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社会/中国

澳洲大学就孔子学院项目递交联邦政府审查

孔子学院标识
孔子学院标识 © 路透社图片

据《悉尼先驱晨报》5月10日报导,澳大利亚的大学面临着在未来数月内或将关闭孔子学院的前景。澳洲联邦议会于2020年12月,表决通过了新的《外国关系法案》,赋予了联邦政府否决州和领地政府、地方议会、公立大学和外国政府签订协议的权利。据悉,悉尼大学是第一批根据该法律将向澳洲联邦政府提交与孔子学院合作协议进行审查的大学。

广告

报导指,目前已知至少有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中医孔子学院将在今年关闭。该大学表示,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预算压力,校内的孔子学院将停止运作。澳大利亚境内的13所孔子学院由当地大学与中国大学合作主办,近年来受到澳洲联邦政府的严格审查,因为担心其是北京对外宣传工作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曾于上月警告说,她即将做出“进一步的决定”,因为她行使了新的否决权,终止了维多利亚州与中国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以及该州政府与伊朗和叙利亚签订的另外两项教育协议。根据该法律规定,若地方机构达成的任何协议“对澳洲外交关系产生不利影响”或者“不符合澳洲外交政策”,澳外交部长将可取消协议,有权中途叫停。

澳大利亚外交和贸易部的一位发言人说,佩恩部长将根据“个案情况”决定是否取消孔子学院合同,但预计所有13所澳大利亚大学都将在6月10日的最后期限前向当局登记与中方签署的合同以供审查。该发言人说,“(澳洲)大学需要通知所有属于该法律范围的与外国政府的现有安排,包括与孔子学院有关的安排。”

报导指,至少有四所大学:悉尼大学、维多利亚大学、昆士兰大学和西澳大学已经向澳大利亚外交部提交了它们与孔子学院的合同供审查。其他大学,包括墨尔本大学、拉特罗布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表示,打算在6月的最后期限前提交相应安排。阿德莱德大学说,仍在与联邦政府讨论其校内的孔子学院是否受该法律约束范围的问题。

报导提及,在该报和《时代报》于2019年披露一些澳洲大学同意与北京孔子学院总部分享或让渡教学内容的决策权后,一些大学最近与中方重新就合同内容进行了谈判。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足以通过澳洲联邦政府的审查。悉尼大学表示不会对其校内的孔子学院的未来进行猜测。但该校的一位发言人指出,总检察长办公室在3月份宣布,就2019年设立的“外国影响力透明计划”"而言,悉尼大学的孔子学院不是一个“与外国政府有关的实体”。该部门发现,悉尼大学与复旦大学的修订协议“大大 ”改变了其孔子学院的治理安排,解决了关切。

去年与中方重新谈判相关合同的墨尔本大学说,校内孔子学院的部分资金来自南京大学,但校方捍卫了其运作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安全和情报委员会主席、自由党参议员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说,澳洲大学需要反思在托管孔子学院时起到的作用,并称“无论这些安排现在是如何打扮的”。他补充道,“大学应该仔细考虑,为促进其软实力而接纳一个由严重侵犯人权的外国专制政府资助的实体,是否符合其价值观”。

洛伊研究所外交政策项目主任娜塔莎·卡萨姆(Natasha Kassam)说,重新谈判的协议不太可能保证澳大利亚学生在台湾或中国的人权记录等话题上接受无宣传教育。她说,但行使否决权来关闭这些协议是 “过分的”。人权观察澳大利亚部主任皮尔森(Elaine Pearson)说,孔子学院在澳大利亚校园的存在是 “极其有问题的”,并支持联邦政府的终止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