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中俄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法國歐洲議員提質疑被中使館批“滋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21 分鐘

聯合國大會10月13日投票選出了新一屆人權理事會成員,包括中國、俄羅斯和古巴在內的15個國家成功當選,將從2021年1月1日起開始為期三年的任期。這一消息隨後立即引來了多方的回應和批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譴責該組織“擁抱威權政權”。另有人權組織發言指,這是“黑暗的一天”,相關的任命有如讓縱火者加入消防隊。

廣告

隨着北京當局對新疆維吾爾等少數民族所採取的打壓政策,及香港“一國兩制”承諾遭受的破壞在近來一直得到國際社會地關注,這已經不是中國和西方國家就人權問題近日首次在聯合國的會場上交鋒。此前,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5日就曾在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一般性辯論中,代表白俄羅斯、俄羅斯、古巴、朝鮮、和伊朗等26個國家發言,批評美西方國家侵犯人權,強調應立即徹底取消單邊強制措施,並對系統性種族歧視表示嚴重關切。僅在張軍發言的一天後,德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便在同一會議中代表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和日本等39個國家,對新疆的人權狀況和香港的事態地發展表示嚴重關切。

這39個國家在聯合聲明中寫道,“2020年6月,50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機制專家聯名發出了一份特別關注信,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重人權。我們同他們一樣嚴重關切。我們呼籲中國尊重人權,特別是宗教和少數族裔人士的權利,特別是在新疆和西藏。”聲明稱,“在新疆,我們對當地存在着龐大的‘政治再教育’營網絡感到嚴重關切,據可靠的報告顯示,已有超過一百萬人遭到任意拘留。我們看到越來越多關於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報告。宗教或信仰自由、遷徙、結社和言論自由以及維吾爾族文化均受到嚴格限制。廣泛的監視不成比例地繼續以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為目標,並且越來越多的報道涉及強迫勞動和包括絕育在內的強迫性節育。”

聲明續指,“我們還分享另一群聯合國專家分開表達的關切,即《香港國家安全法》中的許多規定不符合中國的國際法律義務。“聲明稱,“我們敦促有關當局保證受《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中英聯合聲明》所保護的權利,包括言論自由、新聞出版和集會自由。”霍伊斯根亦向媒體強調,“我們呼籲中國尊重人權,特別是宗教和少數族群人士的權利,尤其是在新疆和西藏。”值得一提的是,英國前常駐聯合國代表皮爾斯(Karen Pierce)曾在去年的聯大會議上代表23個國家發表過類似聲明。今年參與聯署國增至39個,人權組織則對此表示觀迎。不過,就在西方國家就人權問題向北京發表關切並施壓的當天,巴基斯坦則代表55國作共同發言,提出堅決反對借香港事務干涉中國內政。

此次事件中,根據聯合國大會相關決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共由47個成員國組成,基於地域公平原則,47個席位中,非洲和亞太國家各佔13席、東歐國家佔6席、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8席,西歐和其他國家7席。成員國由聯合國大會經無記名投票選舉產生,得票超過半數者直接當選,每屆任期三年,連任兩屆後不可立即再次當選。本屆聯大期間,人權理事會共有15個空缺席位,星期二參與投票的國家共有191個,當選所需的最低票數為97票。當天的投票中,最終中國、尼泊爾、巴基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在亞太地區成功當選。中國得票139票,翻查紀錄,其比中方在2016年得到的180票大跌22%,甚至比2009年初次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得到的167票還要低17%。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分析指出,儘管中國再次當選,但是他的支持率比上次明顯減少了。中國這次得到的支持票只有139,比上次少了41票,而且在新當選的15個成員國中,中國獲得的票數最低。她談到,在聯合國其他論壇上,“對中國政府駭人聽聞的侵犯人權行為的反對聲音也越來越大。”總部在日內瓦的聯合國觀察的執行主任希勒爾·諾伊爾(Hillel Neuer)亦表示,“選舉這些獨裁政權任聯合國的人權法官,就像讓一夥縱火犯加入消防隊。”他在表決之前說,“今天對人權來說是黑暗的一天。”據了解,在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和附屬機構中,有4個目前由中國代表領導。此外,在這些機構中,還有十幾位來自中國的副秘書長或副總幹事。與建立聯合國的普世價值存在不同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北京在國際組織影響力的快速提升,已逐漸開始引起西方國家地警覺。

《華爾街日報》日前在專題報道中提到,中國利用多邊機構來推進自己的倡議和自己的價值觀,令西方政治家憂心忡忡。該報提出,中國在聯合國擴大影響力的成本相對較低。"儘管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作為一個所謂的發展中國家,中國經常折價繳納會費。2018年,中國向聯合國系統出資了13億美元,遠低於美國每年承諾提供的100億美元。中國選擇利用對非洲、太平洋和其他地區眾多發展中國家的貸款和其他援助來創建票倉,並在聯合國擊敗西方支持的候選人和提案。"

同樣就這一消息,蓬佩奧當天通過推特寫道,“中國、俄羅斯和古巴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印證了美國在2018年退出該理事會的決定,並以其他場所保護和促進普世人權”。 他稱,“在今年的聯大會議上,我們做到了。”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美國在2018年6月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指該組織未能實現其既定目標。時任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曾表示,“長期以來,人權理事會一直保護人權踐踏者,充滿政治偏見。”她說,“看看理事會的成員,你可以看到對最基本權利的令人髮指的踐踏。”隨着北京在2年後成功連任該理事會成員,蓬佩奧稍後還通過美國國務院網站發表聲明,譴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擁抱威權政權”。他稱,“2018年,特朗普總統將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因為它有着反以色列的一貫模式,而且其有關成員國的規定使得世界上最惡劣的人權踐踏者能夠入選並擁有理事會席位。”

蓬佩奧指出,“在做出這項決定之前,而且在我們退出之後,美國一直敦促聯合國成員國立即採取行動,在理事會變得無可救藥之前,對其進行改革。不幸的是,這些呼籲遭到忽視。今天,聯合國大會再度選舉了人權紀錄可怕的國家,包括中國、俄羅斯和古巴。委內瑞拉在2019年入選。”他重申,“這些選舉只是進一步證明美國退出並利用其它渠道和機會捍衛並促進人權的決定是正確的。”他說,“美國對人權的承諾遠不止於言辭。通過國務院的行動,我們已經懲罰了新疆、緬甸、伊朗以及其它地方的人權踐踏者。”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還在周二中加建交50周年之際發言表示,北京的脅迫式外交,以及對香港的鎮壓、拘留維吾爾穆斯林等行徑會適得其反。他強調加方關切人權保障以及香港、維吾爾人等問題,並會繼續致力與盟友合作,確保中國的脅迫式外交和拘留2名加拿大公民及其他國家公民的行事方法,不會成為中方眼中的成功策略。他認為,中國當局在內政和全球事務所採取的態度對自己和所有國家而言,都不是一條特別富有成效的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在法國公開聲援新疆維吾爾人,並且牽頭組織為關注“再教育營”等侵犯人權行徑呼籲的歐洲議會議員格律克孜曼(Raphael Glucksmann)周三通過推特,就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質疑。他還批評聯合國對新疆上百萬人被任意拘留的事件視而不見。中國駐法大使館的官方推號隨後轉發了格律克孜曼的推文,並且警告他停止在涉及中國內政的新疆問題上“滋事”。中使館的推文稱,“任何國家,任何勢力都無權干涉,任何反對中國的企圖都會以失敗而告終。”中使館還指責格律克孜曼的發言基於“傳言”並非事實。對此,格律克孜曼通過推特回答說,中使館無權在法國發號施令,作為民選代表他將把民眾授予其捍衛人權的工作進行到底。他還敦促中使館改變姿態,特別是關閉新疆的“再教育營”,並讓維吾爾人重獲自由。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