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湾/世卫组织/武汉肺炎

法广访吴钊燮:参与世卫 台湾获国际支持达顶峰

图为联合国属下的世界卫生组织标识
图为联合国属下的世界卫生组织标识 维基百科照片
作者: 古莉
1 分钟

台湾抗Covid-19疫情取得胜利,但在外交上却与世隔绝,因此对参与世卫组织的要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蔡英文上台后,在北京要求下,台湾于2016年失去世卫组织观察员身份。尽管处于这种状态,年轻的台湾民主及2,300万台湾人,面对Covid-19疫情,表现出惊人的效率。在世卫组织大会召开前几天,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接受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记者西摩尔(Adrien Simorre)的专访。以下专访内容(法译中):

广告

法广RFI: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埃塞俄比亚人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谭德塞)最近指控台湾是对他本人进行种族主义攻击的源头。对这个指控您是什么立场?

吴钊燮: 我们确实听到Tedros博士(谭德赛)直截了当指控台湾是种族主义,并说台湾发起对他的种族谩骂。我们很痛心发生了这种攻击。但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不是台湾政府做的。我们也从未鼓励任何台湾人这样做。

台湾长期被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比谁都了解遭歧视的感受。台湾自民主化以来,一直谴责一切形式的歧视。在这一问题上,我们的承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强,这正是因为我们自己被排斥在国际社会之外。

法广RFI:这些指控是在多名台湾官员批评世卫组织处理这次危机的方式之后提出的。您是否认为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耽搁了全球对这一流行病作出反应?

吴钊燮:第一件事,确实,台湾是指出世卫组织某些决定可能有错误的国家之一。例如,世卫组织即使看到中国发生非常严重的流行病疫情,仍断言国际贸易或国际旅游应该继续进行。台湾展示了立场,但并不只有我们是这个立场,国际有很多针对世卫组织管理这次危机的批评,台湾与其他国家提出的批评是一样的。

第二件事,是我们自己注意到的。比如我们在去年年底,通过电子邮件提醒世卫组织武汉有人际传染的风险。但这封邮件一直没有回音。如果您想以透明方式应对这种传染病,这不是应该采取的正确方法。

结果是,国际社会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不仅中国,还有欧洲,美国,以及今天的非洲。因此,我们认为,世卫组织本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更好地了解这次流行病的起源和发展,让世界各国能有更充足的准备应对这场疫情大流行。

法广RFI:台湾方面在疫情迹象初现时,便非常快速作出反应。怎么解释台湾这样提早反应?

吴钊燮:2003年,台湾受到萨斯SARS疫情重创,数千人被感染,许多人死亡。那次对于我们是一个很艰难的教训,我们知道必须做好准备,应对新流行病风险。

去年12月31日,也就是我们向世卫组织发出通知,同时也给中国当局发送了邮件那一天,我们开始检查所有来自武汉的航班,识别有非典型肺炎症状的乘客。

一月份,当不断有武汉传染病的消息传来时,我们派自己的专家去现场调查。即使他们未能获得调查所需的所有信息,但他们已经意识到出了问题。

他们返回台湾后,我们开始准备应对一场可能的传染病疫情。我们启动了抗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它使我们可以在政府机构间采取行动。

一月中旬,台湾刚确认第一例Covid-19病例后,我们就暂停了来自武汉的航班,并实施一项防止来自疫情严重地区的人进入台湾的制度。

我们同时决定冻结出口外科口罩,并开始大规模生产口罩,以确保每个国民都受到保护。

最后,我们建立了一种确保能找到确诊病例所有联系点的机制。要求计程车司机用安全方式将其中一些人送达隔离中心,再由地方当局负责照顾。

由于采取了这种策略,今天台湾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但是,只有在国际社会都安全的情况下,台湾才会安全。也正是因此,我们希望与国际社会分享我们的经验。

法广RFI:鉴于这次有效的应对,您认为,如果台湾是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全球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吗?

吴钊燮:很难想象,如果台湾是世卫组织成员或仅仅是世卫组织的观察员,会发生什么。我首先认为,我们应该有权在需要时,立即从世卫组织获得一切必要信息。可是,目前,台湾几乎不可能实时从世卫组织获得信息。

另一件事,就是台湾想与国际社会分享的信息没有传递出去。我们的信息只被发送到国际卫生条例(IHR)平台,这个信息接下来的情况,我们不知道!

最后,我们认为,台湾的责任是向需要我们帮助的国家提供帮助。特别因为,我们在这个地区拥有比许多国家更高的卫生标准。最好的机制是通过世卫组织向这些国家提供帮助,但在目前情况下没办法这样做。

我可以给您举个具体例子:去年,我们意识到抗击埃博拉病毒非常重要,我们向世卫组织提议捐款支持这一事业。可是,在程序快结束时,世卫组织拒绝了我们的提议。

这种情况表明,台湾需要以更直接的方式参与世卫组织,不论是作为拥有全权的正式成员,或是以观察员的身份,这将肯定对世卫组织有益。

法广RFI:世卫组织全球卫生大会将于5月17日至21日举行。您认为台湾的参与问题会取得实质性进展吗?

吴钊燮:有两个层面的观察。一方面,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态度,尤其是世卫组织总干事Dr.Tedros(谭德赛)的态度。根据他的反应和评论,我们没有看到世卫组织在台湾参与方面的立场有任何变化。我们认为,中国为了不让台湾加入,继续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台湾获得观察员地位的可能性减少,甚至没有。

第二方面就是国际支持。肯定有一个国家拒绝我们参与。但有更多国家支持我们,尤其是与我们分享共同价值观的国家。最近,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日本的政府都大力支持我们参与世卫组织。

我们也得到非官方信息,欧洲国家也将支持台湾参与世卫组织。幕后说的话,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向您保证,有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准备给世界卫生组织写信,要求让台湾加入。甚至在拉丁美洲,有多个国家也准备这样做,尽管我们在那里只有一个外交盟国。

这些声音加在一起,可以说,如今对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组织的支持已达到顶峰。从此,我们要求世界卫生组织批准我们的观察员身份,就有了道义基础。

(未完待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