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歐洲思想文化長廊

愛拉斯莫的生活與思想之一 人文主義傳統

音頻 12:32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愛拉斯莫 (Desiderius Erasmus en 1523 peint par Hans Holbein le Jeune ) © Wikimedia commons
31 分鐘

「提要」在歐洲漫長的歷史中,有一個綿延不絕的傳統,那就是人文主義傳統。它相信人的精神世界的優越性,相信通過教育與思想的自由交流,可以把人提升到一個有人格尊嚴的境界。人應該是文雅、博學、仁愛、寬容、好奇的自由的主體,也是一個可以由人文教化的主體。這樣的人,才能認識和體悟幸福的含義。

廣告

問:人文主義、人道主義這些詞,我們經常聽到也用到。但似乎內容並不完全相同,你能給聽友們談談這個問題嗎?

答:好的。我們要討論歐洲思想文化就離不開這兩個詞。但是這兩個詞的內涵是不同的。我們說的人文這個詞,它來自拉丁語humanitas,但它是從古希臘的文化教育的內容生髮出來的字。英國學者、牛津大學副校長布洛克認為,這個詞是西塞羅用起來的。而人道主義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humanisme,是在研究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時出現的一個變體。前者強調的是知識系統,後者強調的是一種社會的、政治的立場和態度。可以說,人文主義和人道主義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只是展開討論的論域有區別。當我們的關注點是在嘆息千年衣冠文物不保,我們是從人文主義的角度看問題。當我們說仁者愛人,我們是從人道主義的立場看問題。今天,我們只討論人文主義。但在後面人道主義就一定會滲透進來。

在古希臘,一個有求知興趣的人,一定要學習七藝,也就是語法、修辭、邏輯、算術、幾何、天文、音樂,這是人文教育不可缺少的科目。這些科目都是圍繞着如何成為一個有知識、有道德的人而設立的。西塞羅用humannitas所要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其核心是強調知識一定要和人的品性相連,這一點極為重要。因為現代社會的一個大問題,就是知識與人的道德是完全脫鉤的。有許多知識變成技術,直接就用來殘害人,比如納粹組織建立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焚屍爐,《1984》年中的那些監視屏幕,中國大陸的防火牆,等等。

問:那麼文藝復興就是要重新發揚古希臘、羅馬的人文主義傳統啦?

答:簡單說,可以這樣看,但其實問題要複雜得多。一般說來,我們可以把文藝復興稱之為14-16世紀,發生在歐洲的一場思想解放運動。所謂復興,講的就是對古希臘、羅馬人文主義傳統的復興。一說起文藝復興,大家自然就會想到意大利。其實,當時西歐各國都捲入這場運動,有許多重要的人物和作品出現。我們下面會講到他們。不過,文藝復興最早確實興起於意大利。這裡有一個重要的人物,就是彼得拉克。他和但丁、薄伽丘被稱為早期文藝復興三傑。但丁用《神曲》這部長詩,把地下的現實搬到天上,給形形色色的現世人物安排了在另一個世界的不同位置,地獄、煉獄、天堂。薄伽丘則用一部《十日談》對天主教人物嘲笑諷刺得無以復加。而彼得拉克則用三百多首十四行詩,盡情謳歌愛情。那些詩寫得真是刻骨銘心哪!但是彼得拉克還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兒,他到處旅遊,在各地的修道院中尋找收集希臘羅馬時代哲人的手稿,比如西塞羅的通信就是他在一個小修道院里發現的。他仔細閱讀這些古代文獻,認為自己發現了一個新天地。所以他對中世紀教會壟斷和埋沒這些典籍很憤怒,說,那是一個“黑暗時代”。但是現代許多歷史學家已經不贊成黑暗時代這個提法,因為越來越多的材料證明,中世紀並不是一個空白時代,它給人類思想文化的貢獻相當大。在中世紀與文藝復興之間,並沒有一個絕然的斷裂。布洛克認為,“中世紀能夠從古代經典中取其所需,正是因為他們與古代社會之間沒有分割感。但是不論他們從古人那裡拿來什麼,他們都把拿來的東西,融化在他們自己的基督教信仰體系之中,改變了這些東西的原來含義,使之適應這一體系。只有到了彼得拉克和14-5世紀的意大利人文主義者,古人的世界才開始被看作是一種憑其自身價值而單獨存在的文明”。

問:彼得拉克有很長時間生活在法國吧?

答:是的。他們家是佛羅倫薩的顯貴,但是當時佛羅倫薩的政治鬥爭相當激烈,分白黨黑黨,打得你死我活。彼得拉克一家和但丁都是站在白黨的立場,結果黑黨獲勝,掌了權,於是彼得拉克一家和但丁同時都被放逐。彼得拉克就到了法國南部的阿維尼翁,當時法王菲利普四世把教廷搬到了阿維尼翁,所以彼得拉克就在教廷里服務。其實他是浪跡四方,在法國南方古老的教堂中查找古跡。1327年4月6日,他在阿維尼翁的聖吉拉雅教堂,遇到了一位美麗的少婦勞拉。其實這位少婦頭戴面紗,彼得拉克連模樣都沒看清,卻把她想象成自己心中的女神,為她寫了上百首情詩。但這也就是驚鴻一瞥,彼得拉克再沒有見過勞拉,直到1348年他得知了勞拉的死訊,悲傷不已。我給聽友們讀一首彼得拉克寫給勞拉的詩,聽友們可以體會一下文藝復興時代那些人文主義者的情懷:

        我急切地等待着她的出現

        她也仁慈地答應與我見面

        現在已經過了約會的時間

        我實在不想再把自己欺騙。

        是什麼樹蔭如此殘酷

        把即將成熟的果子漚爛?

        是哪一堵牆擋住了收穫的手

        難道有野獸進了我的羊圈

        噢,我不知道但我明白

        為使我更加痛苦不堪,愛情

        允許我一個甜蜜的諾言

        我讀過不少書,記住一句格言

        在一個人死亡之前,切不要說他幸福

        千萬!千萬!

彼得拉克所用的這種詩體,就是歐洲詩歌寶庫中最常見的一種詩體,十四行詩。這種詩體原出於普羅旺斯的一種短歌sonet,所以有人把它翻成“商籟體”。這種詩體有一個固定的格式,用韻也有規則,和我們古代的律詩有相同之處。

問:人文主義傳統中,思想理論和藝術創造似乎密不可分?

答:你看得很准。因為在希臘羅馬時代,那些大哲學家往往把詩、戲劇、音樂都看成是人文教育的一部分。比如我們前面講的人文七藝中,音樂、修辭都在其中。蘇格拉底曾說,他做夢都相當音樂家。亞里士多德的名著《政治學》第八章,全是談音樂。這一點到了文藝復興人文主義興盛,就表現得更加突出。彼得拉克是個大詩人,但他還寫許多著作,有哲學、宗教、傳記、格言。但丁是個大詩人,但他也寫政治學著作,他有一部《帝王論》Monarchia,就專門討論什麼是好的統治者。更不要說亞爾貝蒂Alberty 這個人,他是人文主義學者,他又是個科學家、數學家、音樂家,而且他寫了一部談繪畫和建築的書,是美術理論的奠基之作。大家都熟知的達芬奇,那更是一位超級全才,他不僅是大畫家,還是科學家、工程師,現在我們熟知的一些武器,比如坦克、自行火炮、直升飛機。達芬奇早就發現了它們的運作原理,並且有他自己的設計。米開朗基羅不僅是大畫家、大雕塑家,他也是一位大詩人,他有一部十四行詩集,那詩也是百轉千回,讓人低吟不止。人們一提文藝復興,腦子裡先浮現的肯定是意大利。這也難怪,因為世界上研究文藝復興的最權威著作是瑞士大學問家布克哈特所作,他的名著是 《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這部書稱得上是博大精深,在一段時間內幾乎就是關於文藝復興的標準讀本,所以會造成文藝復興就是意大利的產物這個印象。但是下次,我們要先離開意大利的陽光,去濃霧瀰漫的北方低地國家巡遊一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