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歐盟

笨拙或者傲慢 習近平正在把歐洲人推向美國的懷抱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於2020年12月30日就簽署中歐投資協議達成原則性協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於2020年12月30日就簽署中歐投資協議達成原則性協議。 © AP - Johanna Geron攝影

習近平日前與德國總理默克爾通話時,希望歐洲做到“戰略自主。法國世界報社評家克魯茲曼寫道:“最熱衷歐洲戰略自主的不在布魯塞爾也不在巴黎,而是在北京。”

廣告

根據中國官媒,習近平4月7日與默克爾通話時強調:“中國發展對歐盟是機遇,希望歐盟獨立作出正確判斷,真正實現戰略自主“。”10天後,中國外長王毅同法國總統馬克龍外交顧問博納通話時稱“中方讚賞法方倡導歐盟戰略自主……”

世界報的文章說,如果中國領導人如此嚴重地強調歐洲的戰略獨立,“這是因為他們看到歐盟正在一邊倒……但不是朝着中方希望的方向。”

為什麼會這樣?在正在勾勒的這場中國與美國兩大陣營對抗中,中國可以說不遺餘力使歐洲與美國拉開距離。“很大程度上得到特朗普幫助,中國差不多要實現其目標了”,但最近幾個月,天平傾斜了,“笨拙還是狂妄,北京正在把歐洲人推向美國人懷抱”。

世界報簡略回顧:10年前,困於主權債務的歐盟,在德國催促下,負債國被迫同意出賣家裡的珍寶—他們的基礎建設。在北京,彼刻誕生了“一帶一路”的宏偉設想,以鐵路、海路,經亞洲鏈接歐洲乃至全球。被急速上升的中國所吸引,歐盟以為這是一個經濟計畫而不是什麼地緣政治計畫。家中的珠寶開始拍賣,從2013年開始,中國在歐盟14個港口買下股份。

然後歐洲人幻滅了。原來一帶一路是一個“強權計畫,而且是一個專制強權”。世界報指出,從2019年開始,歐盟終於擺脫了“幼稚”,發表了一個“三重構想”,北京是合作國,但同時是競爭國,而且是制度性競爭對手。當然這並未能阻止五星聯盟掌控的意大利在那一年與習近平簽署加入一帶一路協定,這是唯一一個七國集團認可了一帶一路。然而2020年年底,風向隨着新冠大流行、香港事變以及鎮壓新疆而真正地變了。

彼時習近平手中還有一張牌,與歐盟談判拖延多年的中歐投資協定,習全力推動,還找到了願意配合的歐盟輪值主席默克爾。去年12月30日,就在拜登未來政府的眼皮底下籤署了原則性投資協議,北京以為這下給大西洋聯盟中插入了楔子。

年初,當歐盟宣布制裁新疆官員時,中國以制裁歐盟議員和學者的手段反制。這一下,可說一根稻草壓死了駱駝,中方日益挑釁性的話語這時在越來越關注維吾爾人權的歐洲人眼中變得帶有侮辱性。中方還在等待一個被其制裁數名議員的歐洲議會批准歐洲投資協定嗎?

北京向自己的腳開了一槍?無論如何,“北京不難發現歐洲人的心態變了”。葡萄牙再也不願意給中國人出售自己的港口,立陶宛退出“中東歐17+1”,愛沙尼亞也要準備這樣做,在羅馬,新總理馬里奧認為,“常識”告訴他,拒絕出售一架半導體企業給中國是對的,小小黑山共和國則為償還中國債務喘不過氣來。

愛麗舍宮注意到拜登政府也在接近歐盟針對中國的三重構想,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不久前表示與中國將這樣打交道:美中關係會在該競爭時競爭,能合作時合作,必須敵對時敵對。

習近平想把歐盟拉向中國一邊,至少是保持他所說的“戰略自主”的計畫就這樣失敗了。怪誰,還是怪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