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日本/中国/政治

中日民间好感度反差 日本新任驻华大使:望中方能好好研究

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资料图片
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作者: 弗林
17 分钟

受新冠疫情影响,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抵京赴任的时间较原计划略有延迟。在大使官邸度过2周隔离期后,垂秀夫12月23日接受媒体专访,期间他六度提到“稳定的中日关系”。不过,当被问到中日民间好感度近来出现反差。他亦指,根据舆论调查,对日本印象“好”的中国人增多,而对中国印象“不好”的日本人也很多。垂秀夫称,日本将努力改善中国人的对日情感;而日本人对华情感方面,希望中方能够好好研究。

广告

11月26日,垂秀夫发表履新致辞,并称“有幸担任对日本而言如此重要的国家的大使,既感格外高兴,又觉责任重大。”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前,垂秀夫用流利的中文聊起了自己过往的在华经历,直言“和中国有缘分”,并将北京和南京当作自己在中国的故乡,前者是他作为外交官多次在华工作的驻地,后者是他年轻时留学的城市,言谈中展现出他与中国的深厚渊源。据了解,担任驻华大使是垂秀夫第五次来华工作,正值日本政府换届,日本驻华大使馆新闻文化中心的玄关处也换上了一张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和垂秀夫的合影。 “我相信虽然我们的首相换了,但对华政策大方向、大战略还是不会有改变。”在垂秀夫看来,中日之间“最需要的是建立稳定的关系”,“我相信这就是菅义伟的对华政策”。

采访中,记者提问垂秀夫如何看待过去几年中日关系发展成果,并就其此番担任驻华大使新角色的看法,以及在大使任内推动中日关系发展的计划进行介绍。垂秀夫表示,日中关系对日本来说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对中国来说也应该是同样的。尽管日中关系对彼此都很重要,但是它也有着脆弱的一面。他提到,一路走来,既有好的时期,也有不好的时期,“今天比较良好的日中关系来之不易,我们应该珍惜这一局面”。他说,日中两国是邻国关系,存在许多悬而未决的事情和意见分歧是很正常的。但毋庸置疑的是,二者也是互相搬不走的邻居。他补充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只有通过外交手段在日中之间建立起稳定的关系。”

最需要的是建立稳定的日中关系

垂秀夫称,在坚持正当主张的同时,也要尽可能地开拓合作领域、积极保持互动。他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今后在两国之间建立稳定的、具有建设性的,特别是高层可随时沟通的关系有着重要的意义。为此,正如刚才提到的,我希望充分发挥所积累的知识、经验与人脉”。记者追问,菅义伟今年10月在施政演讲中表示,“‘(日本)和中国的稳定关系是极其重要的’。对此如何看待这一表述?”垂秀夫回答说,菅义伟首相刚上任不久,就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电话形式进行了首脑会谈。在这一会谈中,两国领导人就推动两国关系新发展达成了一致。他说,“就你所问的内容,我认为最需要的是建立稳定的关系,我相信这就是菅义伟首相的对华政策。”

记者问,菅义伟首相的上述表述,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执政时提出的构建“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有所不同,大使怎么看?他表示,“我记得2006年安倍第一次内阁时期,提出了‘战略互惠关系’,后来中方也接受了这个概念。就像我刚才所介绍的一样,这个概念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要建立稳定的、不受外部环境影响的、有建设性的关系,这也是‘战略互惠关系’的最重要内涵。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虽然我们的首相换了,但对华政策上大方向、大战略还是不会有改变。”

记者提到,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日前在“北京-东京论坛”上提出,日本应该在中美关系中发挥适当作用,“您认为日本应该在中美关系之间发挥怎么样的作用?当前正值美国政府换届之际,日本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期待?”垂秀夫称,日美是同盟关系,而日中关系对日本来说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另外,中美两国还分别是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在当前世界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冲击的形势下,无论是从日本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还是从世界和平与稳定的角度来讲,中美两国构建稳定关系都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垂秀夫称,,“在美国新总统上台后,我们仍会继续关注中美关系的走势,期待着两国展开建设性对话。今后,日本将继续在保持与同盟国美国的牢固信赖关系的同时,密切与中国的沟通,并期待一道肩负起构建符合国际准则的自由和公正的世界秩序的责任。”另就具体问题,垂秀夫指,中日刚刚共同签署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希望该协议起到这样的效果,即不仅能够改善包括日中两国在内的成员国的市场准入环境,而且也能对健全知识产权和电子商务等规则、促进地区贸易和投资以及提高供应链效率方面起到推动作用。

当前的课题是RCEP的早日生效与全面落实

垂秀夫指出,当前的课题是RCEP的早日生效与全面落实。他提及,关于日中韩FTA(自由贸易协定),今后将参考RCEP的实施情况展开讨论。包括规则在内,重要的是要使其成为大幅超越RCEP的高标准协定。此前,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对加入TPP11(即CPTPP)表示将积极考虑。垂秀夫称,但对于中方是否已经做好满足其较高要求的准备,日方还将进一步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采访中记者提到,在中日民间交往方面,此前有民调显示,中日之间民间相互好感度出现反差。中国外长王毅称,日本社会的对华认知似乎出了偏差和问题,“您如何看待?对于如何促进两国民众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好感情有何看法?”垂秀夫则回答称,外交涉及的是国与国的关系,尽管说有各自的政府在管控,但归根结底国民之间的感情和信任问题恰恰是需要外交部门去妥善应对的。他说,根据你提到的舆论调查,对日本印象“好”的中国人增多,而对中国印象“不好”的日本人也很多。

垂秀夫说,“在过去中国人对日印象极为不佳的时期,中方经常要求日本政府采取措施。而日本政府也一直在努力,比如健全吸引中国游客的制度,切实开展各种文体交流和青年交流活动等。国民感情问题有着非常脆弱的一面,很多因素都可能成为其突然爆发的导火索。今后,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为改善中国人的对日情感而不懈努力”。

垂秀夫称,在日本人对华情感方面,针对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以及如何扭转这种局面,还希望中方能够好好研究。他说,“当然,我们愿意同中方一起思索,如有需要也可以提出参考意见。对于中方的努力,我们会尽全力去协助。因为搞好外交部门同行间的沟通正是我们外交官的职责所在”。他提到,另外,在这次的舆论调查中,日中双方均有约7成的人回答说“日中关系很重要”。他续指,“因此,我认为日中两国应该有更多的人,逾越认知上的不足和感情上的障碍,谦虚坦诚地客观看待对方,并开展多领域和多层次的交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