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治

溫家寶深情憶母 談中南海做官如臨深淵

2013年3月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的全國人民大會開幕式上,不久前成為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與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握手,溫家寶的左手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本次人大會後,胡溫告別中南海,習近平全面掌權,李克強繼任總理。
2013年3月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的全國人民大會開幕式上,不久前成為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與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握手,溫家寶的左手是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本次人大會後,胡溫告別中南海,習近平全面掌權,李克強繼任總理。 AP - Ng Han Guan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近日撰文『我的母親』,3月25日-4月15日分四期連載於『澳門導報』。中共前領導人退位多無聲無息,少顯露私人情感,遑論官場經歷,溫家寶此舉罕見。

廣告

溫家寶追憶自己年近百歲於去年12月過世的母親楊志雲老人家:“媽媽還在,她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活在她深深愛着的學生們中,活在她眷戀的鄉親們中。”

溫家寶曆數母親辛苦經歷,“生在苦難的時間和苦難的地方”,“好強、自立、向上”,“極富同情心”,曾在天津護士學校學習,後上過師範專科學校,1954年,“忍痛離家,和一群年輕人赴甘肅支教”。

溫家寶在文章中強調“媽媽一生簡樸,活得清白”,教他做一個有氣節、有學識、有本領的人。文革期間,“父親被關在學校,經常遭受野蠻的‘審訊’和打罵。”

溫家寶文中引人注目的是他特意提到他擔任總理的時候母親的心情,“對於我擔當大任,媽媽是憂慮的”,溫家寶還保存着他進入中南海後母親寄來的兩封信。

第一封寫道:“你今天能位居人臣,如此高的地位,沒有任何靠山,家裡更不用說了,得來多麼不易”。她要求溫家寶“要上通、要人和,千萬記住孤樹難成林”。第二封信讚揚兒子“過去五年的成就是你用心血換來的,來之不易。”希望他與“大家同舟共濟,平平穩穩渡過五年難關。”

更引人注目的是溫家寶在信中特別提到自己“做官”的感慨:“我退休了,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其中擔任總理十年。對我這樣出身的人來說,‘做官’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謹,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受事之始,即常做歸計”。

這一段溫家寶強調自己的平民出身,非同於紅二代,官二代。的確,溫家寶多年在甘肅地質隊基層工作,八十年代初,被抽調到甘肅地質局,正趕上當時的政策,各級領導層需要提拔“技術人才”,後調到地質部,再調至中南海。1989年五月他作為中辦主任陪趙紫陽總書記在天安門勸阻學生的鏡頭讓人難忘。但趙紫陽被軟禁後,他後來得到高升,直至擔任兩屆總理。溫家寶說自己身處中南海“如履薄冰”,常常想到回歸故里,這是看到官場的多變、陰險、趙紫陽的顛簸人生?還是因為什麼?他至少談得很感性。

溫家寶十年總理,人稱“胡溫時期”,胡錦濤主張“不折騰”,時值“九龍治水”,九常委各管一邊,溫家寶給人留下的突出印象有三:其一:他在講話中經常提及人權、法治、民主、憲政等概念,不迴避普世價值,甚至偶爾流露出期待。比起今天,中央高官中,誰敢說出,或者根本不願說出此類概念,這當然與習近平一手遮天敵視普世價值有關,就連口頭說說也做不到。

其二,凡是中國各地發生大災難,水災、地震、溫家寶總是出現在第一線,這一點胡錦濤 也不例外,胡的前任江澤民98年長江發大水時,曾冒雨登船,雨中指揮。但溫家寶似乎做的比較自然,感性,留下親民的形象,當然也有批評者認為他在演戲,但聯想到今日的習近平一班官員,即便是武漢發生新冠病毒那麼巨大災難,民間呼籲領袖前往的時候,也不出動,一直到了平穩的時候,才去轟轟烈烈的“視察”;去年長江又發罕見大水,不見領袖蹤影,習近平不出動,其餘都不敢出動,作風與前任有天壤之別。

其三,2012年3月14日,溫家寶在全國人大閉幕後屬於他的最後一場記者會上,針對重慶市委事件,溫家寶慷慨陳詞,表示沒有政治體制改革,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他說深知解決中國的許多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

溫家寶對文革之痛恨恐怕與其家父和自己文革的經歷有關,但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文革中活得也並不好,但習近平給人的感覺更多的是對文革的懷念,比如他被下放到陝西梁家河,本是一段知青下鄉的無奈歷史中的一個小插曲,現在被粉飾為一個偉人如何在梁家河苦讀中外古典,肩扛兩百斤,在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神話。

溫家寶在位時偶爾流露的人性、感性由於與一般中共高官明顯有別,所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溫家寶畢竟是中共高官中的高官,儘管在中南海“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但卻對在英國劍橋大學訪問時遭遇的“扔鞋子”抗議不堪忍受。此類民眾抗議領導人來訪的行動,在西方社會很普通,作為獨裁體制的高官,便覺得十分冒犯,看得過重。溫家寶把一個青年人的抗議舉動蔑視地稱之為“這種卑鄙的伎倆,是不能破壞中英兩國人民友誼的”,這離他常掛在口上的“民主”相去甚遠。

另外還有一個疑點是,溫家寶深情懷念母親,感情真摯動人,但他沒有在文中提到『紐約時報』2012年10月26日發表的與其家族相關的長篇調查報導,那篇報道稱,中國即將卸任的總理溫家寶家族在過去20年中積累了至少27億美元的資產。包括溫家寶的母親、老婆、子女、弟弟和內弟在溫家寶執政期間特別是1998年之後變得非常富有。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以上說法是在"抹黑中國,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紐約時報』的文章發出後,該報的中文和英文版的網站在中國大陸全部被封鎖。

溫家寶這篇懷念母親的文章結尾也很有意味,他說:“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裡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為此吶喊過、奮鬥過。這是生活讓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媽媽給予的。”

溫家寶在這裡說的一個“公平正義的中國”,“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的中國,用詞用語與當下的領袖風格迥然不同,與當下的現實似乎也大相徑庭,應看作是溫家寶內心的期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