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來鴻

中國會成為下一個世界領袖嗎?

音頻 04:24
加拿大主要媒體《環球郵報》記者萬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
加拿大主要媒體《環球郵報》記者萬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 © 網絡

加拿大主要媒體《環球郵報》記者萬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今年7月結束其八年的駐京使命回國,臨行前發表系列文章分析中國對世界的挑戰,指“中國擁有超級大國的所有特徵:巨大的經濟影響力、遍布全球的投資和媒體網絡以及迅速擴張的軍隊,但中國經常辜負人們對它發揮與其地位相稱領導作用的期望”,他引述剛剛出版《戰狼外交的形成》一書的彭博社記者彼得·馬丁(Peter Martin)的話,中國“在經濟、貿易和投資等核心競爭力方面非常擅長成為領導者”,但在“塑造人們的觀念方面,領導能力要差得多”。

廣告

萬德山於2013年外派北京,2014年因報道新疆騷亂獲大赦國際獎,2017年赴疆採訪時被警察扣留三小時,今年5月因報道新疆強迫勞動營獲加拿大世界新聞自由組織(World Press Freedom Canada)頒發新聞自由獎,6月8日他在離京系列中撰文《中國會成為下一個世界領袖嗎?》,指“中國自我宣傳是世界榜樣”,但“沒有中國的政治模式,中國的發展模式就行不通”,中國“不容忍任何政治異見”。

他例舉中國如何處理其鄰邦緬甸的問題,為解決這一亞洲難題,北京在2013年邁出了大膽的一步,派出一名資深外交官作為特使前往緬甸,表明北京願意幫助這個衝突數十年的鄰國尋找出路。但接下來幾年,中國哄騙、牽制甚至脅迫數十個武裝民族中的一些人談判,有時就在中國土地上。2015年達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停火協議前夕,中國特使卻敦促幾個團體退出協議。當時緬甸和平中心高級官員敏佐烏(Min Zaw Oo)指中國對一項將日本和其他西方國家列為和平觀察員的條款感到不滿,最終15個民族中只有8個簽署協議,另外兩個幾年後加入。一位深度參與和平進程的緬甸匿名人士表示,中國的首要目標是在與緬甸共享的2000公裡邊界上實現“和平與穩定”,“並不是他們真的想要某種和解”。今年早些時候軍事政變癱瘓昂山素季領導的文職政府後,中國軟化了聯合國安理會譴責的力度,並阻止實施制裁。曾在2018年幫助領導緬甸一個城市發展項目的新加坡前外長楊榮文說他不認為“中國想介入並想把事情做好”,中國寧願不選邊站“首先是因為不會成功,其次是捲入內部糾紛會讓自己受到傷害”。他認為“中國領導人全神貫注於國內問題”,對外部問題的回應通常是“非常防禦性的”。

萬德山指“擁有超級大國所有特徵的中國,經常辜負人們的期望”,“北京希望獲得全球尊重,但無論是在緬甸或其他地方,北京對複製西方大國模式表現得越來越沒有興趣”,“在聯合國,西方外交官經常批評中國干擾對國際緊急事態的反應”。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不會繼續擴散其影響力,中國在南海、香港、新疆和其他地方捍衛其核心利益方面變得更加自信。

萬德山強調這“在與渥太華關係的轉變中表現得淋漓盡致。2018年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了華為一名高管,作為報復,北京以間諜罪逮捕兩名加拿大人,令加拿大民意對北京的好感驟降”。北京對國際批評者言辭尖刻,但並沒有獲得尊重和順從。中國在緬甸遭遇廣泛阻力,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專家理查德·霍西(Richard Horsey)表示現在重新掌權的軍方“對中國非常、非常懷疑和謹慎”。“北京對內部的關注也常與其全球利益背道而馳。疫情期間,中國拒絕全面配合調查病毒來源的國際衛生專家。雖然承諾支持疫苗分發,但北京將與台灣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排除在中國製造的疫苗之外”。

關於中國影響力的積極方面,萬德山發現當“其目標與國際一致時,中國可以幫助改造世界”。他以氣候變化為例,2009年中國為保護國內煤炭行業破壞了哥本哈根會談。但短短幾年後,中國完全改變,抓住機會,利用氣候變化解決霧霾問題,同時推動電動汽車以及太陽能電池板和風力渦輪機。中國去年承諾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這“完全改變了發展中國家的動態”,改變了氣候行動的路徑。中國是全球氣候努力的關鍵,“與華盛頓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決定相比,北京對世界氣候的最終影響更大”。在其他領域,中國也獲得了相當多的國際支持,包括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推廣“一帶一路”倡議、締結世界最大的自貿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