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治

溫家寶憶母文章微信禁止分享

資料照片:2012年5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與習近平副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成立90周年大會上。
資料照片:2012年5月4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與習近平副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成立90周年大會上。 AP - Alexander F. Yuan

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最近在『澳門導報』發表紀念母親的長篇文章,文中提到在中南海做官如履薄冰,有評論指暗示官場險惡;文末似在遺憾中寄託希望,“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但文章已被微信禁止分享。

廣告

打開微信,溫家寶懷念母親的文章雖然還能看到,但被禁止分享,理由是文章“違反微信公眾平台運營規範”,鳳凰網等媒體的轉載內容,也全數被刪除。此舉引起許多中國及海外網友相當關注。連貴為國家退休領導人的溫家寶都遭到如此對待,其他人的遭遇就可以想見。

溫家寶的文章被微信禁止分享令許多人吃驚。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評論,微信連溫家寶清明紀念母親的文章都屏蔽,真讓人無語。我想溫家寶的“四個意識”、“兩個維護”的自覺性、領悟性怎麼也比馬化騰水平高吧?何況騰訊的微信主管!

中國社交網絡為何給前總理文章設置障礙?前中央黨校教授、目前在美國的學者蔡霞分析微信群里不許傳播溫家寶文章的原因:細讀溫寫的全文,其實文章已經做了“自我審查”,全片沒有“”民主“法治”四個字。即便這樣,文章依舊被禁止轉發分享,可見大陸極權統治當局對“民主、法治”有多麼恐懼。他們恐懼人民的權利。

溫家寶在位時多次公開談論普世價值,常常出現在救災第一線,樹立了親民形象。但也有人批評他是“影帝”。方舟子評論說:以前溫家寶老被人笑是影帝,這些人現在才知道,願意演戲要比連戲也懶得演好多了。例如西方國家官員競相表演打疫苗,而那些厲害的國家的官員就不屑這麼干,偷偷打輝瑞疫苗就完了。方舟子還分析:溫家寶在澳門報紙發了一篇『我的母親』的文章,因為最後一段有敏感詞,被微信禁止分享。難怪他要拿到澳門發,大陸應該沒有報刊敢全文刊登。

溫家寶曾身居高位,發文章談家世發感慨看來似乎並不容易,而且發出來連微信都可以禁其分享。LT視界就此分析:溫家寶描述了在中南海工作的險惡,這也許讓習近平不爽。溫家寶的輿論形象一直複雜:他曾公開在『人民日報』倡導普世價值,家族貪腐又時有報道。

溫家寶憶母文章全文分四期在『澳門導報』連載,前三篇都在追憶母親的一生,也提到父親文革期間遭批鬥,被造反派打腫臉的遭遇。最引起矚目的是最後一篇,裡面提到他入中南海,擔任總理後,母親寫給他的兩封信。“我擔當大任,媽媽是憂慮的”,他的母親還說:“你今天能位居人臣,如此高的地位,沒有任何靠山”,鼓勵他“要上通、要人和,千萬記住孤樹難成林”。

溫家寶還坦承自己進入中南海擔任大任後,“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心情,常做離開的打算。此處或許暗示官場叵測,位居高位,其實也是險途。溫家寶文章最後的表述份量最重:他說:“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裡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為此吶喊過、奮鬥過。這是生活讓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媽媽給予的”。

這或許是一位前國家領導人直言寄託願景或是表示自己內心的遺憾,是否這些話像一面鏡子,與當下混濁的官場,與高官們言必稱習總書記如何如何、動輒“兩個維護”,與一個窮富差別巨大的中國社會形成對照?官媒不敢發,網絡還要禁止分享,也許一如前面有人指出的:“溫家寶描述了在中南海工作的險惡,這也許讓習近平不爽。”

旅美學者吳祚來有詩評論溫氏的心境或處境:當年不政改,老了徒傷悲。初春遇風沙,片言訴怨誹。

中國戰略分析雜誌社社長李偉東則發推對『紐約時報』早年有關溫家寶家族的相關報道提出質疑:我實在不懂,為何當年溫家寶高喊政治改革、反思文革和抵制重慶薄都督時,紐約時報出來揭發溫家寶貪腐,余傑把溫打成“影帝”,直到把溫搞臭。在漫天的口水中,把中共黨內不多的一個具有人文情懷和普世價值觀的領導人,淹沒在污名之中。

『紐約時報』2012年10月26日發表了有關溫家寶家族相關的長篇調查報道,那篇報道稱,中國即將卸任的總理溫家寶家族在過去20年中積累了至少27億美元的資產。

作家余傑曾於2010年8月在香港出版『中國影帝溫家寶』,他解釋寫此書一是為了糾正外界對溫家寶改革派形象的“誤讀”,同時也是以此表明,在現代社會裡,一個公民和納稅人批評總理是言論自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溫家寶擔任總理時,胡錦濤擔任中共總書記,一般稱為“胡溫政權“。許多中國人現在認為胡溫時期是一個平穩的時期,這與胡錦濤主張”不折騰“有重大關係,而溫家寶因其在黨報倡導普世價值,屢次表示希望推動政治體制改革,被視為溫和開明的領袖。

溫家寶之所以引起關注,有網民認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胡溫時期比目前的“新時代“要好很多,雖然也是共產黨一黨專政治國,至少沒有定於一尊,修憲稱帝,當年SARS沒有擴散到全球變成世界性的大瘟疫,香港不會變成臭港,中美也沒有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