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国际/新冠肺炎

美联社:中国延迟公布病毒信息 世卫官员私下抱怨不断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高力资料图片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高力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法广
1 分钟

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初期,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多次感谢中国“立即”分享了病毒基因序列。美联社6月2日则报道指出,根据数十场访问和内部文件发现,“世卫官员私下对中国官方提供的相关信息不足感到不满,声称赞扬中方是为了获取更多信息。”

广告

美联社根据数十场访问和内部文件发现,中国在3个不同的政府实验室,完全破解病毒基因序列后一个多星期才公开信息。报道认为除了中国严密管控相关信息外,也存在公共卫生体系的内部竞争。而世卫官员则在私下对未能及时取得防止疫情扩散所需信息感到挫折。报道援引世卫组织1月份的内部会议录音指出,中国官方的实验室是在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教授带领的团队,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上第一个病毒基因组序列,在至少两周后才向世卫提供了有关病患和病例的数据。

报道称,世卫官员之所以在当时公开赞扬中国,是因为他们希望哄劝中国政府提供更多信息。世卫官员还在1月6日的内部会议上私下抱怨,中国没有共享足够的数据来评估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效率,或对世界其他地方的风险,从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美国籍的世卫组织的流行病学专家玛丽亚·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曾发言称,“我们可以参考的信息极少”。她说,“(依照这些信息)显然不足以进行合格的计划工作”。

报道认为,相关录音表明,不是像美国总统特朗普口中所指控的世卫组织与中国勾结,而是由于中方向他们提供了法律所要求的最少信息,使得世卫组织一直处于“黑暗之中”。 但是,该组织确实试图以最光鲜的色彩描绘中国,这可能是一种获取更多信息的手段。报道指, 世卫组织的专家们真诚地认为,尽管中国官员缺乏透明度,但中国科学家在检测和解码新冠病毒方面做得“非常出色”。报道指,世卫组织的工作人员曾为就如何在不激怒中国官方的情况下向中国施压以获取基因序列和详细的患者数据进行过争论。他们被指担心如不小心会激怒当局失去获得信息的途径,并使中国的科学家陷入困境。根据国际法,世卫组织必须与会员国迅速分享有关不断演变危机的信息并发出警报。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Gauden Galea)指出,世卫组织不能在告诉其他国家之前放任中国节选信息,因为“这不尊重我们的责任。”

报道称,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Mike Ryan)曾于1月第2周期间告诉同僚,是时候改弦易辙,对中国施加更多压力,因为他担心2002年在中国爆发的非典(SARS)疫情可能重演。瑞安也谈到,中国不像刚果等其他国家,在面临疫情时同样会配合世卫。瑞安说,“这是完全相同的情况,无休止地试图从中国那里获得最新情况。” “鉴于中国南部地区出现的透明度问题,世卫组织(在当时)才勉强做到了这一点。”他说,“保护中国”的最佳方法是让世卫组织利用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进行自己的独立分析,因为否则,该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将受到质疑,而“其他国家将采取相应行动”。 瑞安还指出,中国与其他国家在过去(与世卫)的合作方式不同。

瑞安说,“这不会在刚果发生,在刚果和其他地方也不会发生。”他可能指的是从2018年开始在当地暴发的埃博拉病毒。 他说,“我们需要看到数据…..这在现在是非常重要的”。报道还引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全球卫生教授斯科特(Adam Kamradt-Scott)的话认为,世卫若施压过甚,有可能被踢出中国。但他指出,随著全球看清北京行径不够透明,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还继续捍卫中国,这就“产生问题”。他表示,“这肯定会伤害世卫信誉…他(谭德塞)做过头了吗?我想证据很明显,实情令人对中国与世卫的关系产生非常多疑问。”报道指,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中国外交部并未对美联社的质询请求发表评论,但中国政府在过去数月已多次捍卫自身就处理新冠疫情的相关作为。

除了对世卫组织官员的反应加以透露外,报道还花篇幅对中国初期有关病毒的追踪加以介绍。报道称,对新冠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调查从去年12月底就已经开始。美联社援引财新的报道指,2019年12月27日微远基因(Vision Medicals)得出结论,根据新冠病毒大多数基因序列显示,其与非典病毒具有很多相似之处。微远基因并于随后与武汉的官员及中国医学科学院分享了这一信息。武汉卫生官员12月30日发布内部通知,警告出现不寻常肺炎案例,这项通知外流至社交媒体上。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冠状病毒专家石正丽在当晚获悉后从上海返回武汉,1月2日就确定新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期间,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12月31日派遣了一个专家组去武汉了解情况。同样在当天,世卫组织的瑞安称,他们从一个公布病毒暴发的公开平台了解到武汉出现异常肺炎。

报道指,世卫官员向中方要求获取更多信息。而依照国际法,世卫成员国应在24至48小时之内回复要求。中方官员则在2天后告诉世卫组织武汉出现了44宗病例,但无病患死亡。科学家认同中国科学家侦测与定序未知病原体的速度很惊人,证实中国自非典疫情以来科技能力大幅进步。但是中国在跟全球分享信息方面却开始出现问题。美联社报道,中国国家卫健委1月3日发布机密通知,下令有病毒样本的实验室销毁样本,或是送到指定机构保管。由财新率先披露、美联社亲眼见到的这份通知,禁止实验室未经政府批准就公布病毒相关信息。这项命令也禁止石正丽的实验室公布基因序列,或是警告潜在危险。

根据美联社看到的内部资料,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月3日独立完成病毒定序。而依据国营媒体访问,中国医学科学院1月5日子夜刚过,也完成基因序列解码。然而就算当时已有3个国家实验室各自确定完整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中国卫生官员仍默不作声。1月5日,张永振团队成为了又一个破解病毒基因序列的实验室。他将其提交给了GenBank数据库,并等待复查,同时向中国国家卫建委发出预警,指一个新的类似与非典病毒的病毒出现,其或具有传染性。美联社看到的相关内部通知中写道,“它应该通过呼吸道传染。” “我们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预防措施。”世卫组织则在当天表示,根据中国的初步信息,没有证据表明病毒在人与人之间存在重大传播,也未建议针对旅行者采取任何具体措施。

1月6日,中国疾病防控中心将预警提升到第二高的级别。工作人员开始隔离病毒,起草实验室测试指南,并设计了测试套件。 但是,该机构无权发布公共警告,而且即使对许多其员工来说,当时紧急情况的严重程度也被一直保密。到了1月7日,武汉大学的另一个团队也完成病原体定序,结果与石正丽的结果吻合。这则让石确信她们找到新型冠状病毒。但根据3名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国疾控中心专家说不信任石正丽的发现,必须先验证过,她才能公布发现。中国国家卫建委和监管石正丽实验室的科技部对此拒绝加以置评。

若干人士表示,这种噤声命令背后一大主因为中国疾控中心研究人员希望率先发表自己的研究报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冠状病毒研究人员李义泽(Li Yize,音译)说,“他们想拿走所有功劳。”此外,6名熟悉体制的消息人士解释,中国疾控中心领导阶层内部也是竞争激烈,选拔成员的标准一直是能在知名期刊上刊登多少研究报告,让科学家不愿分享手头资料。

1月8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指,科学家已从武汉的肺炎病患样本中找到新型冠状病毒。中国国营媒体随后正式宣布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但中国卫生当局还是不公布基因序列、诊断测试和病患详细资料。《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则使得世卫组织的官员感到尴尬。 世卫组织急性事件管理小组负责人汤姆•格赖恩(Thomas Grein)说,该机构看上去“令人怀疑,而且十分愚蠢”。另一专家范·科霍夫(Van Kerkhove)承认,世卫组织宣布这种新病毒“已经晚了”,并告诉同事们,催促中国至关重要。瑞安在看到这一报道后则对缺乏信息感到生气。

瑞安抱怨说,“事实是,我们距事件发生有两到三个星期了,没有实验室诊断,没有年龄,性别或地理分布,没有Epi曲线。” Epi曲线指的是科学家用来显示疫情进展情况的标准暴发图。当天泰国机场就发现一名来自武汉的女乘客有流鼻水、喉咙痛与高烧症状。而在文章发表后,中国官方媒体随后正式宣布发现了新的冠状病毒。 但是即使到那时,中国卫生部门也没有发布基因序列,诊断测试或详细的患者数据来显示这种疾病的传染性。1月9日,一名61岁的男子在武汉因患新冠肺炎去世,成为了最早的病患去世案例,而外界则是在11日才得知这一消息。

与此同时,世卫组织官员在内部会议上抱怨说,他们一再要求中方提供更多数据,特别是为了查明该病毒是否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但无济于事。高力说,“我们已经非正式地和正式地要求提供更多的流行病学信息。” “但是当被要求提供细节时,我们什么也得不到”他说。瑞安则抱怨说,由于中国提供的是国际法所要求的最少信息,世卫组织几乎无能为力。但他还指出,去年9月,世卫组织对坦桑尼亚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公开谴责,原因是该国没有提供有关令人担忧的埃博拉疫情的足够详细信息。

“我们必须保持一致,”瑞安说, “现在的危险是,尽管我们有良好的意愿……尤其是如果有事情发生,世卫组织将面临很多指责。”瑞安指出,中国可以通过立即分享基因物质为世界做出“巨大贡献”,否则“其他国家将不得不在未来几天内重新着手”。到了1月11日,张永振团队终于在“virological.org”网站上公布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3名熟悉内情人士表示,这项举措激怒中国疾控中心官员,隔天张永振的实验室就被卫生当局暂时关闭。

此外,根据美联社取得的文件,张永振公布基因序列后,中国疾控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赶紧公布自身确定的序列并彻夜检查、收集病患资料,送给国家卫健委批准。1月12日,这3家实验室终于一起在“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网站上,公布病毒基因序列。此时距离他们各自完成定序已过了1个多星期。微远基因的相关工作更是在2个多星期前完成。1月13日,世卫组织宣布泰国出现新冠肺炎输入案例。第二天,在一次秘密电话会议中,中国最高卫生官员命令全国为大流行疾病做准备,称该暴发是“自2003年非典以来最严重的挑战”。全国各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开始筛查、隔离和测试病例,全国各地有数百人被发现确诊。

报道称,但即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部宣布发生一级紧急事件,也可能是最高级别的紧急事件,中方官员仍表示,病毒在人与人之间持续传播的可能性很小。世卫组织随后对此的表态也有所反复。范·科霍夫(Van Kerkhove)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肯定是有限的。”但是数小时后,世卫组织似乎退缩了,并在推特上写道,“中国官方进行的初步调查,未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这条推文后来成为批评家的把柄。

记录显示,世卫组织亚洲办事处的高级官员刘云国(Liu Yunguo,音译)曾在武汉医学院学习。他飞赴北京与中国官员进行了直接和非正式的接触。据一位熟悉此事的公共卫生专家说,刘的前同学是一名武汉医生,曾警告他肺炎患者正充斥着该市的医院,刘还敦促更多专家来武汉访问。

1月20日央视《新闻1+1》节目主持人白岩松直播访问钟南山院士,得到钟南山两次说出“肯定的有人传人”,是中国官方首次确认病毒有人传人现像,由此大众开始重视疫情。报道指出,延后公布基因序列,不仅妨碍确认病毒是否扩散到其他国家,还拖延全求研发筛检试剂、药物与疫苗。缺乏病患详细资料也让外界难以确认病毒扩散速度有多快,而这正是阻止疫情的关键。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