封鎖狀態。東北的情形也在反覆,黑龍江已經下達了緊急封城令,幾千萬人不能隨意行動。

連續幾日,中國每天的確診都在一百以上,這個數字跟正在遭疫情嚴重侵襲的歐美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但這在五月份以來基本控制疫情的中國,是一個很高的數字。

去年,因為疫情在春節到來前爆發,中國人最重視的農曆新年沒有過好,有許多人甚至沒有過,今年,當局嚴加防範,勸人就地過年,不少人感嘆,今年的春節可能又過不了了。北京早已勸告市民就地過年,各地政府為了勸人不要出行,想出各種各樣的口號,比如成都一些小區就在廣播:“寧願把腦袋睡扁,也不要出去冒險,寧願把沙發坐破,也不要出去惹禍”,有的地方牆上掛着“何以解憂,唯有留守”的大字等等。

春運人次已下修到2.96億人次,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9月8日宣布,中共帶領全國人民“取得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重大戰略成果,創造了人類同疾病鬥爭史上又一個英勇壯舉!”,還有,中國在“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國家和地區組織主動通報疫情信息,第一時間發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等信息,第一時間公布診療方案和防控方案”......

前面一段話是否說得太早,的確,中國在大約幾個月的時間裡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但是,現在,疫情又開始反彈,中國周邊的日本和韓國等國,疫情也變得嚴重,而且,如何防疫的問題,世界各國都相當謹慎,幾乎沒有國家領導人早早宣布勝利,更不敢說創造了一個人類同疾病鬥爭史上“又一個英勇壯舉”。

第二段話中的三個“第一時間”,至少國際輿論很難相信,北京當局被世人指責的恰恰是在疫情爆發初期,不但沒有在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而是隱瞞疫情,從2019年12月下旬,到1月20日當局公開承認“人傳人”,錯失了三周多時間,根據科學家意見,如果早三周採取重大防疫行動,感染人數就會大大減少,可能不會出現今天的新冠大流行的局面。

張永振的上海團隊1月5日已經發現了新冠病毒基因排序,並已向中國國家衛健委報告,建議當局採取適當的措施防止擴散,但團隊等到1月11日仍未見國家衛健委有任何行動時才決定在virologic.org網站上公開世界上第一個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但當局在翌日卻以“整改”的理由關閉張永振的實驗室。

最初被叫做武漢不明肺炎的病毒,後來正式命名2019新型冠狀病毒,從武漢傳到全中國,從中國傳到世界,截至23日,死於疫情的人已超過二百萬。

泄露天機的武漢原市長周先旺

1月22日消息,武漢市長周先旺已出任湖北政協黨組成員,這意味着未達屆退年齡的周先旺已卸任市長職務,賦閑退居“二線”。

周先旺一年前作為武漢市長,在記者追問疫情時前言不搭後語,他同當時的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被人譏稱為“湖北F4”,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現狼狽。輿論要求免職的呼聲很高。

但是周先旺於去年1月11日向武漢官網『漢網』披露了一個重大信息,他表示早已在12月份就向中央報告了疫情,就已向科學家通氣,他暗示做了該做的,在被問到武漢為什麼沒有及早向社會公布疫情,周先旺稱自己是“依法披露”,在沒有得到“授權”的情況下,他無權告知社會。

周先旺1月27日還對央視說,“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周先旺的表態暗示地方上沒有責任,被認為向中央推卸責任的甩鍋之舉。但他的這番話揭出一段重大官場隱情:中南海的權貴們對延誤防疫時機是有重大責任的。

追溯病源的世衛專家團

科學家認為追溯病源是為了更好的預防未來的疫情,新冠疫情是在武漢爆發的,國際社會一直要求去武漢調查溯源,中國一直拒絕,期間又做了大量的甩鍋的工作,暗示源頭在外國。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直到最近還毫無根據地表示,可能病毒是多地多發。

拖了整整一年,世衛組織的專家團最近才被允許前往武漢調查。但據紐約時報披露,關鍵部分的調查將由中國科學家主持,輿論對專家們能否得到真相抱持懷疑。

國際專家們1月14日抵達武漢,然後住進旅店實施隔離,隔離時間兩周。在這期間,他們開始遠距離工作。等到隔離期結束,再去現場調查。比如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去這個研究所最關鍵的病毒科學家石正麗負責的P4病毒室查詢記錄,中方能向專家們開發所有資料嗎?

世衛組織為了專家們的調查工作順利進行,行前表示,去武漢溯源,不是要找出一個罪犯。1月23日,世衛組織表示,現在要指出新冠病毒的源頭在哪,為時尚早。

張展 艾芬 陳秋實 方斌

武漢爆發疫情後,出現了一批索求真相的勇士。

最早進入武漢了解疫情的公民記者是陳秋實,他每天用視頻向外界報告所見所聞,他深入醫院,進入方艙,了解真相,有一天,他被消失了,至今沒有音信

方斌是一位武漢市民,痛感於官方隱瞞疫情真相,決心不顧危險自己調查。他深入醫院,發出醫院走廊停滿來不及帶走的死者的照片。當警方上門時,他還通過視頻發出最後的呼籲,希望大家站起來同專制政權鬥爭,他被抓走了,至今沒有音信。

公民記者張展,12月28日在上海被判四年徒刑,她於2月份進入武漢,總共向外界發布了100多個視頻,如實地反映出疫情下武漢人的艱難生活,然而她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判了重刑。

張展在法庭上對審判長說:“這是審判你的法庭,不是審判我的法庭”。1月22日,美國等14個國家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張展。

艾芬是已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同事,武漢中心醫院急診部主任,是她,最早把武漢出現類似於薩斯一樣病毒的消息傳了出去。2019年12月30日,艾芬拿到了一份新冠病毒檢測報告,她拍了照片,轉發給醫院同事,同日,李文亮看到她發出的截圖後傳給了更多的人,李文亮被訓誡。1月2日那個早上,艾芬被叫到院黨委書記蔡莉辦公室訓斥,她後來說,被一連串恐嚇的言語嚇住:“醫院的人給我打電話,我都不敢跟他們說病毒”。

艾芬後來給『人物』雜誌詳細講述了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和她個人的遭遇,她稱自己是“發哨人”,她的作為引起世人 關注,尤其她那句話:“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成為鼓舞人心的名句。

艾芬後來被迫長時間沉默,她不能再給外界談論關於疫情的事情,直到2020年12月30日,艾芬在微博發聲了:“2020年的這場災難給每個人的生活都帶來了不同的變化和衝擊,而對於我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年頭僥倖躲過了病毒侵犯卻在46歲生日的第二天沒能躲過視網膜脫落,右眼近乎聲明”。

由於誤診,她的右眼差不多失明了。她要愛爾醫院公開承認錯誤。她站出來向愛爾集團挑戰。她在1月22日鳳凰網刊載的一篇報道中說,“每個人都可以像我一樣,站出來說話,挑戰不合理的事情”。她還說:“你越掩蓋,有人就越戰越勇。我是一顆釘子,每天敲敲敲。你就是龐然大物,我總一天也能把你敲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