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新冠幾度封鎖令 法國人解套興購宜居的第二主要住所

音頻 05:58
法國人為應對疫情封鎖令興起購買宜居的《第二個主要住所》風潮
法國人為應對疫情封鎖令興起購買宜居的《第二個主要住所》風潮 VALERY HACHE / AFP

在法國,隨着新冠疫情爆發,歷經幾度禁足封鎖令,在政府鼓勵下,遠程居家工作模式興起。如今購買《第二個主要住所》或稱《半個主要住所》,已遠超過了購買度假屋,並吸引了更多的客戶。

廣告

這種《第二個主要住所》,你是否已經聽說過了呢?法國,自從第一次禁足封鎖令後,這已經發展成為一種新趨勢。所涉及的這種住房其實大家都很熟悉的,也就是民眾的第二套住房。但歷經一年來幾次重複發布封鎖令,其用途已經有所演變了。它不再像以前只有假期或周末時,人們才會使用它。法國人,主要是巴黎人,他們有機會能擁有第二住房。從今起,由於大量遠程工作興起,民眾可以每周前往居住幾天:工作並生活。

 

由於已有過封鎖令生活的經驗,這讓法國人可以重新思考自己日後的生活方式。他們如今完全贊同有第二個居家住房的概念 ,它真的變成了比度假屋更多用途的住所。

因此這個住所的屋主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偶爾小住而已。它的新名稱為《半個主要住所》或《第二主要住所》。在此之前,他比較屬於退休人士而有的,這種概念似乎越來越吸引年輕夫婦,他們獲得僱主的同意可以一周當中,一部分時間從事遠距離辦公。其他時間可以實體前往辦公室工作。根據法國經濟統計局指出,將近40年來,這種第二住所的數量攀升了60 %,,全法國將近達到400萬個《第二主要住所》。《第一主要居所》的數量是它的8倍,但是第一主要住房的比率,從1982以來下降了。

住房新配方:購房者現在更喜歡購買那些面積大到足夠能容納其家人的房產。那種能接待親戚住宿的觀念在我們的客戶中是很普遍受歡迎的。BARNES房地產經紀公司主席文森解釋說,他們不再考慮封鎖令期間無法與家人團聚。以至於現在,鑒於房屋大小與舒適程度的不同,這些角色反轉過來了,也就是:這種混合住宅,看反而變成了主要住宅。因此巴爾內調查結果顯示,有過半數(81 %)的家庭確定保留在城市一個住所,但面積比較小,俾能當做一個停歇處。這也是一堆有兩個孩子的夫婦,他們因此賣掉他們在巴黎面積320平米的三層樓房子,為了能在Aix-en-Provence買到一個般主要住所(有花園、游泳池等),可以接待他們的親戚家人,同時也在巴黎16區保留一個150平米的幾天歇腳處的住房。

至於住房所處位置,存在着兩種市場。第一種是講求第一住房與第二住房能彼此靠近為最主要條件的購房者,第二住房只是成為他們第一住家的一種延伸。與第一主要居所的距離只需一個或兩個小時車程。新冠禁足封鎖令的經驗讓法國人重新思考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完全贊同這種第二主要住房的概念 ,它也真的變成了比度假屋更多用途的住所。這是Orpi房地產集團網主席弗馬嘉利分析指出的。一名巴黎房屋代書弗雷蒙肯定指出,“大巴黎地區民眾渴望成為房主,他們要的,不只是一個第二住房,而是在巴黎附近的省份能購買一個第二個能正常生活的地方。”

第二種房屋市場則是那些想徹底改變生活的購物者,特別是那些有條件者,具備技術條件可以遠程居家工作者。在此情況下,那些海邊度假小鎮(如諾曼底、布列塔尼及大西洋海岸)或者如多爾多涅或佩爾謝等地區的房子就特別搶手。根據Orpi集團調查結果,在價格方面,有超過四分之三的受訪者預備好出價直至30萬歐元來購買第二住所。這也事實上等於在法國這類住房的平均價格。對於一個有特色的獨門獨院房屋,價格平均介於50萬至80萬歐元之間。

新加入的購屋者多半是年齡比較輕,比較接近那個主要住房市場的買家。根據Orpi房屋集團指出,將近三分之一的受調者,對於這類投資感興趣的年齡在40歲以下,甚至11 %年齡在30歲以下。弗馬嘉利主任結論指出,購買第二住所可以說如同出現了一座橋樑,連接了這些購屋者對於綠色生活渴望與城市生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