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劉少堯案:“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

音頻 05:54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浙江華僑劉少堯三年多前在巴黎的家中被來到家裡執行任務的警察用槍打死,巴黎上訴法院星期二就這一案件做出了裁定,維持預審法官在2019年7月的決定,對涉事的警察不予起訴。劉家人已經宣布,他們將繼續司法鬥爭,將這一案件上訴到最高法院。在刊出這一消息的同時,法國世界報周二也刊出了自己對這一案件的調查。

廣告

世界報指出,劉少堯是於2017年3月26日晚上在他自己的家中,在他孩子們的眼皮下,在具體情況不清楚的情況下,被警察開槍打死的。

世界報根據該報看到的司法卷宗指出,雖然警察方面和劉家所說的版本經常相矛盾,警察方面說是正當自衛,劉家則說是警察失誤,但是,雙方的說法都凸顯了這一點:那天晚上,位於劉家公寓門兩邊的雙方(劉家和警方),都是“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世界報寫道,事情開始於那天晚上大約20點13分,當時住在同一座樓7樓的一個以前是警察現已退休的鄰居給警方打電話說,一個“中國瘋子”手裡拿着刀子,嘴裡用中文喊着他不明白的話,在樓道里轉悠。這名鄰居說,在他喊叫之後,這個中國人走了,他也不知道當時他所說的“中國瘋子”人在哪裡。世界報說,這名鄰居是經常給警察局打電話的人,在事發前幾個月里,他給警察局打了56次電話。

當時,處理日常打架鬥毆之類事件的警察都在處理事情,沒有閑人,所以,是專門處理搶劫販毒這樣案件的反犯罪大隊的3名警察被派往劉家。他們當時穿的是便衣,胳臂上戴着警察的臂章,所帶的武器中,除了他們的手槍,還有一個衝鋒槍(HK G36)。

20點26分,他們來到了住在6樓的劉家的門前。他們喊門並說自己是“警察”,但劉家人說沒有聽到他們說“警察”,不過,這一點,有錄音證實警察說過他們是警察,另外也有證人的見證。劉家人通過門上的貓眼可以看到警察胳臂上的橙色臂章,但這沒有減緩劉家人的擔心。劉家人就他們不給警察開門表示,假警察太多。

劉家人不給開門,警察就開始踢門,劉少堯則在裡邊頂着門。警察說,公寓裡邊傳出的喊叫聲,讓他們擔心,擔心是不是拿着刀的人在行兇。警察說,他們不知道裡邊發生了什麼,裡邊傳出的是中文,他們就決定把門砸開。

手裡拿着手槍的警察V和身上背着衝鋒槍的警察G兩人一起撞門。公寓里,燈被熄滅了。當門被撞開的時候,背着衝鋒槍的警察G隨着撞門的力量,跨進了黑乎乎的公寓里。警察G對仍在門口處的同事說,他被刀砍了,警察V就隨即開了槍,劉少堯隨即倒地。

離劉少堯幾米遠的他的一個女兒說,她沒看見她父親拿刀砍,警察方面說,警察G隨着撞門的力量進門後,站不穩,而且他身上的衝鋒槍太長,影響他自我防衛,所以,在警察G喊他被刀砍後,警察V才開了槍。

後來,打開燈後,警察尋找所謂的刀,劉的一個女兒說,是剪刀,不是刀。確實,警察始終沒有找到刀,只找到了一把剪刀。劉的女兒說,劉拿剪刀不是針對警察的,是劉正在開魚,用刀刮魚鱗,可是,分析顯示,剪刀上沒有任何魚的DNA。最初報警的鄰居說,劉手上拿着刀,刀刃有多長,可是,這把剪刀的刀刃只是鄰居說的一半長!

隨後,急救很快就趕到了,劉少堯在21點時被宣布死亡,警察G腋窩處的刀傷長1.2厘米,縫了一針。

這期間,劉的孩子們被集中在一個房間,直到晚上22點時,警察叫孩子們把消息告訴他們的只會講中文的母親。他們的母親在一家餐館工作,警察大約在20點45份時到餐館叫回了母親,母親隨後在樓下的警察的車裡等待。

聽到丈夫死亡消息的劉太太忍不住哭喊,她後來對法國公民權利捍衛專員說,警察聽她哭喊還叫她小聲點兒。

各位聽眾,由於世界報的這篇文章太長,今天的報摘就暫時到這裡止筆,下次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