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脫貧運動

習近平慶祝脫貧勝利的幾點疑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AP - Andy Wong

習近平在超高規格的“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稱:“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這是中國人民的偉大光榮,是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光榮,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光榮。”自不待言,這一脫貧奇蹟當然也是習近平本人的勝利。

廣告

脫貧標準低

按照中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去年3月的講話,2000年收入標準是人均4000元人民幣,約合每人每天1.7美元。按照世界銀行制定的貧困標準,絕對貧困標準每天收入低於1.9美元,這意味着就以“絕對貧困”而論,中國的貧困線接近但是略低於國際標準。

問題在於,世界銀行把中國畫分為中低收入國家,而中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則為每天收入5.50美元,以此標準,中國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多達三億七千三百萬,相當於中國人口的四分之一。

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在全國大人會議上表示,中國還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這意味着,中國有將近一半人口的人均每日收入低於5.1美元。

且不說這一被指為“輸血式脫貧”是否代價過分高昂,“運動式脫貧”是否能夠經久,習近平如此大張旗鼓地慶祝勝利,是否為時尚早?

我親自

這場超高規格的脫貧表彰大會似乎圍繞着一個中心,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終於完成了世紀脫貧任務,將為中共建政100周年送上一份“輝煌的禮物”。

習近平本人毫不掩飾自己的功勞,他在脫貧表彰大會的講話上,簡短地回顧了中共“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新中國”“為擺脫貧困創造了根本政治條件”的歷史功績後,迅速轉向“黨的十八大以來”,也就是在他擔任中共總書記以來,要求全黨全國“信心百倍向著脫貧攻堅的最後勝利進軍”,接下來一句“8年來”,開始曆數他執政八年多的脫貧功績。下面這一段話,更是典型的習氏風格,“我”如何如何,“親自”如何如何,與他於2020年1月28日會晤世衛秘書長譚德塞時所說的“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抗疫不謀而合:

“8年來,我先後7次主持召開中央扶貧工作座談會,50多次調研扶貧工作,走遍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堅持看真貧,堅持了解真扶貧、扶真貧、脫真貧的實際情況,面對面同貧困群眾聊家常、算細賬,親身感受脫貧攻堅帶來的巨大變化。我在各地都看到,廣大脫貧群眾露出了真誠笑臉,這是對脫貧攻堅的最大肯定,是對廣大黨員、幹部傾情付出的最高褒獎,也是對革命先輩和英烈的最好告慰。”

習近平掌握了最高權力,擔任了幾乎所有核心小組的組長,為什麼還要不斷地以第一人稱來強調自己的領導作用,還要使用“親自”這一一般用來形容他者的詞語。這一點他的做法與他的前任不同。這到底是顯示習的強大,習的偉大,還是什麼?

打土豪分田地

為了加重取得脫貧勝利的分量,習近平提到了中共“為人民謀幸福”的光榮史,特別醒目的是這樣一段:“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黨團結帶領廣大農民‘打土豪、分田地’,實行‘耕者有其田’,幫助窮苦人翻身得解放”。

對於“打土豪分田地”的中共發家史,毛澤東時代時時提到,強調“窮人鬧革命”,通過階級鬥爭,暴力推翻壓迫階級。但八十年代以來,鑒於文革血的教訓,中共領導人在講話中很少提到“階級鬥爭”,“打土豪分田地”早已不是“曲不離口”了,因為這是一段血腥的歷史,打家劫舍,剝奪他人財產的歷史。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所指的土豪,就是維繫中國傳統社會的精英階層,地主、鄉紳、讀書人等等。中共掌權後,把“分田地”推向頂峰,根據學者宋永毅使用中國官方數據推算,土改鎮反4年間中國地主人口非正常死亡人數為470萬。學者吳國光指出:中共“它是通過分配土地為手段,激發農民的仇恨,建立農村的階級對立,使得廣大貧苦農民成為中共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階級基礎。”土改的目的並不是分配土地,毛澤東在發動土改指出就已經在計畫收回農民土地的集體化了。學者認為,土改運動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場浩劫。

習近平在脫貧大會上,重提打土豪分田地這樣暴力的語言,令觀察人士詫異。有人聯想到兩年前習近平重提“階級”一事。2019年5月12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重提文革後久已不提的極具暴力色彩的“階級”一詞,他要求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中,“鞏固黨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

分析人士指出,打土豪分田地,階級,群眾...... 習氏語言有着非常清晰的毛式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