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新冠疫情为中等强国提供壮大机会

音频 05:03
新冠病毒全球死亡人数破百万大关
新冠病毒全球死亡人数破百万大关 REUTERS - DADO RUVIC

新冠病毒带给当今世界影响之巨,令托马斯•弗里德曼( Thomas Friedman)为人类设想了新的纪年方法,新元前(新冠肺炎元年之前)和新元后,美国华裔学者文贯中认为新冠病毒将使经济全球化由目前的“一个世界”蜕变为“两个阵营,三个世界”。加拿大学者埃里克·米勒(Eric Miller)相信“中美两国声誉都可能因新冠病毒危机受损,这将为中等强国,特别是拥有强大声誉和网络者提供壮大的机会”。

广告

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Canadian Global Affairs Institute)研究员埃里克·米勒曾就职于加拿大驻美大使馆,担任过加拿大商会副主席,目前是美加智库丽都波托马克战略集团(Rideau Potomac Strategy Group)主席,他今年4月在加拿大政治网站(Ipolitic)撰文《新冠病毒将如何改变全球政治》,展望了疫情之后全球政治新格局。

他强调“流行病长期以来都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通常的结局是,国际关系结构通过扩大现有趋势和创造新趋势而发生变化。黑死病导致了从中国延伸到土耳其的蒙古帝国崩溃和丝绸之路贸易走廊凋敝。西班牙流感推动了印度独立运动、杀死了列宁可能的继任者、促进美国在《凡尔赛条约》中接受对德国的惩罚性条款。尽管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发展中,其影响同样具有深远意义,核心结果将是美中关系及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关系发生深刻变化,最后会类似于新冷战,加速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大规模瓦解”。

对医疗产品的疯狂争夺正促使西方对过度依赖中国生产产生怀疑。恰如9/11之后,政府将某些部门指定为“关键”部门后,会要求有足够的国内生产能力来应对危机。它还会动摇其他领域里的“中国制造、全球销售”模式,供应链可能会按预期市场更多地细分到定制的渠道。从政治风险角度看,“可靠性”将成为评估未来生产地的一个因素。除调整供应链外,经济冲突还将转向技术竞争和对投资的审查,特别是战略部门的投资。

新冷战还包括在南中国海和朝鲜半岛等危险区域的军事摩擦。用基辛格的话说,中国并不视自己为“崛起”,而是“回归大国”,是出于创造财富和安全原因而寻求全球影响力。而美国政界已达成基本共识,中国是必须面对的生存威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美两国都可能因新冠病毒危机而声誉受损。由于早期处理失误造成疫情全球大流行,中国无论如何加大宣传和捐赠医疗设备都无法弥补所造成的重大损失。而在美国,尽管许多州长反应出色,但全球对美国的观感是高死亡率和特朗普独特的领导风格。

新冷战可能导致超级大国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但这一次,中等国家向大国的效忠将更少二元化,且更加灵活。例如没有英国的欧洲正远离美国,并将根据自身利益制定中美政策。缺乏兴趣和精力为全球提供安全保障的美国,将重点关注自己的目标。这将为中等强国,特别是拥有强大声誉和网络者提供壮大的机会。从疫情大流行中脱颖而出的芬兰和台湾,通过有效的准备和危机应对系统,将感染减少到最低限度,令声望大大提高,台湾加入世卫组织肯定会获得更多的支持。

再看加拿大,如果管理得当,风云变幻的国际关系会是巨大的机会。加拿大有成功的民主社会,是诸如利马集团(Lima Group)等中等大国组织的天然领袖,该集团正努力实现委内瑞拉的和平变革。同时加拿大将与美国保持亲密关系,棘手的是与中国的关系。尽管美国用新北美自贸协定第32条来限制加拿大与中国走近,但加拿大政府和企业界的许多人都希望扩大与北京的关系。为此,加拿大应任命一个专家小组来研究中国力量的性质和功能以及压力所在,在此基础上结合美国对中国行为和野心的评估。只有这样,加拿大才能在新纪元中获得政治和经济利益,并获得足够的领导地位。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