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东京凭借什么在申奥角逐中胜出?

音频 04:57
作者: 凯文
16 分钟

9月7日,国际奥委会选择日本作为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和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再次败北。外界评论称,这显示出国际奥委会不愿意冒险,而宁愿选择稳定和安全的心态。

广告

此前日本已经先后主办过三届奥运会,分别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1972年札幌冬奥会和1998年长野冬奥会。而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将意味着,继2008年北京之后,短短三届周期里奥运会重回亚洲。观察者认为,亚洲的众多人口以及巨大的商业潜力,是奥委会无法回避的考虑因素。

事实上,在此次投票中东京一直占据领跑位置,在第一轮投票中独得42票,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各获26票。根据规则,必须产生一个确定的第二名来和东京做最后竞争。在这场“附加赛”中,伊斯坦布尔淘汰马德里,但随即在第二轮正式投票中以36:60败给东京。

也正是这场“附加赛”,导致中国的新华社等官方媒体错误理解成第二轮投票,从而爆出“东京出局,伊斯坦布尔获胜”的乌龙新闻。

日本游说策略:强调稳定性,淡化核事故

在为期两年的密集游说过程中,日本的申办团队采取的策略是,竭力突出它在财政金融领域的稳定性,以及兑现承诺的能力,从而淡化外界对福岛核电站事故引发的担忧。

早在一年前,日本就向奥委会保证,已经为2020年奥运会准备了45亿美元,“放在银行金库里待用”。日本估计本届奥运会的直接预算是34亿美元,此外还有44亿美元的间接预算。在投票后的签约仪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强调了东京在财政上的可靠性。

与此同时,得益于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稠密的交通网络,东京不需要从零开始重新建设奥运设施,这成了日本有力的得分筹码。

投票之前,首相安倍晋三亲自赶赴布宜诺斯艾利斯做最后冲刺。尽管2011年日本地震和海啸阴影还没有消散,目前还有数百吨核污染水外泄问题,但首相安倍坚决否认这可能会对东京造成任何安全问题,在他口中,“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此类问题。

竞争对手的致命弱点

相比之下,其他两个候选城市  马德里和伊斯坦布尔  则各有各的致命弱点。

西班牙是受经济危机打击最重的欧洲国家之一。马德里作为首都,受全国经济形势遭受危机冲击的拖累,让人怀疑其经济能力、尤其是财政上的稳定性。失业率高涨和工资缩减已经导致社会不满情绪加剧,动荡风险升高。

而伊斯坦布尔一直雄心勃勃地想成为第一个主办奥运会的中东国家,但它无法让人遗忘刚刚发生不久的反政府示威和镇压行动。最近叙利亚危机更加剧了这一地区政治动荡的风险。仅就体育领域来说,土耳其打出19亿美元预算牌,相比日本丝毫不占优势,而且这个国家缺乏主办大型体育盛会的经验,也让奥委会成员担心。

因此有局内人形容说,获胜的东京是“最不糟糕”的候选者。国际奥委会副主席、德国人托马斯•巴赫表示,他很清楚,这次竞选是一个传统候选者和代表新天地的城市之间的竞争,但是在今天这样一个脆弱的世界里,奥委会成员们还是倾向于传统和稳定。

此外,2016年奥运会主办城市里约热内卢在筹备过程中捉襟见肘、延误不断,也让投票委员们倾向于寻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候选城市。科威特委员对路透社表示,按照申办报告履行义务的能力非常重要,在这一点上,里约热内卢扮演了一个反面警示角色。

同样,将于明年2月在俄罗斯举行的索契冬奥会尚未举行,就已经成为前车之鉴。在七年时间里,索契冬奥会支出翻了五倍,达到创纪录的500亿美元。而这还不包括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因为政治和人权问题争吵带来的杯葛风险。

日本期待通过奥运会重新振作

对于日本来说,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意义重大。这不仅仅是“第一个举办两届奥运会的亚洲国家”这样的形式意义,而是这届奥运会可能将给日本经济带来明显的提振作用。

安倍首相已经表示,奥运会本身对日本来说只是开始。日本经济新闻社(Nikkei)认为,和1964年一样,奥运会将是一个重大事件,会给日本经济和社会带来强烈影响。东京再度申办夏季奥运会,表现了日本希望以此走出20多年经济衰退阴影,在2011年海啸灾难之后重新振作的雄心壮志。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