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曼谷专栏

南海新动向 东南亚拉拢外域力量

音频 04:37
2020年2月19日,东盟在越南河内举行防长会议。
2020年2月19日,东盟在越南河内举行防长会议。 REUTERS - KHAM

南海争端许多年来始终是影响亚洲地区和平的重要因素,当前北京政府一方面实力控制,另一方面积极推动跟东盟签订《南海行为准则》。有关分析认为,越南和印尼目前正积极拉拢其它大国介入,透过加强双边合作以抗衡中国逐渐扩张的影响力。

广告

泰文媒体《暹罗报》近期发表社论文章,分析在中国影响力增强前提下东南亚国家如何在重大问题上进行战略调整的发展趋势。文章指出,中国逐渐增强的实力近年来充分展现在经济、商贸、投资和军事领域,令世界所有国家为之侧目,即便军备实力强大的美国也倍感竞争压力。作为地缘近邻且必须长期面对南海争议问题的几个东南亚小国家,近期正面临如何解决海上走私的难题。在中国实际上以强权控制南海的前提下,东南亚国家不约而同各自跟其它世界大国强化关系,加深合作,呈现出拉入外来力量联手制衡中国的发展态势。

很显然,依赖海牙国际法庭判决南海纠纷并未产生实质性作用,以至于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将国际法庭形容为“纸老虎”。尽管国际仲裁庭于2016年中期针对菲律宾提控作出了菲律宾胜诉的判决,却丝毫未能阻止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活动。中国坚持引据历史提出“九段线” (Nine dash line) 原则并且声称拥有南海地区大部分主权。然而在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以及印度尼西亚眼里,九段线地图跟国际法庭所依据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原则不符。文章指出,当一纸地图成为权力的工具时,各执一词在所难免。这种情况在很多亚洲国家之间普遍存在,譬如:泰国和柬埔寨的帕维寒神庙之争,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争议,日本与俄罗斯的千岛群岛争议等。既然解决南海争端依赖国际法庭和各种国际组织并非有效途径,拉拢外来力量制衡中国开始成为南海周边国家作出的另一项选择。

观察在军事实力上试图称霸东南亚的越南于1987年加入东盟组织,将原有军事力量转化成巩固东盟的一股力量。在应对南海问题上,越南不仅跟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国联手,还加快跟俄罗斯展开军事与能源合作的步伐,开放金兰湾军事基地(Cam Ranh Navy Base),允许俄罗斯空中机群与海上舰队停靠休整,进行能源补给,同时还在开发石油与天然气方面跟俄罗斯开展绿色能源合作计划,俄罗斯还受邀进入越方称为专属经济区的万安滩(Vanguard Bank)进行石油勘探。河内政府拉拢超级大国加入类似开采能源的合作计划,同样也跟印度能源公司(ONGC International)达成了协议。另外,在南海争端日益激烈的情势下,越南政府不惜放下“美越战争”前嫌,转向跟华盛顿修复经济和军事合作关系,透过拉拢多方大国实力以制衡中国。

评论观察还指出,由于中国渔船和侦察船舰不断扩大活动范围,印度尼西亚政府在提出抗议的同时,近期也开始追随越南后尘,调整跟澳大利亚的外交态度,搁置东帝汶独立事件的龃龉,加强印澳海上合作。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多次发表讲话宣称,对于中国九段线所涉及的印尼附近海域,印尼拥有唯一的主权。印尼政府还开放廖内群岛(Kepulauan Riau)经济区对外招商,积极邀请澳大利亚、日本财团投资能源和渔业。种种迹象表明,在印尼和澳大利亚联手合作的背后,不失存在遏制中国影响力逐步向南太平洋地区渗透的意图。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