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澳大利亚/印太

日驻澳大使:在对华关系上日澳身处同舟需共同努力

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山上信吾资料图片
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山上信吾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山上信吾7月21日在澳大利亚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了题为“日澳关系:当前形势和未来前景”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呼吁澳洲政府考虑与日本在东海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并表示该航道与南海对澳大利亚的安全和繁荣同样重要。在谈及对华关系时,山上信吾提出,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应该一起努力”。

广告

上信吾在演讲中对日澳关系的历史进行了回顾,并对过去15年来双方关系的发展进行了总结。他说,“我们(的关系)不再仅仅由贸易和投资来定义。我刚才提到了我们的共同价值观。但是,我们今天的关系也是以共同的战略利益为基础的。2007年,我们的总理和首相签署了《安全合作联合宣言》。同年,我们的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走到一起进行了第一次2+2磋商。2014年,安倍首相在澳大利亚议会宣布,在加深了我们的经济关系之后,我们将‘像橄榄球一样加入到争夺战中,以培育区域和世界秩序并捍卫和平’。”

山上信吾说,“而这正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将我们的关系提升为特别战略伙伴关系。我们为四方安全对话(Quad)创造了势头,最终在今年3月举行了历史性的、首次领导人会议。在那里,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及美国和印度,同意‘支持诸如法治、航行和飞越自由、和平解决争端、民主价值和领土完整等原则’。”

谈及日澳在向区域内国家提供新冠疫苗及经贸往来等领域的合作后,山上信吾称,“日本和澳大利亚现在已经全部上垒,准备好迎接大满贯的全垒打。在未来15年里,我们可以实现超越过去的繁荣和稳定。”他提出双方今后可在包括经贸领域、基础建设、太空探索、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气候合作和战略性伙伴关系等方面合作。

就日澳防卫合作,山上信吾说,“目前,我们的国防合作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实际操作层面上,它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去年9月,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对南中国海进行了联合过境。11月,莫里森总理成为第一位与新当选的菅义伟首相会面的外国领导人,以讨论《互惠准入协定》(RAA)。”

山上信吾说,“谈判现在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互惠准入协定》的签署将是我们国防合作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清楚地表明了日本对这种伙伴关系的重视。最近,我们还宣布建立一个框架,使日本自卫队能够保护澳大利亚国防军的资产。这将进一步加快我们联合活动的复杂性。”

山上信吾说,“我们提高我们国防部队之间双边演习和行动的复杂性的雄心,包括通过空对空加油,将进一步加强我们地区的威慑力。现在,我今天不能不提到东海的重要性。我预见到,我们将需要深化有关这一水域的沟通和合作。那里的局势绝非与澳大利亚无关。”

山上信吾说,“对于澳大利亚的航运业来说,交易额最高的国家都在东北亚。世界十大最繁忙的港口中有五个也是如此。所有这些港口都与经过东海的航运路线相连。在这方面,东海与南海一样,对澳大利亚的安全和经济利益至关重要。两者都是我们的生命线。”

山上信吾说,“任何在这些海域以武力或胁迫挑战现状的单方面企图都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我们的繁荣。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也得到了我们两国的认同。我希望,未来几年我们关系的进一步深化将使我们能够进行前所未有的国防合作”。他表示,“只有在一起,我们才能确保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在那里所有国家都能平等地享受法治下的和平、繁荣和稳定。”

在稍后的问答环节中,山上信吾还驳斥了一些分析家提出的论点,即日本政府在处理中国问题时,比澳洲政府有更细致和有效的战略,他表示, “这一论点的概要是,日本的情况远远好于澳大利亚。我的简单回答是‘并非如此’。”

山上信吾举例说,在日中两国因东海撞船事件出现外交僵局期间,北京方面非正式地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他说,“我不赞成这样的说法......。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志同道合的国家必须走到一起,联手应对这个新兴大国崛起带来的这些挑战”。

山上信吾说,“(在处理对华关系时)日本每一天都在挣扎”。他补充说,“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应该一起努力”。他还警告说,“今天的地缘政治环境不能,也不应该用冷战时代的二元术语来理解。我们所面临的是新兴大国崛起所带来的挑战...... 澳大利亚和日本是前线国家。”

当被问及就澳洲政府正在审查中国企业对具有战略意义的达尔文港的租约问题时,山上信吾回答说,“这可能发生在日本吗?我无法想象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佐世保或横须贺这样的港口。我无法想象”。他说,“但这是由澳大利亚政府做出的决定,所以作为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我正在制定一项规则,不对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国内政治进行干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