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起源

研究顯示新冠疫情爆發前 武漢有近5萬頭活體野生動物出售

調查 Covid-19 起源的世衛組織小組成員於周日抵達武漢已關閉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Members of a WHO team investigating the origins of Covid-19 arrived at the closed 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 in Wuhan on Sunday.
調查 Covid-19 起源的世衛組織小組成員於周日抵達武漢已關閉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Members of a WHO team investigating the origins of Covid-19 arrived at the closed 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 in Wuhan on Sunday. © HECTOR RETAMAL/AFP

路透社與華爾街日報今天均報道,一項新的研究顯示,在2019年底武漢市出現首批新冠病例之前的兩年半時間裡,武漢地區的市場有超過47,000隻活體野生動物被出售。路透社遂指出,這突顯了中國野生動物交易帶來的疾病風險;而華爾街日報認為,這為新冠病毒可能從動物自然傳播給人類提供了重要的新證據。

廣告

據路透社援引發表在開放獲取式期刊《科學報告》上的一篇論文稱,2017年5月至2019年11月期間,武漢17個市場上出售的動物種類多達38個,其中包括31種野生保護動物,而惡劣的動物安置環境與衛生條件加大了健康風險。

人類感染新冠肺炎的早期病例中有許多與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該市場最初被認定為SARS-CoV-2病毒首次跨越物種傳染到人類的地方。

然而,一些早期的感染與武漢其他市場有關,在那些市場發現了一個獨立的SARS-CoV-2病毒譜系,這就提出了一種可能性,即這種病毒的傳播發生得更早,可能是通過野生動物販運。

3月底發表的一份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國的聯合研究報告稱,沒有接到經過證實的報告證明2019年在華南海鮮市場有活體哺乳動物出售,不過報告補充說,有證據表明那裡在過去曾有過出售。

路透社報道,這篇新論文由來自中國、英國和加拿大的研究人員撰寫,論文稱沒有證據表明武漢有活的蝙蝠或穿山甲出售,但能夠攜帶病毒的水貂、貉、松鼠和狐狸都有販售。

與此同時,華爾街日報指出,周一發表的這份研究報告還首次表明,武漢很大一部分野生動物交易是非法的,沒有對所售動物的健康狀況和來源進行強制性檢查。並稱,幾乎所有動物交易時都是活着的,它們被關在籠子里,堆放在一起,而且條件很差。此外,大多數店鋪都提供現場屠宰服務,這嚴重影響了食品衛生和動物福利。

這些數據是在2017年5月至2019年11月期間收集的。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新冠溯源專家組負責人在內的一些科學家已質疑為何之前沒有分享這些數據。

其中兩位作者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他們之所以此前未能與WHO領導的小組分享他們的發現,是因為對該論文的同行評審程序持續了數月。其中一位作者說,其他幾家期刊雜誌暗示該論文是一個“燙手山芋”,都拒絕發表。

今年年初,WHO領導的小組訪問了武漢,查看了華南海鮮市場等地。2019年12月,許多最早的新冠病例就是在該市場周邊發現的,這促使中國政府宣布,新冠病毒的源頭可能是該市場出售的野味。

該小組在3月份表示,未發現該市場售賣活體哺乳動物的證據,不過也提到了一些有活體哺乳動物售賣的報道。該小組還援引該市場主管部門的話說,其所有野生動物交易都是合法的。該小組還走訪了武漢的白沙洲貿易市場,並表示沒有發現該市場販賣野生動物的證據。

《科學報告》的上述論文描繪了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象。

該論文的依據是對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白沙洲貿易市場等四個不同市場的17家商店的調查,該調查的目的是研究蜱媒疾病在動物中的傳播問題。

該研究中提到了華南海鮮市場的七家商販,展示了該市場中的活竹鼠、刺蝟、旱獺、貉和豬獾的照片,研究還涉及白沙洲農貿市場的兩家店鋪,該農貿市場為包括華南海鮮市場商販在內的武漢許多商販供貨。

該論文稱,這17家店鋪共出售38個物種的47,381隻野生動物,除七種之外,其餘都是中國法律規定的保護動物。不過這些店鋪都不出售蝙蝠,也沒有出售WHO牽頭專家組確認為潛在中間宿主的有鱗食蟻哺乳動物穿山甲。

中國衛健委和武漢市政府均未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中國政府有關部門最近幾周已暗示,新冠病毒並非源自中國,並呼籲WHO調查其他國家的潛在早期病例。

WHO國際專家組負責人、食品安全專家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稱,這篇新的論文“證實了人們之前的懷疑”。他表示:“出售的不僅有養殖的野生動物,還有活體動物。”

不過他還表示,重要的是,該論文並未顯示,在可能發生了病毒跨物種傳播事件的2019年11月,這些動物是否仍然存在,論文也不包含與每個市場的動物有關的詳細情況。他表示:“要是能看到各月的數字就好了,不過我相信作者有這些信息。”他說:“我不知道相關信息為何之前未被分享。”

該論文的共同作者、西華師範大學研究員周昭敏表示,之前沒能與WHO領導的專家組分享是因為論文仍在等待同行評議。

周昭敏說,在該論文獲得同行評議者認可前,我們當時不願向任何其他方面透露。

另一位作者、牛津大學科學顧問紐曼(Chris Newman)說,這篇論文於去年年初提交給了一些學術期刊,但多次被拒,其中一家期刊需要走漫長的評審程序。該論文於去年10月提交給了《科學報告》,今年5月被接受。《科學報告》和《自然》(Nature)的出版商是同一家機構。

紐曼稱:“當時這似乎是一個對全球來說很重要的數據集,我原以為會有期刊搶着發表。”

他說:“我不斷收到退稿信,他們都說這非常小眾,沒有人會認為這些數據關乎全球。他們態度都很冷淡。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將這視為一個燙手山芋。” 他表示,他的中國合著者沒有被允許在預印本服務器上發表——在預印本服務器上發表文章不需要同行評審。

《科學報告》的一位發言人稱:“從提交論文到接受論文之間間隔的時間可能相差很大,期間包含編輯評估、確定同行評審員、一輪或多輪的同行評審和作者修改,這可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旦這個過程完成,論文被期刊接受,就會在兩周內發表。”

這篇論文的發表正值人們越來越強烈地要求更全面地調查新冠病毒來源的另一種假設,即新冠病毒可能是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泄漏出來的,該實驗室當時正在試驗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中國一再否認這種說法。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禁止某些野生動物的貿易,如瀕危物種,但只要通過衛生檢疫,就可以在獲得許可後飼養和交易其他用作食材或傳統藥材的野生動物。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這篇論文稱,在接受調查的店鋪中,有13家張貼了武漢市林業局頒發的必要許可證,允許他們銷售野雞、暹羅鱷魚、印度孔雀和黑龍江刺?等野生動物。

但這篇論文稱,沒有一家店鋪張貼了必要的證書,表明這些動物的來源,或表明它們已經過檢疫,以確保沒有疾病。論文還指:“因此從根本上說,所有野生動物交易都是違法的。”

武漢市政府和林業局沒有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科學報告》上發表的這篇論文稱,在檢查的六個物種中,約有30%的動物受到槍擊或陷阱的傷害,這意味着它們是非法捕獲的。這些物種包括獾和貉,這兩種動物都可能攜帶新冠病毒。

該論文寫到:“WHO的那份報告稱,市場管理部門表示,華南海鮮市場上出售的活體和冷凍動物都是購自官方許可養殖的農場,並經過檢疫,因此沒有發現非法野生動物交易。” 但補充說:“不過在現實中,由於中國沒有監管機構來監管小商販或個人進行的動物交易,因此不可能作出這樣的斷定。”

該論文表示,還需要採取進一步的措施來澄清哪些物種交易不合法,並改變中國消費者對野生動物產品的態度。即“採取這些更負責任的做法,有可能在未來拯救無數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