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李恒青看美国大选:民主的精髓就是要有博弈

音频 13:27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共和党现任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共和党现任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美国大选进入最后一个月倒计时之际,上周发生的最大“惊奇“莫过于总统特朗普确诊新冠病毒入院治疗随后很快出院,经过几天修养后,周六(10月10号)宣布重启竞选造势活动后,本周一就开始主攻摇摆州的紧凑行程,似乎要将失去的时间找回来,对抗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目前的民意优势。同时,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和彭斯也进行了唯一的一场辩论,阐述了他们的政见和国际观。这些对2020美国大选进程和国际未来走势会有哪些影响?我们今天请美国 华盛顿 “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先生做出他的分析。

广告

法广:目前大选总体局势如何?

李恒青:整体来说选情依然扑朔迷离,如果仅看民调或媒体的报道可能都难以辨清局势。民调一边倒,一直偏向拜登这边;媒体这边,除了Fox新闻这个台相对右派外,其他都是左派的——美国的媒体和公共知识分子一般偏左。所以,无论是统计和数字还是意识形态的报道,都还是有其偏向性的,民调和报道都不一定准确——至少我这样认为,拜登胜出和特朗普连选连任几率目前应该还是五五开。

在过去二、三十年,美国东西两岸的选民历来都更偏向自由派的民主党阵营(蓝营),但美国中部地区一般会投向共和党候选人(红营)。美国总统选举是选举人制,赢者整州通吃, 所以一般将美国的选区分为红区共和党和蓝区民主党,两者泾渭分明,但也有几个州是“战场州”,比如包括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佛罗里达等州,红蓝两个阵营目前呈现胶着状态,这所以一般来说都是这几个州最后决定选举的走向。

总统候选人本来应该有三场选举,但已经取消了一个(原定于10月15号),现在只剩下10月22号的那场,接下来的这三周可能还有很多变数,所以大家都在谈论“十月惊奇”,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公布希拉里的邮件都是意想不到的……

法广:公布希拉里的邮件会对选情造成影响吗?

李恒青:应该说会有一定影响,但是不会特别大。我的感觉是蓬佩奥是应(特朗普总统)要求而做的,他之前是FBI和CIA的头头,一直从事情报部门工作,原则上他是一个非常守纪律的人,不会做违法的事情。公布希拉里的邮件应该也不属违法,但是会有争议,因为一些封存的记录可能要等30、40年以后才能解密。他的这个做法可能在未来会引起两党的争执…..

法广:美国民众显然关心的自然是美国国内和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议题,但由于美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大选牵动着全球的神经。希望入住白宫的人必须面临国际事务的考验,尤其是目前紧张的美中关系势必影响到全球的战略布局,未来总统副总统对中国问题的态度成为关注的焦点。但就在副总统候选人哈马斯和彭斯的唯一一场电视辩论中,对于中国与美国的关系这个题目,民主党的候选人哈马斯说,比起特朗普来,她更尊敬习近平。您听到这句话时感受如何?

李恒青:这个问题当时同时提给了哈里斯和彭斯,彭斯说把时间用在回答前一个问题上。当然,他可能会有意地回避这个问题,不想更多地讲中国的议题,因为本届政府已经在实际行动上印证了其印太以及与中国大陆的外交战略,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个问题展开仔细回答。对于哈里斯,她在当参议员前曾担任加州的总检察长,一直在做内政工作,她对外交事务,尤其是牵扯到外交利益的国家战略,我认为她没有外交经验,说出了外行话。

但是我同时也要说,即使她当选也不会影响到民主党的整体走向,为什么? 三个星期前,我参加了一个在华盛顿举行的国家安全讨论会,讨论会的主要发言人之一就是在白宫专门做亚洲和中国战略分析的将军。在之后的讨论时间里,我提的问题就是:如果特朗普没有连任成功,拜登胜选的话,美国的中国的外交走向和国家安全考虑是否会有大的变化? 他的回答非常清楚。他说,首先,今天在坐的研讨会参与者两党人士都有,他本人是特朗普阵营中的一个重要成员。其次,他也曾跟假如拜登上台后的管理团队负责国家安全的重要人物,包括国家安全助理,国务卿候选人以及五角大楼的重要成员都接触过,也讨论过这些问题。他强调说,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对中国的政策已经是既定的,大家也完全同意。

所以这些政策不是哪个领导人或特朗普自己想出来的,也不是共和党自己搞出来的一套,实际上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共识,而且拜登在他自己在做副总统时没有面临和做的事情,如果他做了总统就必须要面临,他也会遵从这些未来他要用的人的意见,而这些人的意见跟现在执政团队中负责国家安全,尤其是负责中国问题的这些人的观点几乎是一致的。这是我们得到的一个非常明确的答复。

所以我可以负责任得讲,我认为今后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可能在处理方法上有些小差异,但我认为不会有大的原则性变化。

法广:这次大选的主要人物非特朗普莫属,选民因他分成两大派。美国人对他的态度是要么特别喜欢,认为他是唯一可以让美国更加伟大的人选;要么特别讨厌,甚至认为他是美国民主制度的挑战,您如何看这种现象?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局面呢?

李恒青:我们在观察民主发展,应该说美国在民主世界,是民主体制发展最大也是最成熟的试验场,特朗普总统在四年前“横空出世“,原因很复杂。但我认为在过去的二十多年,美国政治社会中一直流行着”政治正确 “,而且像癌症一样扩散。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最大的区别是,后者用枪解决政权问题,毛泽东最著名的理论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用枪杀人打下江山就可以夺取政权,这是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制度那种”江山换代“的传统做法。但是民主制度不同,从砍人头变成了数人头,数选票。

我们常说,中共政权是一个缺乏合法性的政权,因为它不是靠老百姓心悦诚服地用选票给予支持,甚至大家连选票都没有看过就要把政权必须交给他们。但是,在民主国家,就是一人一票把总统选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政府领导人就需要取悦民众来得到选票,但是这样就会慢慢地腐蚀美国的政治。所以这些政客就会说很多”廉价“的话,而且可以不予兑现。共和党人说要减税,让大家通过减税得到福利,但是他没有说出的下一句话是”政府减税而收入减少,福利自然也减少“;但民主党人说一定要给福利,包括曾经有意参加党内初选的桑德斯提出的类似欧洲的全民健保,大学免费等等,但钱从哪里来?民主党人没有说出的另一半话是要加税。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不说全面的真话,这就是“政治正确”。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产生了特朗普这样的政治素人能都进入白宫的土壤, 让他成为总统。但是,他的”让美国优先“的政策是否能够继续下去,继续得到美国民众的支持,就得看11月3号选举的结果。

我自己的感觉是,在过去特朗普担任总统的三年半时间里,他还是做了很多过去的几任总统几年都做不下来的事情,当然也有不少不尽人意的乱事。实际上可以说他是一个矛盾体,绝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

我曾说过,如果在拜登和特朗普之间选择一个公司的CEO,我们是将选票投给一个没有道德上还过得去的老人(拜登),还是投给一个精明强悍的老人(特朗普)?后者的道德上有很多瑕疵,包括涉嫌嫖娼,通过合理避税只交每年750美元的税等等,这些都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但是如果要找一个人来管理大公司,我想我愿意投给一个精明的能干的。但是,如果说要让孩子学习做人,我绝对不会让孩子学他这样的人。

这是一个矛盾,但我想这就是现在的社会现实,没有完人。

法广:您认同特朗普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的观点吗?

李恒青:民主不是写在纸上的,也不是脑子里想象的。民主提供的是一个博弈平台,让所有人都有博弈的机会,重要的是保护少数派,最弱势的群体利益,这才是民主的作用。所以我觉得特朗普总统连任或者败选丝毫不会撼动美国民主,相反地,这是一个美国实践民主的机会。特朗普看了法国的阅兵式后,曾经也希望在美国做,但就是没有成功,所以他在位也不能为所欲为。这就是民主,民主的精髓就是博弈。

如果没有博弈了,大家都听“一尊”的,只听一个人的发言,那就是专制!

法广:有种说法认为,最大的“十月惊奇“可能会发生在南海或东海,更具体说是台海,如果擦枪走火发生战争 ,那么战争中的总统连选连任的几率更高,您认为这种局面有发生的可能性吗?我们看到目前美中在台海频繁行动,中方也设下了红线……

李恒青:不是完全没有,但是如果真有战争,应该不会是特朗普发动站争,而是他的举动逼迫中共发动站争,所以在剩下的二十天时间里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

两年前,特朗普突然在白宫宣布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要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引发所有人的震惊,全世界都很难想象特朗普在竞选时说的话这么快就实现了,而且他违背了全世界那么多盟友的意见,有人担心他这样做会挑起阿拉伯世界的战争,但是他坚持这样做,不仅宣布而且不久后就开馆了。但之后风平浪静,阿拉伯世界没有反应,都接受了这个现实。现在还有两个海湾国家,阿联酋和巴林都已经和以色列建立了正常的外交关系,而不再是敌对国的战时状态。

所以一旦特朗普真的来做,想一下子解决(台湾)问题,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但是我认为,如果站在华人和台湾朋友的角度看,如果特朗普希望在台湾把AIT变成大使馆,甚至把海军陆战队派到台湾去,但这毕竟是两方面的是,在台湾,无论是蔡英文总统,总统团队还是外长吴钊燮,他们都非常严谨,前一段时间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示台湾不谋求近期加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而是来日方长,要把时间留给后人。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就是不希望战争,将2300万台湾人的生命置于火线上,我认为他们在这点上是非常负责人的,所以即使特朗普提出类似的要求,我认为台湾也可能不愿意走这一步。

但是,除了台湾以外,可能会有更多的惊奇。比如,国务卿蓬佩奥刚刚从日本回来,他在日本见了新首相等官员,和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外长召开了四国外长会,就是为围堵中共,围堵中国军队在南海,西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自由航行做了一个大的准备,号称“小北约“,如果继续向前推进,这也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事。

所以我觉得还会有很多“十月惊奇“的机会,不一定非要拿台湾说事,因为对台湾不是好时机,也不是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更应该留给后代子孙,让那些更有政治远见的人来慢慢解决。

感谢李恒青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