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体育/政治

立陶宛裔美籍选手对战张伟丽前称“宁死不红”引争议

相关赛事宣传海报
相关赛事宣传海报 © 网络图片

终极格斗冠军赛(UFC)女子草量级冠军张伟丽4月25日将在UFC 261赛迎来个人的第二场卫冕战,对手是前世界冠军、现草量级排名第一的美国选手罗斯·娜玛尤纳斯(Rose Namajunas)。美籍立陶宛裔的娜玛尤纳斯赛前向媒体表示,她与对手张伟丽虽不存在个人恩怨或相关讨厌,但其特殊的家庭背景激励她要为自由而战,并谈及上世纪50年代末冷战时期的反共口号“宁死不红”(Better dead than red)。

广告

近年来在诸如UFC和拳击等格斗赛场上为了吸引眼球,参赛选手在赛前放话依照对方的出身来历,甚至是宗教信仰加以“垃圾话”攻击,以提高赛事关注度和商业收益的手段已司空见惯,但或许是由于国际职业格斗赛场上来自中国的顶尖高手稀缺,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莫雷事件影响仍在等不同因素,像娜玛尤纳斯在此次赛前将中国政治元素加入比赛的现象可以说是较为少见的。

针对即将与张伟丽举行的对决,娜玛尤纳斯在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LRT)10日刊登的采访中说,“我并不讨厌伟丽或者类似的东西”,她补充说,“但是我确实觉得我在这场比赛中有很多事情要争取。”现年28岁的娜玛尤纳斯出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密尔沃基市。她的父母曾因为逃避苏联共产党统治,从立陶宛移民到美国。她的曾祖父在担任立陶宛独立军队成员时被苏联人杀害。

针对即将到来的比赛,娜玛尤纳斯说,“我的动力是胜利,而腰带是胜利的伴侣。胜利的渴望帮助我每天早晨起床并努力训练。当然,在某些时候,自我掌控了一切,就像在与杰西卡·安德拉德(Jessica Andrade)和乔安娜·耶德泽伊季克(Joanna Jedrzejczyk)的战斗中一样。对抗似乎可以激发动力,但实际上我一直控制住自己,从未感到过对对手的仇恨,我也没有讨厌伟丽。”

娜玛尤纳斯说,“我觉得这次我特别要争取一些东西-伟丽所代表的是谁。我试图让自己想起我的家庭历史,我们来自哪里。我想向我的训练伙伴加缪斯(Chico Camus)讲述立陶宛人的困境,即我们的历史。我们观看了电影《另一支梦之队》,以更好地了解我们正在争取什么。看完电影,我理解得更清晰,‘宁死不红’。” 她说,“而且我认为,我不认为伟丽是红色是偶然的,你知道,她是,这就是她所代表的意思。这不是针对她个人的,但这就是为什么我为自由而战,我有基督的意识,我有立陶宛人的血统,有美国梦,我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带进了这场战斗。”

娜玛尤纳斯提到的纪录电影讲述了1992年立陶宛男子篮球队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代表该国,在国家宣布独立遭受苏联出兵镇压未遂后,首次在国际大赛上获得铜牌的故事。在张伟丽刚刚完成UFC首秀时,娜玛尤纳斯已经站在了赛事的顶端。针对目前在过去五场比赛中还未尝败绩的张伟丽,娜玛尤纳斯说,“我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时候,是她和特西娅·托雷斯(Tecia Torres)不相上下的时候。我觉得特西娅打得不错和大多数拳手一样。但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张伟丽是一个略强、略大版本的特西娅。我觉得特西娅在八角笼里的动作更好,也是一个更有技术含量的打击者,但如果张伟丽觉得没有更多的技术含量,她会用力量和肌肉来建立合适的位置,她往往能成功。她也非常渴望胜利。”

娜玛尤纳斯说,“那场比赛后,我没有过多分析她,只是觉得她挺厉害的。当张伟丽在等着和安德拉德比赛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会赢,只是没想到会打得这么厉害。那一刻之后,我意识到,我需要看她的(比赛)。”针对二人即将到来的比赛,娜玛尤纳斯认为,“战斗可以以多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我认为我会在站立的情况下赢得比赛,尽管她自己也希望这场比赛能尽可能长时间地这样进行下去。我的地面技术一直很好,但最近我进步了很多,尤其是在训练的情况下。现在我的击打技术更加出色,比以往更好。”

 娜玛尤纳斯说,“我注意到了一些事情。显然,她要小心很多事情。我想她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战斗停滞不前,但当她感受到我的力量,我的控场能力,我的气场时,她会试图将战斗转移到地面上。”娜玛尤纳斯补充说,“即使看张伟丽和乔安娜的比赛,张伟丽在站立时的比赛中表现得相当不错,但她最终还是试图将比赛转移到地面。只要她开始输掉对拳,她就会试图把我掀翻。她很固执,很强势,我会尽量专注于我的计划。无论花多长时间,我都会做到。”

在采访最后,当被问及是否对这场决斗的结局有设想时,娜玛尤纳斯回答道,“如平常一样,打她的脸,征服她的背,勒住她。现在我有了更多的工具,我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式结束战斗,但这正是我的主要计划。”针对娜玛尤纳斯采访中提到的“宁死不红”言论,其引起了格斗爱好者的两极化反应,很多人认为这些言论不恰当地将政治与体育结合起来。娜玛尤纳斯本人则在14日接受美国娱乐与体育电视台(ESPN)采访时表示,对自己就共产主义的言论不认为有错,但强调她对张伟丽没有个人的敌意。

娜玛尤纳斯说,“我的观点是基于我的经验,这不是我在YouTube上查找的东西。这是一部纪录片的实际参考资料。如果你对我的任何观点感到困惑,你可以看纪录片,你可以很好地了解我的家庭所经历的事情,我今天在美国的原因,我做综合格斗的原因,所有这些东西。”她说,“如果不是因为那部纪录片中的一切,立陶宛人如何与共产主义压迫斗争,我可能会有一个非常不同的生活。我之所以提到它,是因为记者说我对过去的对手有敌意,这也许是在那些战斗中引起一些动机的原因,而这一次没有敌意,所以也许是缺乏动机,但这离事实再远不过了”。

娜玛尤纳斯说,“第1,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敌意。显然我并不完美,我是个罪人,我肯定有情绪。但是当我在对决的时候,对对手没有情绪。这只是我内心恶魔的外在表现,我每天都要面对。........这并不是针对伟丽这个人。”她补充说,“我喜欢伟丽。我不认识她。我知道她想成为朋友还有那些东西,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有可能的话,能认识她就太好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