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印尼/中國

德國是怎樣寄希望於東南亞來繞開中國的

Une personne serre la main avec un robot sur le stand d'IBG Automation lors de la Foire de Hanovre («Hannover Messe») le 23 avril 2018 à Hanovre, dans le nord de l'Allemagne.
Une personne serre la main avec un robot sur le stand d'IBG Automation lors de la Foire de Hanovre («Hannover Messe») le 23 avril 2018 à Hanovre, dans le nord de l'Allemagne. © Tobias SCHWARZ / AFP

印尼是今年虛擬的漢諾威工業博覽會的主賓國,關於這次全球領先的工業盛會,法國世界報駐柏林記者Cécile Boutelet 發來了名為 « 德國是怎樣寄希望於東南亞來繞過中國的 »專稿,下面就是文章的詳細內容。

廣告

今年春天揚·瑞恩費爾德最終留在了印尼。這位印尼德國商會負責人在雅加達通過視頻會議與我們通話,他知道持續的新冠疫情正在損壞歐洲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如果不是因為疫情,揚·瑞恩費爾德現在應正在下薩克森州,陪同由佐科-維多多總統率領的印尼代表團參加世界最大的工業盛會:漢諾威工業博覽會。印度尼西亞是今年博覽會的主賓國。

2020年新冠取消的活動,將首次在網上舉行。結果,所有的經濟和外交儀式都變了樣:沒有印尼總統和德國總理出席的、真正的歡迎儀式,沒有代表團的參觀和經濟學家的宣講,沒有非正式的峰會。

所有這些建立聯繫和進行投資的會議都必須適應虛擬形式,或是推遲舉行。揚·瑞恩費爾德表示:期待在2023年舉行面對面的會議,屆時印尼將再次成為夥伴國。儘管印度尼西亞是一個潛力被低估的大國,但它在歐洲往往鮮為人知。"

不過,地緣政治環境是極為有利的。幾年來,德國工業界人士和政治家們已經意識到迫切需要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聯繫,來尋找替代方案。疫情讓他們更有必要加強平衡與亞洲地區的頭號夥伴——中國遇到的困難。和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等傳統合作夥伴一致,柏林則再次將目光投向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和印度尼西亞。

打擊兩極化

2020年10月19日,德國工業聯合會的一個分支--德國經濟亞太會議以視頻的形式召開,打擊兩極化是會議的中心議題。利害關係如此罕見地,明確地展現在人們面前:亞太地區在疫情第一階段後的經濟復蘇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並將在未來幾年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但亞洲不僅僅是中國,西方往往會忘記這一點。”西門子前老闆、本次會議主席喬-凱瑟說:“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我們的價值觀和利益必須以適當的方式得到體現”。他還指出:"鑒於中美之間的競爭日益激烈,歐洲不能簡單地坐視不管。"。

默克爾總理在博覽會的開幕式上也發表了簡短的講話,她在講話中提到了2020年9月德國政府公布的"印太地區新準則"戰略文件。這表明了議題地緣政治的重要性。文件指出:"今天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很明顯,比其他任何地方更能決定明天國際秩序的輪廓",並呼籲加強合作,尤其是通過專業培訓,來應對該地區兩極化的風險。

在這一方面,印度尼西亞是一個重要的合作夥伴。瑞恩費爾德解釋說:"印尼是一個擁有2.7億居民人口的國家,城市化程度越來越高,中產階級正在崛起"。印尼經濟部對參加漢諾威博覽會寄予厚望。我國原材料豐富,氣候非常有利於農業的發展,但大部分機械都要進口。過去十年來,我國一直在效仿泰國或越南的做法,努力吸引外資,在本土發展附加值較高的活動。"儘管有這樣的潛力,但在印尼的前五名外國投資者中沒有歐洲人。Rönnfeld說:"中國、日本和韓國是最活躍的"。

在這方面,印度尼西亞是一個理想的夥伴。"這是一個擁有2.7億居民人口的國家,它的城市化程度越來越高,中產階級正在崛起。"羅恩菲爾德如是說。印尼經濟部對參加漢諾威博覽會寄予厚望。印尼物產豐富,氣候非常有利於農業生產,但大部分機械產品都需要進口。過去十年來,印尼一直在效仿泰國或越南的做法,努力吸引外資,在本土發展附加值較高的產業。"儘管有這樣的潛力,但在印尼投資的前五名外國投資者中沒有歐洲人"。瑞恩費爾德說:"中國、日本和韓國是投資最活躍的國家"。

因此,歐洲聯盟正在與亞洲地區各國談判若干自由貿易協定。德國經濟界亞太委員會首席執行官斯特拉克(Friedolin Strack)表示:"對於那些希望在亞洲發展,但又不想把一切都集中在中國的企業來說,印尼與越南、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是最有潛力的市場之一。我們希望自由貿易談判能儘快結束。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衝突越激化,就越需要歐洲的解決方案。兩個大國之間的技術脫鉤的風險對所有外國公司都有嚴重影響。"

除此之外,技術的奮力趕上,令中國越來越傾向於國內供應商而不再是國外供應商。在某些行業,如高速火車或是電信設備領域,歐洲製造商知道,長期以來讓他們受益的中國市場正在關閉。斯特拉克說:"決定性的因素是技術。只有比本土產品更先進的科技產品,或者被終端消費者高度重視的產品,才有機會在中國市場上長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