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澳大利亚/中国/新冠肺炎

就国际独立调查问题各持己见 澳大利亚与中国外交关系加速紧张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资料图片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弗林
17 分钟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4月28日证实,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常务副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在27日与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通电话。伯明翰介绍称,孙芳安在通话中向成竞业表达了,澳洲政府对后者在日前接受采访中,就独立调查新冠疫情提出的所谓“经济胁迫威胁”发言的不满。

广告

澳大利亚政府在近日提出了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国际独立调查呼吁,并引发了中方的反对和批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在26日刊登的一篇对成竞业的专访中,后者则表态指,澳洲总理莫里森对独立调查的推动是“危险的”。成竞业亦称,在当下这一关键时刻,采取猜疑、指责或分割的手段只会削弱对疫情的全球回应。他并否认此次疫情来源于武汉湿货市场的说法,并称科学人士对其起源尚无定论。他说,“病毒的来源很复杂,我认为专业人员,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应该解决这一严肃的科学问题。”

此外,成竞业在采访中谈到,认为澳方所提出的独立调查呼吁,是与“华盛顿的那些希望将自己的问题责怪于中国,转移视线的力量结盟”。他并指,“这是一种针对中国的政治运动”。但此前莫里森曾在接受媒体质询时,就是否在美国的授意下提出这一要求而予以否认,并指如若疫情率先于其他国家暴发,仍会推动对疫情相关问题进行独立调查。

成竞业还提出,澳大利亚推进的独立调查使“中国公众感到懊恼 、惊愕和失望”。他续称,从长远来看,如若中国国内的这一情绪进一步恶化,人们将就“为什么还要去一个对中国不很友好的国家”加以思考。他还指,中国的家长们也会考虑是否应继续将他们的孩子送往这样一个“对华不很友好,甚至具有敌意”的地方留学。成竞业称,“这将由(中国)人来决定,也许普通(中国)人会说‘为什么还要喝澳大利亚葡萄酒?为什么要吃澳大利亚牛肉’。”

对于成竞业的这一表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已于27日发表声明指出,澳大利亚对在中国武汉初始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提出进行独立调查“原则性呼吁 ”,澳方拒绝接受任何认为“经济胁迫”威胁是对这一评估为合适的回应,并指“此时我们需要的是全球合作”。对此,伯明翰并进一步证实,在成竞业对澳大利亚推动调查新冠肺炎病毒起源提出“经济胁迫威胁”后,联邦政府已经向后者致电。

伯明翰当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因为受到了经济胁迫或有胁迫的威胁,就在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上改变我们的政策立场,正如我们不会在国家安全事务上改变我们的政策立场一样。”他在采访中还介绍,澳方官员在与成竞业的通话中表达了澳洲政府的不满。伯明翰称,“澳大利亚人当然希望我们的政府已经(这样)决定,世界各地数十万人的死亡值得进行透明度调查,以防止再次发生。”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联邦反对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亦表示,同意伯明翰的评论,并支持政府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吁。他强调,“澳大利亚希望与中国建立积极的关系,但必须建立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础上,而透明度是评估这种病毒及其发生的必要条件。”同样在当天,中国驻澳使馆发言人则回应指,相关报道具有误导性。发言人称,孙芳安秘书长首先高度评价武汉实现病例清零,并感谢中方为澳方8家企业在华采购相关医疗物资提供的协助。成大使肯定了澳方抗击疫情取得的积极进展。

发言人提到,孙芳安秘书长为澳方有关国际调查的建议作了很多辩解,强调该建议是非政治性和不针对中国的,承认现在不是开展调查的时机,澳方也没有具体方案,不希望此事影响澳中关系。发言人续称,成大使详细阐述了中方相关立场,指出无论澳方怎么辩解,都掩盖不了有关建议是政治操弄的事实。正如西方谚语所说,“表面叫卖酒,实际出售醋”。

中国驻澳使馆发言人还强调,成大使严辞拒绝了澳方就其近日接受《澳金融评论报》采访时有关表态的关切,要求澳方放下意识形态偏见,停止政治操弄,多做有利于双边关系发展的事。中国官媒《 人民日报海外版》另在稍早发表了题为“ 疫情当前,澳政客又跳出来搞事”的评论文章。文章指,美国就新冠疫情“甩锅”给中国及世界卫生组织,“澳大利亚政府火速递上一份‘投名状’”,并“游说德国、法国、新西兰等国‘入伙’”,对中国在新冠疫情早期的应对情况展开独立调查,还“扬言”要发挥“领导作用”。文章写道,“近年来,某些澳政客唯美国马首是瞻,痴迷于做美国的‘马仔’,在国际舆论场中不断抹黑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无端挑衅中国,就南海问题肆意污名化中国。”

另据资料显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贸易占澳洲约26%的贸易总额。在2018至2019年,中澳贸易总额约为2350亿澳币(约1500亿美元)。中国还是澳大利亚出产的包括煤炭、铁矿石、葡萄酒、牛肉等产品的最大海外市场。中国人赴当地留学和旅游人数近年来也在一直上升。

对于双边重要的经济关系,伯明翰表示,尽管仍然坚定认为需要研究冠状病毒的起源和疫情如何形成等问题,但他非常希望将外交事务与商业贸易区别开来。他说,“我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任何政策分歧,都不应该,无论是从我们的角度还是从他们的角度,妨碍继续保持正面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对话,以及正面的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和交往。”

伯明翰提出, “澳大利亚是中国经济关键的供应方之一,正如中国经济确实向澳洲的经济提供了高价值商品、资源和服务”。他还介绍指,澳大利亚希望与中国保持这种积极的关系,但也会与此同时寻求发展在诸如印度和欧盟的经济合作。澳洲与印度和欧盟在2018至2019年的贸易总额分别约为303亿澳币,及1143亿澳币。

据路透社报道,尽管中澳两国在近期中外交关系紧张,特别是澳洲通过立法限制了中资对一些具有战略意义企业的投资,但双边贸易在去年还是增长了20%。另一名来自执政的澳洲自由党联邦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则告诉澳大利亚天空新闻(Sky News.)称,“不要忘了,中国也需要我们。很多向中国制造业供应的关键性出口,如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都出自于澳大利亚”。他称,“要替换这三项重要进口(资源),对中国制造业来说将不是一件易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