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間作選擇:日本的困境

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先菅義偉
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先菅義偉 Mandel NGAN, Yuichi YAMAZAKI AFP/Archivos

日本首相菅義偉按計畫周五(4月16日)在白宮會晤美國總統喬·拜登;菅義偉也是拜登上任後,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 這一“榮譽”也提醒東京,它在華盛頓和北京參與全球角力的攤牌戲碼里,所扮演的中心作用。法國回聲報報道指出, 迄今為止,日本一直拒絕在與盟友國-美國與其經濟依賴國-中國,兩者之間做出選擇。 但是,如今這兩方的壓力越來越大。

廣告

不過,讓日本最擔心的是一些統計數據。去年,就在其夥伴國歐洲和美國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癱瘓,大幅度縮減他們的進口時,反倒是受到疫情危機衝擊較小的中國,接收了日本對外貿易的24 %XX,取代了2010年初的不到20 %對外貿易比率。這是自1939年以來從未達到的水平;當時日本帝國的軍隊佔領了中國大部分領土,並貪婪地開發其資源。

日本可說長期以來已經適應了其產品的買家,也是其供應商的中國之間的這種相互依存關係,並拒絕出於意識形態考量或以捍衛模糊“普遍價值”的名義而“破壞”這種彼此的依存關係。無論兩國的政治危機如何,這個“商業至上”路線原則,受到每一屆日本政府的全球性的尊重,或者說幾乎是全球性的。X

本周五,現任日本領導人菅義偉可能不得不取消這一彼此依存關係的協議。 他也是拜登2021年1月上任後,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他將與美國總統清點新冠疫情的現況、每日兩國的經濟合作,更或甚者對抗全球暖化。但特別是美日兩國領導人面對中國表現越來越確定的野心,他們將達成協議加強彼此的聯盟關係。

通過替日本首相保留白宮方面的頭等榮譽,拜登向菅義偉指出了他們建立夥伴關係的重要性日本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定地成為美國的第一個盟友,美國正準備與中國進行數十年較量的攤牌。在這場戰鬥中,華盛頓需要一個更加堅定在一旁支持它,而且對北京更少寬容的日本政府。

預期的表態,美國等候日本表面立場

在周五晚間即將發表的公報中每日兩國的外交宣告上,預期將第一次,堅定譴責中國的踐踏人權,特別是在新疆系統性組織籌畫鎮壓維吾爾族群。這也是日本領導人直至目前為止一直拒絕公開表達的一種嚴峻立場。

在一項公開中國軍隊最近在臨近台灣的挑釁行徑的參考信息中,美日兩國領導人也將宣布他們重視在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清楚明白的用詞超過了日本政府在這個極端敏感檔案上一向採取的模糊立場。

日本政府將很容易就被說服採取更強硬、毫不妥協的立場。現在,它真的很擔心其大鄰居國-中國對領土的野心,以及中國軍隊力量發展不斷地上升。

東京特別為自己的尖閣諸島(釣魚台嶼Senkakus Islands)感到恐懼,中國政權大聲宣稱對它擁有主權,中國政府越來越多加強派船艦行駛到該領域,以示對該島的主權。上個月,北京政府還多次通過其強大的驅逐艦和航空母艦行駛靠近該群島幾個島嶼的海岸和戰略海峽,給日本當局帶來了創傷。

在日本,這種對北京的不信任感的加劇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且這種不信任感自從2010年代中期,習近平擔任中國共產黨主席以來,越來越激增。

菅義偉,須賀義秀的前任安倍晉三(Shinzo Abe)也因此已經推動日本加強國防能力,以鞏固與美國的聯盟,並在沒有明確表述的情況下組織一場在亞太地區的反華戰線。

日本政府領導人也試圖通過經濟脫鉤的模式以及發展一種公共支援的系統來促使日本企業決定離開中國,遷回日本定居,或者遷移到那些與日本關係非常密切關係的東南亞國家設廠。雖然象徵意義強大,但是這項計畫並沒有太大程度地改變貿易平衡。自2015年以來,日本公司在中國的子公司數量略有下降,但這個亞洲大的鄰國仍然佔有日本企業在國際上運營的所有子公司的30%,中共當局只要稍微動刀見血,就能輕易破壞日本經濟。

日本政府拒絕完全倒向美國的“陣營”,並認為自己可以維持站穩在這個介於實用主義經濟與鞏固國家安全之間的狹窄山崖山脈線路。但是壓力只會越來越大,這種感覺也會迅速改變。

在日本最大的保守多數黨中,自民黨新一代的支持者現在已拒絕對中國保持寬容態度。在公眾輿論中,這個大鄰國-中國的形象很少如目前被這樣貶低的。 根據2020年底的民調結果,90 %的日本人認為自己對中國的印象不好。這種演變將可能催促日本政府比所預期更快地解決它長期來對中國顯得左右為難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