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气候/中国

克里:中美不会因为没有对方作为处理气候问题伙伴而受益

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近日接受了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外交政策》杂志专访。他在采访中就其对环保主义根深蒂固的支持,以及近日如何就气候问题与中方代表谈判,还有对绿色经济发展的看法等系列问题接受了访问。采访中,克利说,“中国不会因为没有美国作为处理气候问题伙伴而受益“。

广告

记者问道,“克里国务卿,让我们从刚刚结束的气候问题领导人峰会开始。如果你必须从这次峰会中挑出一个大的成就,从你的角度来看那会是什么?”他回答说,“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事实,即(代表)全球GDP约55%的国家现在承诺追求减排的道路,这将使我们的温度上升保持在1.5摄氏度以内的可能性。我们有来自欧洲、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的非常重要的承诺,而现在我们必须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因为其他国家还没有作出如此重大的减排步骤。”记者问,“国际能源署执行主任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警告说,即使一些国家正在制定雄心勃勃的新目标,世界仍然‘处于全球变暖的危险水平’。例如,对煤炭的需求,今年将上升4.5%。你如何回应关于政府仍然做得不够的批评?”

克里回答说,“(这些批评)是正确的,他们不是。中国占世界排放量的30%,而大自然并不衡量它是否来自中国、美国或廷巴克图。事实是,影响我们气候的是所有这些排放的总量。因此,我们都必须为减排做出贡献。即使美国明天达到零排放,我们仍然有一个问题,因为其余85%的排放来自世界其他地区。因此,这确实是一个全球性的挑战,而我们的反应还不是全球性的。”就中国问题,记者在采访中提问说,“本届政府对中国一直相当强硬。其指责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其与台湾接触;其正在重振所谓的四方对话机制,一个包括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国家集团。但在这一切中,拜登白宫也确实需要中国作为合作伙伴来应对气候变化。你如何将这一问题、气候变化,从所有其他竞争领域中划分出来?”

克里说,“我认为从历史上看,有分歧的强大国家总是能够,几乎总是能够做到这一点。显然,朝鲜目前可能是一个例外,但通常我们已经能够走到一起,能够尝试谈判和解决某些分歧”。他补充说,“这方面的例子是(美国前总统)里根在苏联。他一直称其为邪恶帝国。他告诉苏方要拆掉柏林墙。他是自由和民主的伟大倡导者。最终,他与(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雷克雅未克会面,他们达成了一项协议,即拥有5万枚弹头,一触即发地指向对方,并且每天都生活在这种危险之中,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克里说,“这些都是能够产生影响的事情。而现在,气候对我们所有国家来说都是势在必行的。中国不会因为没有美国作为处理气候问题的伙伴而受益。而美国也不会因为没有中国作为气候方面的伙伴而受益。因此,我们只是有纪律的。我们在经济规则和网络方面有分歧。我们在人权和地缘战略利益上有其他分歧,但这些分歧不必妨碍像处理气候问题这样关键的事情。而中国做出了这个决定。前几天我在中国的时候,我们真诚地来回谈判。”他补充说,“我们没有必要挑衅对方或对对方大喊大叫。我们进行了严肃、艰难的对话,但我们设法找到了一个能够达成一致并向前迈进的地方和方法。我认为这为其他领域的其他可能性打开了大门或窗口。我的感觉是,中方知道,我们双方能够解决气候危机是有好处的,因为我们的公民因我们未能这样做而深受影响。”

记者说,“我知道你与你的中国同行,即气候特使解振华有长期的个人关系。告诉我们你对他的了解。是什么让他如此活跃?”克里说,“他很关心这个问题。解振华已经在这个问题上工作了多年。这么多年来参与这些谈判的人都非常尊重他,因为他能够在意识形态的拉锯战或其他分歧之间穿针引线,保持对气候问题的关注”。克里评价解振华称,“他是一个专业人士,读得很好,研究得很好,我认为习近平主席和中国领导人对他很有信心。因此,他是一个在我被任命为对话者之后被任命的人,我认为,正是因为我们确实认识对方,我们已经一起工作,我们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纵横交错。我认为,如果你与多年来参加过联合国会议的任何人交谈,他们都会对解振华表示尊敬。”

记者问,“与中方谈判是什么感觉?把我们放在发生这种情况的房间里。”克里说,“当我们交谈时,我们在私下里交谈。我想我们都知道,在那个特定的时刻,有大量的电视摄像机侵入你,并没有什么好处。我们在交谈时相互尊重,这是真正完成工作的唯一途径。我认为在谈判中,你必须知道你的底线是什么,你必须对他们的底线有一个相当好的理解。而你正在努力寻找获得裂缝的方法,并找到双方的协议。”

克里说,“很明显,他是按照谈判的指示来操作的。我认为有一些限制。我认为拜登总统可能给了我更大的自由度来尝试完成事情,因为我们是那些实际上正试图将他们推向某个地方的人,而他们是那些有他们预先确定的某种路径的人,而我们正试图将他们从这个路径上移开,转向我们认为是更好和更可实现的路径,以及对世界和中国有更好后果的路径。你来回走动。这就是谈判的性质。我认为,你知道,他们是准备精良和强有力的谈判者。但话说回来,我们也是。这使得谈判变得相当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