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

這些讓中國官方尷尬的愛國者 哪來的

作家蔣方舟與新著『東京一年』
作家蔣方舟與新著『東京一年』 © Twitter

前一陣,有些網民因為一些西方品牌做廣告不小心開了中國的玩笑,本來是廠家幽默促銷的手段,結果讓他們怒火中燒,官媒也煽風點火:中國人是不好惹的! 煽火者可能沒想到,這火有時會倒撲過來,燒到“自己人”頭上。蔣方舟遭圍攻事件,偽造意大利總理承認新冠疫情比中國爆發早半年的謠言,鬧得中國外交部罕見滅火,大約就屬此類。

廣告

青年女作家蔣方舟去日本交流,寫了一本『東京一年』,最近忽然遭網民攻擊,說她是替日本做文宣的,大有栽上“漢奸”的意思。胡錫進都看不下去,最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三出面了。他說:國與國之間“以各種形式開展人員互訪交流”,國際上“普遍存在”,他還說,中日互為重要近鄰,兩個人員往來十分密切。關於來往密切,汪文斌大約說的是從前有一段時間的中日關係,現在不完全是這樣。

新冠病毒溯源調查,中國當局干擾無法徹查,網民理解政府的心,編造出一個意大利總理親自表態,意大利發現的新冠病毒比中國武漢早半年。臆想如此一來,還用得着去中國調查嗎,盯着意大利好了,結果意大利火了,中國駐意大利使館出面闢謠。“我館經認真核實提醒如下:意方領導人未做過此類表態,意廣播電視公司亦未有類似報道。相信廣大網民不會誤信、誤傳此類虛假消息。”

官方出面滅火無疑是不錯的,這種事情延燒下去,只會損害中國的形象。但是事情為什麼發展到任意攻擊不顧一切造謠這一地步?僅僅以那些憤怒的網民是無知的一群就可以說得過去嗎?在中國外交部闢謠之前,他們一個個都是胡錫進所說的理直氣壯的“愛國者”,官方一否認,他們忽然就成了“偏激的民族主義分子”?

蔣方舟的事起因日本外務省近日披露了一份"中方知識分子獲得日方資助"的審計文件,她的名字也在名單上。她在東京旅居後出版了《東京一年》一書,這被一些人質疑"收取日方資助在中國替日本做文宣"。

於是有人翻出蔣方舟2020年7月接受日本NHK採訪片段,主題是談新冠疫情,蔣方舟在紀錄片中“談及疫情時代下的“制度”等問題“,紀錄片旁白說:"令蔣方舟感到震驚的是,在一個越來越被控制的社會中,人們卻太過簡單地順從了(管制)"。蔣方舟6月8日出面說自己的意思“遭到斷章取義”。無論如何,蔣方舟的表述相當謹慎,一點也沒有“精日”,更沒有不愛國的意思。

這件事連胡錫進也覺得過分,儘管他主編的『環球時報』被海外公認為鼓吹民族主義最力的小報,但他可能沒有想到有比他更民族主義的。他在第一時間的表述接近外交部發言人:一國出資邀請他國人士前來旅行、學習,"是國際交流的通行做法,不能因為中國某些人參加了西方國家出資的交流交流活動,就對他們加以指責或進行嚴厲的意識形態定性"。但在他這條微博下面,就有網民指責他評論指責他為"皇協軍洗地"、勸他"不要再洗!!"

胡錫進再度發博拉攏與愛國者的關係:"他們與我和環球時報的愛國立場是一致的,但是他們比我在情緒上更加激烈。我理解他們,而且我與他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認識程度的確有差距。但我同時認為,愛國者的陣營應當能夠容納這樣的差距,而且這樣的容納非常重要。如果他們認為自己與老胡這樣的人'勢不兩立',那麼……他們過於縮小了'愛國'的概念,也極大縮小了愛國陣營。"一些觀察人士注意到,胡錫進最近的一些言論,也遭到比他更激烈的網民的攻擊,胡錫進可否想過,多年煽風點火的結果,造就了一批比他更激烈的,連他也快被排斥出“愛國者陣營”了。

至於新冠溯源,至今仍然是一個謎。一個重要的原因,中國政府一直阻攔進行徹底調查。拖了一年多,組成一個世衛專家與中國專家的聯合團,得出一個排除實驗室事故的結論,以及不排除冷凍連傳播的可能,這些說法都很符合中國官方的口吻。

但這些有助於北京卸責嗎,從國際科學家要求查清新冠溯源呼聲一波高過一波,實驗室事故再次成為普遍性重大猜疑來看,北京的努力只造成更大的猜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暗示美軍把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但是,趙立堅的說法為什麼效果為什麼適得其反?

北京消除外界懷疑的唯一的辦法,就是開放調查,開放武漢實驗室原始記錄,開放雲南墨江縣蝙蝠洞,說清楚2012年六位礦工感染不明肺炎死亡事件的前因後果,讓科學家們判斷。只有這樣,才能把真相大白於天下。

但是北京採取的是推諉的態度,民族主義精神培植的一些網民們,替黨着想,替祖國爭光心重,結果把中國的形象塗抹得更黑。官方在推諉,在暗示,趙立堅在暗示美軍,網民走得更遠,意大利領導人承認,意大利新冠病毒比武漢早半年流行,有名有姓。

許多觀察人士早已指出過,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這種情緒發展到異常無理性可以隨意造謠的地步時,官方也得當心自己某一天會遭到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