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台灣台積電考慮選址德國設立其歐洲第一家芯片工廠

音頻 06:18
全球最大獨立半導體代工廠台積電(TSMC)擬在德國設立其第一個歐洲工廠
全球最大獨立半導體代工廠台積電(TSMC)擬在德國設立其第一個歐洲工廠 Sam Yeh AFP

全球最大的獨立半導體代工廠台積電(TSMC)欲在歐洲建廠,可能會選擇德國作為東道國。 根據科技網站Developpez指出,台積電周一(26日)表示,現在說是否會在德國建廠還為時過早,談判仍處於起步階段。 然而,這家台灣半導體製造商的擴張計畫恰逢歐盟正在尋求減少芯片進口,但同時也要消除間諜風險,而且目前正處於一種供應短缺的情況。 

廣告

過去幾年來,相關指控四起,聲稱這些進口到歐洲的硬件(如芯片和路由器)可能包含有後門裝置,從而允許原廠製造商透過使用它們的基礎設施來進行監視。 不斷增加的這些指控,促使歐盟鼓勵歐洲創始人的出現。 此外,由於 新冠病毒疫情危機引發的芯片短缺,導致生產芯片的競爭愈演愈烈,一些公司被指責囤積芯片庫存。 

現在,歐盟正在尋求促進半導體生產並保護自己、避免受到全球供應鏈影響的衝擊。 因此,從今年初開始,歐盟委員會就與包括美國英特爾和台灣台積電在內的全球芯片行業巨頭進行了討論。 針對此舉,台積電本周一表示,該公司已開始考慮在德國建廠,該決定將取決於台積電客戶所提出的需求和要求條件,而在當地國設廠的成本將由台積電與其客戶和,或者與當地政府或該國政府分攤。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Mark Liu) 在公司年度股東大會上告訴股東:“我們正處於考慮是否去德國的初步階段。“他補充說: “現在還為時過早,但我們正在認真地評估它,這個《決定》將取決於我們客戶的需求”。 這些評論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價值的芯片公司正在擺脫其長達數十年來將大部分芯片生產集中在台灣的戰略的最新跡象。 

台積電已經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建造了一座價值 120 億美元的芯片工廠,並計畫在日本建造其第一家芯片晶圓工廠。 對於台積電已經在美國建造的工廠,劉德音表示將支持客戶需求,尤其是在基礎設施和國家安全方面。 “劉德音說:“客戶們是我們全球擴張的支柱。 我們將會非常謹慎行事。” 該工廠將是台積電 20 年來首次在美國設廠,預計將在大約兩年半後可以開始生產,亦即2024 年初可開始生產。 

白宮在其最新的供應鏈審查報告中特別指出,芯片尖端技術生產集中在台灣一地,為全球半導體的供應鏈製造了脆弱性。 台積電負責為幾乎所有世界主要芯片開發商提供芯片,例如從蘋果、高通和超微半導體公司、英特爾、英飛凌和索尼,可說全包了。 據亞洲媒體日經新聞報道,美國客戶營業額佔台積電收入的70%,日本客戶佔4.72%,歐洲客戶佔5.24%。 

台積電創始人前董事長張忠謀最近警告說,各國急於將半導體帶回自己國家將導致花費巨額成本,而無法確保這些大型經濟體所尋求的芯片自給自足能夠達標。 對於在日本設廠的框架下,劉德音說,該公司目前正在與日本客戶討論降低運營成本的方法。 據他指出,在日本建設和運營芯片工廠的成本遠高於在台灣設廠。 

台積電現任董事長劉德音說:“我們正在與日本客戶直接討論減少成本差異的方法。 在盡職調查過程完成後,我們的目標是至少在成本方面能夠達到收支平衡的門檻。 

”台灣和台積電已成為解決新冠病毒爆發後所導致芯片短缺問題的核心參與者,這種短缺已迫使汽車製造商減產並損害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甚至家電器材製造商的業務。 此外,根據評估,歐洲並不是一個大型開發芯片的中心地點。 

據分析人士稱,在歐盟開發的設計很少需要台積電眾所周知的先進工藝。 在他們看來,在歐洲建設一個 3奈米 或 2奈米(3nm 或 2nm)兼容的半導體生產設施沒有多大意義(但這項建造計畫是歐洲官僚們想要的)。 儘管如此,在汽車產業和電信行業,有夠多的歐洲公司使用台積電先進且成熟的節點。 這些歐洲公司可能會對於在離家更近的地方生產芯片感興趣。 

但分析人士認為,但仍有一個大問題未解決:因為雖然半導體本身幾乎可以在任何地方生產,但台積電的測試和封裝設施位於台灣。 但其他提供類似服務的獨立外包半導體組裝和測試公司,它們也設廠在台灣、中國或在其他亞洲國家。 因此,如果芯片可以在歐洲製造,但之後,仍需要將它們運回亞洲去進行測試和封裝,然後再送回歐洲使用。 

目前,台積電並不是在談論在歐洲建立封裝設施,但如果台積電的客戶要消除地緣政治風險,把整個供應鏈的去集中化似乎是必要的。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歐盟已承諾投資高達1450億歐元,用於開發新一代的處理器,並改進處理器的2 奈米的雕刻晶圓技術。 這項巨額投資也可以用於資助歐盟本身的晶圓測試和封裝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