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澳大利亚/新冠疫情

美澳外长:支持对新冠病毒来源进行调查

澳美两国外长资料图片
澳美两国外长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5月13日在华盛顿会谈后向媒体表示,支持正在进行的调查,以弄清新冠疫情发生的事情真相。

广告

去年7月成立的旨在寻找新冠大流行暴发主因的“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独立小组”在12日提交的报告,呼吁国际社会立即实施一系列大胆的建议,重新分配、资助和增加疫苗的供应和生产能力,并在每个国家紧急和一致地采用经过验证的公共卫生措施,从而结束新冠大流行。 该小组由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和利比里亚前总统埃伦·约翰逊·瑟里夫(Ellen Sirleaf Johnson)担任共同主席。该报告指,世界卫生组织本应更早地宣布全球紧急情况,并补充说,如果没有紧急改变,世界很容易受到另一次重大疾病爆发的影响。

星期四的记者会上,来自天空新闻的记者提问称,“布林肯国务卿,你对克拉克报告的结果是否满意,你是否支持进一步调查?对佩恩部长,也是如此,但鉴于澳大利亚面临的经济影响,你是否也会考虑进一步调查?”该记者说,“关于在中国侵犯人权这一点,我们仍然有两名澳大利亚人在中国被拘留,杨恒均和成蕾。这有严重的影响。有鉴于此,你是否仍然继续支持对(新冠疫情)起源的调查,因为我们那么早就呼吁这样做?”

布林肯回答说,“不,对最初的调查不满意;是的,支持正在进行的调查,以弄清新冠疫情事件的真相。”他说,“这非常重要,因为如果我们要有最好的机会防止它再次发生,并确保我们能够建立一个更强大的全球卫生安全系统,以确保我们能够预防、检测和缓解未来的大流行病,我们需要了解发生了什么。而这必须从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开始。”他表示,“这个问题与其说是指责,不如说是了解发生了什么,以便我们能够为未来采取有效行动。需要有问责制,但尤其需要有理解。”

布林肯说,“我们确实知道,在大流行初期,中国没有允许及时与国际专家接触,及时共享信息,最重要的是真正的透明。 这些必须是该系统未来的功能。 所有国家都有责任签署”。他说,“因此,我们需要看到更多信息才能对发生的事情有一个真正的了解。 然后,包括与中国一起,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来加强国际体系,以确保我们所有人的保护得到更好的保护,以便在下次出现这种情况时,情况不会像现在这样。”

佩恩说,“我认为你的问题包括两个部分”。她说,“首先,有一个由世卫组织召集的关于新冠病毒(SARS-CoV-2)起源的全球研究,正如其标题所称,这是3月31日发布的报告。我认为我们当时的反应是说,我们当然赞赏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参与领导这项工作的科学专家的努力,包括澳大利亚专家德怀尔教授(Dominic Dwyer),但我们担心这项任务本身被严重拖延,而且无法获得完整和原始的数据和样本。”

佩恩说,“而我们当时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一些相关国家一起发表声明,表达了对这些延误的关切。这一点没有改变。事实上,它加强了澳大利亚在去年4月提出的建议的重要性,即应该对新冠疫情、其起源和影响进行独立、国际和客观的审查。”她续称,“其次,虽然由新西兰前总理克拉克和利比里亚前总统瑟里夫领导的大流行病准备和应对独立小组报告的发布,我们欢迎这份非常全面的报告”。

佩恩说,“就在三周前,也许是一个月前,我在新西兰会见了克拉克,同样,它对全球社会的准备工作和大流行病管理的坦率评估,以及它所包含的行动建议,我们绝对支持这些建议得到非常认真的对待。有一些建议,包括与国际卫生监管结构有关的建议,正如布林肯提到的,围绕加强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权威性的建建议”。

佩恩说,“有趣的是,也有关于世卫组织在完成预期工作的能力方面权力不足的意见,包括关于提高世卫组织的独立性和权威性的建议,以便他们有明确的权力来调查具有大流行潜力的病原体,公布关于这些潜在爆发的信息,并立即采取行动,而无需事先得到各国政府的批准。去年的某个阶段曾就世卫组织应拥有哪些检查和报告权力进行过一些讨论”。她表示,“我认为独立小组的调查结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在前进的道路上,确保我们避免世界、这个国家、我们的国家以及如此多的国家在最近一段时间不得不处理的经验,以及它所造成的巨大生命损失。”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