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治

馬健:中國人都被中共精神囚禁

作家馬健在香港,2018年11月10
作家馬健在香港,2018年11月10 @法廣 麥燕庭提供

流亡的中國作家馬健於7月24日在《世界報》的專欄中抨擊中國政府的暴力、欺騙以及強加的道德觀念, 他認為習近平及其領導的中共集權的控制,破壞人們的自由思考的渴望和中國傳統的人道價值觀。

廣告

台灣夜市的湯圓和人情

流亡的中國作家馬健於7月24日在《世界報》專欄中寫道,幾十年前,我在台灣參加文學活動後,去夜市尋找湯圓,這個在傳統新春節日期間吃的美味。 我當時剛剛被迫從中國大陸流亡,我希望品嘗湯圓來緩解我對家鄉的懷念。

找了半天,發現了一個小小的餃子攤,問女老闆有沒有湯圓,她回答說都賣了,但如果我從街對面的超市買一袋冷凍湯圓,她可以幫我煮。我買好,她煮熟後用一個大碗盛給我,遞給我一個勺子,並邀請我坐下品嘗,最後她拒絕我付錢。 我品嘗這些半透明熱騰騰的湯圓,裡面塞滿了香甜的黑芝麻餡,我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多年後還記憶猶新。

給我這種印象的不是這碗湯圓,也不是因此喚起的回憶,是這位我不認識的老婦人的好意,這種代表台灣人特有的善意讓我感動,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人情,人情促使我們給別人幫忙,只是因為我們可以提供幫助,不期待任何回報。

馬健認為如人情等這類感情凝聚了中國傳統社會,它們植根於儒家的仁、義、禮等價值觀, 其核心思想是,過美好的生活,必須以同情心對待他人; 每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都應該受到尊重和尊嚴的維護。 在基督誕生前將近五個世紀,孔子定義這些儒家思想,就是當你離開家時,對待每一個陌生人,就像你接待了一位貴賓, 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烏托邦或是噩夢

馬健於發表在《世界報》上的文章中指出,然而,在中國自從中共上台以來,這些中國傳統的價值觀已經被中共七十年的統治粉碎。 自毛澤東時代開始,中共一直通過暴力、宣傳和謊言來鞏固權力,將公民視為愚蠢的棋子,通過向民眾承諾烏托邦的未來得以蒙蔽大家的雙眼,將大家限制在地獄般的現實中。

對於一個背信棄義和惡意的暴君來說,愚弄民眾非常容易。 馬健13歲那年,他從毛澤東發動的愚蠢大躍進造成的大饑荒中倖存下來,他回憶當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被迫吃牙膏和樹皮來果腹,我渴望加入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 當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時,我不滿祖父阻止我參加紅衛兵,他因為出身問題而死在共黨的監獄中。

我們這一代人當時最大的希望是,在中國清除資產階級分子之後,我們可以去英國和美國,把當地人從資本主義壓迫的枷鎖中解放出來,歡迎他們加入偉大的革命大家庭。

然後,一點一點地,當我目睹當時中國的集體暴力的可怕場景時,我開始逐漸看到這種向烏托邦轉化的過程是一場將人們以階級區分,並使他們變成敵對的非人性噩夢。人們在無休止的鬥爭中相互對抗,右派反對左派的人,鄰居互相揭發。 政府鼓勵兒子出賣他們的父親,女兒背叛他們的母親,中國傳統家庭的忠誠和尊老愛幼的價值觀被粉碎。 除了毛澤東的思想之外,中國不允許有其它思想, 任何不經意間偏離共產黨所謂正統觀念的人都會被貼上“階級敵人”的標籤並被摧毀。

中共的變異

根據儲備估計現實,中國至少有4500萬人死於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引起的大饑荒,隨後數以百萬計的人在文革期間被殺害或迫害。 在毛去世後的四十年裡,中國人被禁止反思過去的創傷和當今社會的不公正現象。 中共如同一個惡意而頑固的病毒進行變異。

目前世界上其他共產主義政權已經倒台了,但中共還在,而且中共繼續否定思想自由並且改寫歷史,同時中共也越來越狂熱地擁抱毛澤東思想中要消滅資本主義的理念,同時共產黨放鬆了對經濟的嚴格控制,讓中國人變得富有。

當中共繼續一方面大肆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時,另外一方面中共傾力集權並且思考如何堅持下去。 中共繼續將中國人視為跟隨的棋子,可以隨心所欲地操縱或粉碎他們。 中共繼續告訴中國人,物質生活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大家的幸福在於現任黨的領導人習近平打造的財富和民族榮耀的中國夢。

在中國近代歷史黑暗的幾十年裡,有時候會出現一隻手推開壓迫的中共鐵靴,讓大家可以呼吸。 如在1989 年,在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中,大家呼吸着希望和喜悅,當時來自全國各地的數百萬人聚集在一起爭取自由和民主。 如在2008年,當303名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簽署《零八憲章》時,該憲章呼籲結束一黨制,並肯定自由和人權是全人類必須共享的普世價值。

在香港,人們勇敢地捍衛他們所剩無幾的自由。 在 2020 年,在中國大陸,在李文亮醫生因發出關於 Covid-19 的警報而受到譴責並因此死亡之後,中國社交媒體出現這個勇敢的標籤:# Jeveuxlaliberédeparole我要言論自由。

每當如方斌這樣的公民記者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獨立調查,像許志勇這樣的民權活動人士公開呼籲政治改革,以及像高瑜這樣的異見人士揭露國家的秘密鎮壓活動時候,人們得以呼吸並呼籲:沒有言論自由,我們都淪為奴隸。

但是每一次,中共的鐵靴都會再次壓在尋找自由氣息的臉上。 如在1989年,中共派遣坦克在天安門鎮壓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在 2009 年,中共將抗議運動領袖、《零八憲章》的共同起草者劉曉波關進監獄,然後阻止他前去領取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並於 2017 年不舉行他的葬禮,強迫他的家人將他的骨灰撒入海中。

方斌失蹤,許志勇入獄,高瑜和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等無數異見人士被中共強大的國家機器嚴密監視。 在香港,中共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毆打抗議人士並逮捕了主要批評者。 在西藏,中共幾十年的壓迫導致至少156名藏人自焚。

對維吾爾人惡劣暴行

事實上,在中國,每個人都是中共政權的人質。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富有,有些人比其他人更了解自己所處的監獄,但所有中國人都被中共精神囚禁, 所有的中國人都被剝奪了最基本的人權:思想自由。 無法自由思考,人類不再尊重自己,他們不再能夠尊重他人或同情他人。 中國可能很富裕,但中共七十年的統治已經把這個國家推進了一個越來越深的道德深淵。

新疆維族人命運受關注

不能建立痛苦的等級,但是可以判斷一個人或一個民族受到的迫害比其他人受到的迫害更多, 因此目前新疆局勢引入關注。

傳出的畫面顯示新疆的維吾爾族人被拘留,他們雙手被銬、蒙眼、剃光頭、低頭擁擠在火車的車廂中。四周是瞭望塔、鐵絲網圍欄和高牆組成的在教育營, 還有那些被迫在外國參觀團面前微笑唱歌的犯人,而他們的眼中充滿了絕望。少數設法逃出來的維吾爾人講述了遭受的酷刑、強姦、強制絕育等苦痛經歷。

這些圖像和經歷讓人想起 20 世紀最黑暗的時刻,中共 以“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正在消滅一個民族和一種文化。 中共決心消滅任何它認為對其權力構成威脅的勢力,因此對整個新疆的維族進行了打擊,以期消滅整個維吾爾族人。

令人震驚的是,西方民主國家的領導人為了與中國簽署的貿易協議,他們只不過是向少數香港公民提供庇護,並只是對中國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表示“關切”。

隨着中國經濟的增長,中共的集權價值觀超越國界,言論自由、進步價值觀和同情等這種善意價值取向越來越受到威脅。 除非西方領導人採取行動,來堅定不移地捍衛啟蒙運動所珍視的自由和博愛的價值觀,也是所有文明國家的基礎,而不是只是發表空洞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