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澳大利亞/新冠疫情

美澳外長:支持對新冠病毒來源進行調查

澳美兩國外長資料圖片
澳美兩國外長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澳大利亞外長佩恩(Marise Payne)5月13日在華盛頓會談後向媒體表示,支持正在進行的調查,以弄清新冠疫情發生的事情真相。

廣告

去年7月成立的旨在尋找新冠大流行暴發主因的“大流行防範和應對獨立小組”在12日提交的報告,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實施一系列大膽的建議,重新分配、資助和增加疫苗的供應和生產能力,並在每個國家緊急和一致地採用經過驗證的公共衛生措施,從而結束新冠大流行。 該小組由新西蘭前總理海倫·克拉克(Helen Clark)和利比里亞前總統埃倫·約翰遜·瑟里夫(Ellen Sirleaf Johnson)擔任共同主席。該報告指,世界衛生組織本應更早地宣布全球緊急情況,並補充說,如果沒有緊急改變,世界很容易受到另一次重大疾病爆發的影響。

星期四的記者會上,來自天空新聞的記者提問稱,“布林肯國務卿,你對克拉克報告的結果是否滿意,你是否支持進一步調查?對佩恩部長,也是如此,但鑒於澳大利亞面臨的經濟影響,你是否也會考慮進一步調查?”該記者說,“關於在中國侵犯人權這一點,我們仍然有兩名澳大利亞人在中國被拘留,楊恆均和成蕾。這有嚴重的影響。有鑒於此,你是否仍然繼續支持對(新冠疫情)起源的調查,因為我們那麼早就呼籲這樣做?”

布林肯回答說,“不,對最初的調查不滿意;是的,支持正在進行的調查,以弄清新冠疫情事件的真相。”他說,“這非常重要,因為如果我們要有最好的機會防止它再次發生,並確保我們能夠建立一個更強大的全球衛生安全系統,以確保我們能夠預防、檢測和緩解未來的大流行病,我們需要了解發生了什麼。而這必須從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開始。”他表示,“這個問題與其說是指責,不如說是了解發生了什麼,以便我們能夠為未來採取有效行動。需要有問責制,但尤其需要有理解。”

布林肯說,“我們確實知道,在大流行初期,中國沒有允許及時與國際專家接觸,及時共享信息,最重要的是真正的透明。 這些必須是該系統未來的功能。 所有國家都有責任簽署”。他說,“因此,我們需要看到更多信息才能對發生的事情有一個真正的了解。 然後,包括與中國一起,我們需要採取行動來加強國際體系,以確保我們所有人的保護得到更好的保護,以便在下次出現這種情況時,情況不會像現在這樣。”

佩恩說,“我認為你的問題包括兩個部分”。她說,“首先,有一個由世衛組織召集的關於新冠病毒(SARS-CoV-2)起源的全球研究,正如其標題所稱,這是3月31日發布的報告。我認為我們當時的反應是說,我們當然讚賞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參與領導這項工作的科學專家的努力,包括澳大利亞專家德懷爾教授(Dominic Dwyer),但我們擔心這項任務本身被嚴重拖延,而且無法獲得完整和原始的數據和樣本。”

佩恩說,“而我們當時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一些相關國家一起發表聲明,表達了對這些延誤的關切。這一點沒有改變。事實上,它加強了澳大利亞在去年4月提出的建議的重要性,即應該對新冠疫情、其起源和影響進行獨立、國際和客觀的審查。”她續稱,“其次,雖然由新西蘭前總理克拉克和利比里亞前總統瑟里夫領導的大流行病準備和應對獨立小組報告的發布,我們歡迎這份非常全面的報告”。

佩恩說,“就在三周前,也許是一個月前,我在新西蘭會見了克拉克,同樣,它對全球社會的準備工作和大流行病管理的坦率評估,以及它所包含的行動建議,我們絕對支持這些建議得到非常認真的對待。有一些建議,包括與國際衛生監管結構有關的建議,正如布林肯提到的,圍繞加強世衛組織的獨立性和權威性的建建議”。

佩恩說,“有趣的是,也有關於世衛組織在完成預期工作的能力方面權力不足的意見,包括關於提高世衛組織的獨立性和權威性的建議,以便他們有明確的權力來調查具有大流行潛力的病原體,公布關於這些潛在爆發的信息,並立即採取行動,而無需事先得到各國政府的批准。去年的某個階段曾就世衛組織應擁有哪些檢查和報告權力進行過一些討論”。她表示,“我認為獨立小組的調查結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結論,在前進的道路上,確保我們避免世界、這個國家、我們的國家以及如此多的國家在最近一段時間不得不處理的經驗,以及它所造成的巨大生命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