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32周年

香港藝術家拿出 “歷史蠟燭”悼念“不能悼念的六四“

香港視覺藝術家黃國才(左)和香港Chickeeduck負責人周小龍先生,桌上是維園六四“歷史蠟燭”,
香港視覺藝術家黃國才(左)和香港Chickeeduck負責人周小龍先生,桌上是維園六四“歷史蠟燭”, © Kacey wong 提供

今年是六四32周年祭,香港警方再次禁止市民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持續了30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並派出3000名警力執法,監視民眾的集會。在這種情況下,一些香港人別出心裁,發揮創意紀念六四。香港藝術家黃國才推出“歷史蠟燭”的藝術概念,悼念“不能在維園悼六四“。

廣告

今年是連續第二年,香港市民無法到維園參與悼念六四集會,黃國才決定直接將10年前在維園收集的燃燒過的蠟燭,於6月4日當晚限量向市民派發。

點點燭光鋪滿維園足球場,曾是本港六四集會的經典畫面,但此景不再.....這位視覺藝術家在以前的六四維園守夜活動中收集了數百件燒過的蠟燭。他說,最初的出發點是環保,但同時也已經意識到每一個蠟燭都是香港人對“六四“的關注和關愛,所以應該被好好地保存下來。兩年前,黃國才將他在維園悼念六四活動收集得來的部分蠟燭溶掉並重新倒模成羽毛形狀,並命名為“黃雀的羽毛“,寄往海外的民運組織,為其籌款。

每根燃燒的蠟燭都帶着一個人對那些為民主而犧牲的人的敬意

由於今年香港的民眾不能再去悼念六四,因此他更決定將自己收藏的這些蠟燭拿出來,讓香港人可以把它們好好地保存下來。除了悼念六四以外,還要悼念”不可再公開的悼念“。

藝術家認為,每一支蠟燭都代表曾經在維園悼念六四、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每一個染過的蠟燭里都有對六四亡魂的關愛。

他說:"每根燃燒的蠟燭都帶着一個人對那些為民主而犧牲的人的敬意,以及對民主有朝一日取得勝利的希望。"每個人都是複雜情感的混合體"。

為了讓六四記憶薪火相傳,他將這批蠟燭分別放在兩間Chickeeduck內,於6月4日當晚限量免費向市民派發。

黃國才形容這些長短各異、形狀參差的白色蠟燭是“社會凋塑”,“每一支蠟燭都代表曾經在維園悼念六四、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要令蠟燭形成這樣的形狀,他們也至少在足球場上站了好幾個小時吧?這裡有着多少份對六四亡魂的關愛?”因此,他也希望市民能好好保存這件歷史文物,不要令這件屬於香港人的歷史淹沒,他說:“這是維園曾經有過六四燭光的證據”。

另據法新社報道,儘管親北京的當局禁止傳統的守夜活動,但香港人正在爭相想各種辦法,通過各種方式在星期五這天紀念六四,包括在你的智能手機上點燃火炬,閱讀詩歌或打印T恤文化衫等......

本周二,香港衛生檢查人員參觀了最近重新開放的“天安門紀念館”,該紀念館由組織年度守夜活動的同一團體管理。檢查人員說,這個地方沒有適當的許可證。博物館因此被要求在第二天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