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冠疫情

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擔心是否仍有其他隱形傳播鏈

疫情下的香港公共場所
疫情下的香港公共場所 © 法廣圖片

首宗變種病毒個案即29歲印裔男4月9日進入社區後,至今香港出現六宗變種病毒個案,但傳播鏈仍然成謎。政府昨晚首次公布,印裔男、其女友及居於東涌的菲佣上月11日均曾到東薈城,而且印裔男與女友曾光顧東涌一食肆,但未有交代該菲佣是否也曾光顧同一食肆,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指,若三人沒有光顧同一食肆,令人擔心是否仍有其他隱形傳播鏈。他又指衛生防護中心未解釋為何約半個月後才發現印裔男與女友曾到東薈城,需交代是否有人不合作提供資料。

廣告

變種病毒流入社區,市民人心惶惶,今日(3日)是連續第3日沒有新增本地個案,但至晚上再有大廈出現初步確診個案需要撤離。晚上9時半,政府表示尖沙嘴金巴利道69號美園大廈,由於出現涉及印度來港的初步確診女患者,懷疑帶有變種病毒,她更曾於社區逗留一星期,因此所有住戶須撤離,並接受隔離檢疫21日,意味着本地零確診紀錄將再次斷纜。

早在晚上8時許,大批警員和全副防疫裝備人員,在沒有任何先兆下,突然冒着風雨,抵達美園大廈外,驅趕附近停泊車輛,並架設封鎖範圍,大廈樓下兩間商鋪亦拉閘暫停營業。一直至晚上9時半,政府始發新聞稿交代撤離。

政府在新聞稿中交代撤離原因,指大廈出現初步確診個案,患者為一名28歲女子,未有提及國籍,是家庭主婦,個案初步顯示涉及N501Y變種病毒株。

衞生署提到,該名患者4月4日印度來港,完成21日檢疫後,逗留社區一星期,中間曾檢測過兩次,至5月2日始確定為初步確診。因此,當局將該大廈所有樓層約40個單位的所有住客,強制撤離檢疫21日,沒有病徵的住戶送往檢疫中心;若住戶出現病徵,則會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

止該航班在港着陸14日,即原定於4月20日解除,不過政府其後開始熔斷機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賓的來港航班禁飛14日,該航班亦繼續禁飛。

晚上10時許,陸續由衞生署小巴到場,準備接載居民。另外不時有居民打算返回大廈,他們似乎不知需要撤離,向大廈外警員查詢情況,其後獲安排返回大廈。與此同時,亦有相信是居民的親友帶着一袋袋物資到樓下,為即將撤離的居民送上物資,而居民亦獲允許短暫落樓接收。一直至晚上11時半,開始陸續有居民落樓登上小巴撤離。至周二凌晨約2時,所有居民已撤離,當中有疑不良於行的外籍居民,需躺在擔架床送往隔離。

根據撤離新聞稿,需要撤離為大廈住戶,但由於美園大廈為商住兩用大廈,部份樓層設有商鋪,撤離新聞稿中未有提及這些商戶和職員是否需要檢測。一直至晚上11時59分,政府就刊登強制檢測公告刊憲,始交代詳情。政府指,任何人(包括但不限於住客、訪客及工作人員)如果在4月20日至5月3日期間,曾身處美園大廈的人士,須於5月6日或之前接受檢測。

有大廈商戶不清楚情況,深夜趕至大廈外了解情況,3樓寫字樓商戶陳女士便是其中一員。陳女士收到大廈業主通知後,返回公司了解情況。她表示自己今日 “擺酒請飲”,雖然自己並非居住該大廈,但收到通知後仍擔心不前往檢疫隔離會有刑責,遂在飲宴完結後,馬不停蹄返回公司向樓下警方查詢,直指“陣間唔返俾佢check到,拉鬼咗我咪死”。陳女士返回大廈時,手上拿着行李箱,她指行李箱內都是飲宴用衣物,並非撤離用物資,坦言相當“論盡”。

陳女士提到,由於上班時間大廈沒有太多居民,故自己也未有特別留意大廈品流複雜與否,而衛生方面也不算太差,日日都有人倒垃圾。陳女士受訪後,前往大廈樓下向警員查詢,其後獲准進入大廈,未知此後如何。

油尖旺區議員賀卓軒批評政府安排混亂,昨日(2日)已確定28歲女子染疫,但至今晚9時許才公布,令居民及附近商戶措手不及,其中一間韓國食店老闆今午已向他投訴,收到客人查問指政府通知他指根據安心出行紀錄,他曾在該餐廳逗留,需要進行強檢,卻沒有交代詳情,食店老闆以為有職員或食客染疫 ,一直憂心如焚,後來才知是美園大廈出事。

賀卓軒又說,今日接觸過兩三名美園大廈住客,大都批評政府突然封鎖大廈,將送往隔離營檢疫21日,打亂工作及生活:“有啲話有重

要事情要做,依家唔知點算?”他希望政府以後增加透明度及儘快公布疫情,讓居民有充足準備。

日前港大及理大均證實,居於佐敦伯嘉士大廈的印裔男與東涌菲佣基因排序一樣,但按之前政府公布兩人的行蹤沒重疊。惟政府昨晚突然公布,印裔男、其女友及該菲佣均曾於4月11日到東薈城,印裔男及女友曾光顧海堤灣畔地下Curry Lounge,但未有指該菲佣曾否光顧該食肆。

何表示,若三人均有光顧該食肆,或可建立傳播鏈,否則未解釋到菲佣的確切傳播途徑,必須繼續調查,因可能是環境污染或仍有其他隱形病人未被發現。

政府昨晚公布居於美園大廈的帶變種病毒病人乘搭UK6395於4月4日從印度抵港,該航班有逾50人確診。何表示必須調查病人感染源頭,如是否酒店內有傳播鏈或採樣問題。該病人完成檢疫後到伊院求診,檢測呈陰性,相信病情是“水尾”。

何又狠批港府防疫“四宗罪”,包括太遲禁飛、檢疫個案有漏洞、採樣檢測出問題、檢疫人士於酒店之間互相傳播,終致病毒流出社區。他指如果政府之前已肯為上月所有曾入住檢疫酒店的人做抗體測試,或規定檢疫人士完成檢疫前做抗體測試,便有機會及早找出美園大廈個案,也可減少變種病毒在社區擴散風險。

政府專家顧問許樹昌表示,據他了解衞生防護中心相信患者是來港前已感染,屬輸入個案;患者於酒店檢疫期間未能檢測到呈陽性,可能

是採樣不好有關。患者入院後抗體檢測便呈陽性,即最少10日前病發。

變種病毒流入社區,市民人心惶惶,今日(3日)是連續第3日沒有新增本地個案,但至晚上再有大廈出現初步確診個案需要撤離。晚上9時半,政府表示尖沙嘴金巴利道69號美園大廈,由於出現涉及印度來港的初步確診女患者,懷疑帶有變種病毒,她更曾於社區逗留一星期,因此所有住戶須撤離,並接受隔離檢疫21日,意味着本地零確診紀錄將再次斷纜。

早在晚上8時許,大批警員和全副防疫裝備人員,在沒有任何先兆下,突然冒着風雨,抵達美園大廈外,驅趕附近停泊車輛,並架設封鎖範圍,大廈樓下兩間商鋪亦拉閘暫停營業。一直至晚上9時半,政府始發新聞稿交代撤離。

政府在新聞稿中交代撤離原因,指大廈出現初步確診個案,患者為一名28歲女子,未有提及國籍,是家庭主婦,個案初步顯示涉及N501Y變種病毒株。

衞生署提到,該名患者4月4日印度來港,完成21日檢疫後,逗留社區一星期,中間曾檢測過兩次,至5月2日始確定為初步確診。因此,當局將該大廈所有樓層約40個單位的所有住客,強制撤離檢疫21日,沒有病徵的住戶送往檢疫中心;若住戶出現病徵,則會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

翻查資料,有關4月4日抵港的UK6395航班,於4月5日已率先有4名患者確診,其後陸續有航班的乘客出現不適並確診,至目前已有約60人染疫。衞生防護中心於4月5日已宣布以第599H章,禁止該航班在港着陸14日,即原定於4月20日解除,不過政府其後開始熔斷機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賓的來港航班禁飛14日,該航班亦繼續禁飛。

晚上10時許,陸續由衞生署小巴到場,準備接載居民。另外不時有居民打算返回大廈,他們似乎不知需要撤離,向大廈外警員查詢情況,其後獲安排返回大廈。與此同時,亦有相信是居民的親友帶着一袋袋物資到樓下,為即將撤離的居民送上物資,而居民亦獲允許短暫落樓接收。一直至晚上11時半,開始陸續有居民落樓登上小巴撤離。至周二凌晨約2時,所有居民已撤離,當中有疑不良於行的外籍居民,需躺在擔架床送往隔離。

根據撤離新聞稿,需要撤離為大廈住戶,但由於美園大廈為商住兩用大廈,部份樓層設有商鋪,撤離新聞稿中未有提及這些商戶和職員是否需要檢測。一直至晚上11時59分,政府就刊登強制檢測公告刊憲,始交代詳情。政府指,任何人(包括但不限於住客、訪客及工作人員)如果在4月20日至5月3日期間,曾身處美園大廈的人士,須於5月6日或之前接受檢測。

有大廈商戶不清楚情況,深夜趕至大廈外了解情況,3樓寫字樓商戶陳女士便是其中一員。陳女士收到大廈業主通知後,返回公司了解情況。她表示自己今日 “擺酒請飲”,雖然自己並非居住該大廈,但收到通知後仍擔心不前往檢疫隔離會有刑責,遂在飲宴完結後,馬不

停蹄返回公司向樓下警方查詢,直指“陣間唔返俾佢check到,拉鬼咗我咪死”。陳女士返回大廈時,手上拿着行李箱,她指行李箱內都是飲宴用衣物,並非撤離用物資,坦言相當“論盡”。

陳女士提到,由於上班時間大廈沒有太多居民,故自己也未有特別留意大廈品流複雜與否,而衛生方面也不算太差,日日都有人倒垃圾。陳女士受訪後,前往大廈樓下向警員查詢,其後獲准進入大廈,未知此後如何。

油尖旺區議員賀卓軒批評政府安排混亂,昨日(2日)已確定28歲女子染疫,但至今晚9時許才公布,令居民及附近商戶措手不及,其中一間韓國食店老闆今午已向他投訴,收到客人查問指政府通知他指根據安心出行紀錄,他曾在該餐廳逗留,需要進行強檢,卻沒有交代詳情,食店老闆以為有職員或食客染疫 ,一直憂心如焚,後來才知是美園大廈出事。

賀卓軒又說,今日接觸過兩三名美園大廈住客,大都批評政府突然封鎖大廈,將送往隔離營檢疫21日,打亂工作及生活:“有啲話有重要事情要做,依家唔知點算?”他希望政府以後增加透明度及儘快公布疫情,讓居民有充足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