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泰國/流亡者失蹤

泰國異議人士金邊被綁架——第9名失蹤者

泰國流亡異議人士萬查勒Wanchalearm在金邊被綁架失蹤引發民主派抗議2020年6月4日
泰國流亡異議人士萬查勒Wanchalearm在金邊被綁架失蹤引發民主派抗議2020年6月4日 AFP
作者: 古莉
13 分鐘

泰國異見人士萬查勒(Wanchalearm)因批評政府被迫流亡海外。6月4日他在金邊街頭被幾個便衣帶槍人綁進一輛汽車。當時他與姐姐通電話,最後一句話是:“我不能呼吸”…。4年來,據信已有9名泰國流亡者在國外失蹤,其中兩人的屍體從湄公河打撈出來身份被確認。

廣告

法國《世界報》記者佩德羅萊蒂(Brice Pedroletti)6月10日刊文介紹泰國民主人士萬查勒失蹤事件。該文說,37歲的萬查勒(Wanchalearm Satsaksit),別名“Ta”,於6月4日在金邊街頭遭便衣武裝人員綁架。此事攪動了暹羅王國的親民主派陣營。他們於6月5日和6日,在曼谷和其他城市,舉行了多次集會。示威者圍在這位活動人士的畫像周圍。6月8日,示威者又彙集在柬埔寨駐曼谷大使館門前,要求柬埔寨當局調查。

萬查勒曾是紅衫軍成員。紅衫運動是2006年泰國總理他信政府被政變推翻後誕生的。萬查勒在2014年泰國再次政變以來,一直流亡柬埔寨。6月4日那一天,他在住所附近的小鋪等待訂餐時,被三名男子抓住押上一輛車。目擊者告訴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說,三名綁架者身上有武器。人權觀察第一時間就這起綁架事件發出警報。

萬查勒被綁架時正與姐姐通電話。他最後一句話是:“我不能呼吸了”。這件事在泰國社交網引起警醒:這是弗洛伊德受折磨案的再版。

湄公河撈出兩屍灌了水泥

世界報說,在萬查勒失蹤之前一年多,有三名泰國活動人士失蹤。那三人先是逃到老撾,然後轉到越南。後來據報他們從越南被秘密轉移回泰國。他們的家人多次向泰國當局提出要求,但沒有得到任何消息。他們被認為已經死了。

《人權觀察》指出,萬查勒是2016年以來,第9名被泰國當局“強迫失蹤”的受害人。在這些人當中,只有兩人被正式確認。這兩人在老撾被綁架後,屍體從湄公河打撈出來,體內被灌了水泥。

萬查勒在金邊街頭被綁架失蹤5天後,柬埔寨警方一名發言人6月9日宣布“柬埔寨警方沒有逮捕此人”。泰國警方則宣稱,“不知道”他的位置。泰國外交部僅限於要求泰國駐柬使館提供信息。

這些單位的否認在社交網絡引起嘲笑,也受到泰國反對派人士的嘲笑,他們認為這是泰國軍方特工的操作。

國王的荒唐

2019年3月的大選正式結束了2014年軍隊政變的執政期。但在這場充滿嚴重違規的選舉之後,出任總理的還是當年發動政變的前將軍巴育(Prayuth)。而且巴育手下的許多部長都是脫去軍裝的將軍。泰國的公民自由繼續被嚴格控制,反對派受到約束。

在這中間,泰國重新出現了強烈的不滿趨勢,其特點是反對軍人控制,並越來越少掩飾對新國王瑪哈·瓦吉拉隆功·拉瑪十世荒唐行為的不滿。新國王在德國設立了住所,在那裡度過疫情隔離期。他的宮殿盡享國家財富。他本人受到極端保皇派軍方將領的保護,也受到有關法律的保護。泰國法律規定“冒犯君主罪”最高可被判處長達15年監禁。

老兵的戰鬥

萬查勒以在臉書發布諷刺評論而聞名。他是2014年被軍政府“傳喚”的數百人之一。2018年泰國警察根據計算機網絡犯罪法,對他發出了逮捕令,指控他發布的一個帖子是“假新聞”,那個帖子譴責軍隊和當地警察與毒販之間有勾結。

萬查勒在曼谷的一個匿名朋友解釋說,“萬查勒對王宮與軍隊之間的關係了解很多。幾個月前他說自己在金邊被跟蹤,感到不再安全。”他失蹤的前一天,在線上發了一段講話,嘲笑總理巴育。但他這種說法在泰國社交媒體幾乎不算什麼。

流亡巴黎的泰國民主人士無國界協會主席Jaran Ditapichai解釋說,萬查勒被弄失蹤,就像諺語說的是殺雞給猴看。猴子就是我們這些在歐洲流亡的活躍人士。他還說,“國王的顧問們深信,我們應該對抗議國王(在德國)的行動負責。我們是為民主而戰的老兵。但是,要在歐洲襲擊我們,更加困難和冒險。所以他們就去攻擊那些還留在亞洲的人。

泰國王在德國巴伐利亞的加爾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全年佔據一個豪華酒店。自5月初以來,名叫PixelHelper的泰國藝術家非政府組織,針對這個豪華酒店組織了多次抗議行動,其中一次是用英文和泰文在酒店外牆打出巨大光標:“泰國首都不是曼谷,是慕尼黑。” 之前在3月下旬,當泰國人民意識到國王在Covid-19疫情期間留在德國時,一條#WhyDoWeNeedAKing(“我們為什麼需要國王?”)的標籤在泰國社交網絡廣泛流傳。

在歐洲與PixelHelper 合作的活動人士Junya Yimprasert說,我們知道國王對我們的行動非常生氣。但並不是我們這些行動導致了萬查勒被綁架。“自2016年以來,每年都有泰國流亡人士被綁架,無論是否有此類抗議活動,政府都有一個消除批評者的計畫。 ”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