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飛鴻

美國好鬥的新外交政策

音頻 04:34
阿拉斯加中美對話後,中美對抗不僅加劇,歐洲也加入到與中方對抗的行列。圖為阿拉斯加中美對話場面。
阿拉斯加中美對話後,中美對抗不僅加劇,歐洲也加入到與中方對抗的行列。圖為阿拉斯加中美對話場面。 AP - Frederic J. Brown

美中阿拉斯加高層會晤留下了什麼印象?美中兩國的關係走到了哪裡?國際關係出現了什麼變化?德國媒體對這些問題表示了多方關注。

廣告

德國《時代周報》報道說,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的美中首次高層對話,口氣雖然強硬,但還是出現了一個有建設性的建議。中國新華社報道說,美中決定,組建一個氣候保護聯合工作組。雙方代表在3月18號和19號阿拉斯加會晤上,在攝影機前公開爭吵,相互指責對方。但新華社上周六報道說,雙方決定加強兩國的交流,並在氣候保護上進行合作。雙方還會就外交官和記者的工作許可進行會談。近年來,由於美中關係日益緊張,雙方互相驅逐了對方的外交官和記者。

德國之聲報道說,美中兩國高層外交官在阿拉斯加進行了一場強硬和直接的交鋒。話題包括人權,不公平貿易政策以及不恰當的權力要求。本來計畫是在記者面前只講幾分鐘,然後雙方代表團閉門會談。結果,雙方在媒體面前互鬥超過了一小時。一位美國高層政府代表後來透露說,媒體撤離後,雙方“立即進入業務往來,並進行了實質性和直接的對話。”拜登從前任特朗普手裡,繼承了兩國之間極為緊張的關係。雖然美國對華路線還未完全明朗,但拜登已明確表示,他視中國在未來幾十年裡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為美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

德國政治學家Ian Bremmer在德國電視二台表示,美國總統拜登的對華態度,很大程度上類似於特朗普。美中關係還會繼續惡化。而美中關係已經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害。美國政界普遍認為,中國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雙方沒有信任,分歧很多。新冠病毒大流行使這一狀況更為惡化。不過,拜登對分歧的反應和特朗普完全不同。拜登更沉着,更具有系統性。與此同時,美國和中國相互需要對方。但在國際比較中,與中國有貿易關係的國家多於與美國有貿易關係的國家。它們大都沒有興趣支持美國視中國為敵手。Bremmer擔憂,特朗普的遺產會使美國與其他國家的關係受到長遠削弱。即使美國現在改變態度,願意進行更多國際合作,有些國家還是會沒有興趣。這其中包括中國。

就美國指責俄羅斯兩次干預美國大選,德國外長馬斯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德國也是俄國散布假消息和進行網絡攻擊的主要目標之一。德國當然會武裝自己。但馬斯還是期望這類事情不要發生。以這種方式來影響其他國家包括德國的民主程序是不可接受的。“但我們認為,從經濟上孤立俄羅斯是不正確的。俄羅斯的經濟孤立將在地理上導致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這不符合我們的戰略利益。”我們不應把俄國趕入中國的懷抱。

德國編輯部網絡認為,美國對俄國特彆強硬,對中國也強硬。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美中會晤上斥責中國後,拜登總統表示:他為國務卿感到非常驕傲。布林肯顯然是在按拜登的意願出牌。美國在上周五聯合國有關種族歧視的會議上也猛烈攻擊了中國。美國實行的是好鬥、有挑釁性的新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