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世界報

納瓦爾尼臨危回國揭露“普京的宮殿”,全俄114城民眾上街示威

音頻 05:56
俄羅斯“反腐基金會”創辦人,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與其指控的“普京宮殿”
俄羅斯“反腐基金會”創辦人,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與其指控的“普京宮殿”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24 分鐘

周末上市的法國 « 世界報 » 國際版關注了多個話題,包括英國首相約翰遜與剛剛宣誓就職的美國新任總統拜登進行通話,二人並承諾將繼續深化英美聯盟,以及周六在俄羅斯全國多地爆發的,要求普京當局釋放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而發生的示威遊行及逮捕打壓活動。此外,美國著名主持人拉里·金(Larry King)去世的消息,以及他傳奇的一生同樣是該報關注的焦點話題。

廣告

英美領導人在1月23日拜登當選總統後進行了雙方之間的首次電話會談。二人在通話中同意加深美英兩國聯盟。英國首相府在隨後發布的聲明中表示,約翰遜在通話中祝賀拜登就職,並指“雙方領導人計畫深化兩國聯盟”。據悉,拜登與約翰遜的通話是在前者已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通話後進行的。拜登選擇延續之前美國總統上任後首先與北方盟國加拿大領導人通話的傳統。因此,與特魯多的通話也是拜登自上台後首次與外國領導人的正式溝通。此後,拜登還與南部鄰國墨西哥總統佩羅斯(Andrés Manuel Lopez Obrador)進行了通話。

在與拜登通話結束後,約翰遜在推特上發了一張他穿着襯衫圈起袖子,邊打電話邊開懷大笑的照片,並評論說,“今晚與拜登總統交談的感覺很好”。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約翰遜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之間關係密切,所以拜登過去曾多次對約翰遜進行過言語批評。去年12月,拜登一度將約翰遜描述為特朗普的 “身體和情感克隆”,因此此次通話兩人也試圖向外界傳遞出他們在改善個人關係的信息。政治上,拜登還批評過約翰遜的脫歐政策,但根據二人間最新的通話介紹顯示,他們此番“討論了兩國之間可能的自由貿易協定的好處”。

通話中,約翰遜對拜登決定迅速扭轉特朗普政府的多項政策表示歡迎。他 “歡迎 ”美國重返 《巴黎協定》和世界衛生組織。兩位領導人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舉行會晤,共同為11月將在蘇格蘭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 作準備。聲明稱,他們重申對北約的承諾,以及“捍衛人權和民主的共同價值觀”。約翰遜和拜登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一個無與倫比的機會,可以共同重建更好的、更綠色(的世界)”。值得一提的是,白宮方面發表的聲明還特意強調,“兩國領導人還討論了就共同外交政策優先事項進行協調的必要性,包括針對中國、伊朗和俄羅斯。”

此外, « 世界報 »還關注了俄羅斯周六數萬名示威者上街遊行,要求普京當局釋放被捕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的事件。2020年8月,納瓦爾尼從西伯利亞城市托木斯克(Tomsk)飛往莫斯科途中急病昏迷,飛機迫降被送入附近醫院就醫後,幾經周折,他最終被轉送至德國柏林的醫院,並經搶救後被發現遭神經毒劑下毒。在醫護人員的精心照顧下,納瓦爾尼撿回一條命後公開指責普京下令俄羅斯安全機構實施這次襲擊。克里姆林宮方面堅決否認這一指稱。期間,納瓦爾尼還巧拌該國一名高級官員用電話聯絡到一名特工,成功說服對方透露當局試圖暗殺他的過程,首次證明俄國當局與此投毒事件有關。

2021年1月17日,康復出院的納瓦爾尼不懼危險決定從德國返回莫斯科,飛機落地後他在機場被俄羅斯警察逮捕。與此同時,納瓦爾尼團隊19日還在視頻網站“油管”(YouTube)上上傳了一則長達近兩個小時的紀錄片。紀錄片的名字叫“普京的宮殿:史上最大賄賂的故事”。以主持人身份在片中出境的納瓦爾尼指控普京貪污,利用公款在黑海之濱建造了一座價值11億歐元的豪華宮殿。通過泄露圖片及參與建造人員的透露顯示,這座宮殿的內部裝飾十分奢華。據了解,這座巨大的宮殿園林位於普拉斯科夫耶夫卡莊園(Praskoveevka Estate)黑海沿岸的格連吉克(Gelendzhik)附近。納瓦爾尼在視頻中稱,這個“世界上最昂貴宮殿”佔地面積7800公頃,是摩納哥國土面積的36倍,內中有教堂、圓形劇場、茶舍(待客樓)、地下冰球場和直升機停機坪等。

該調查報告稱,俄羅斯國內情報局(FSB)雖擁有該物業周圍約7000公頃土地,但該奢華別墅的實際主人是總統普京。該綜合設施由普京親密盟友出資蓋建,石油巨頭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首席執行官伊戈爾·謝欽(Igor Sechin)和億萬富翁大亨根納季·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是其中的兩個。對此,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對國家新聞社(RIA Novosti)表示,相關指控“不符事實”。納瓦爾尼的這一紀錄片在油管等社交網站上傳後得到瘋轉。單在油管這一平台上,原視頻在不到5天的時間內點擊率已經接近7900萬次。俄羅斯周六當天全國114個城市都舉行了要求釋放納瓦爾尼的集會,警方則在全國範圍內逮捕了2500多人。據悉,在首都莫斯科的抗議活動中,這次動員被指是過去20年中未經允許的最大規模示威活動。

俄羅斯國內從遠東的海參崴到中歐城市加里寧格勒,俄國民眾在114個城市舉行了被當局系統性禁止的集會。這一參與規模遠遠超過了納瓦爾尼團隊的計畫。每次他們都聚集了幾千人,在伊爾庫茨克、新西伯利亞、彼爾姆和葉卡捷琳堡舉行的集會規模特別大。在雅庫茨克,幾百人聚集在零下53攝氏度的氣溫中進行抗議。在莫斯科,這次示威雖然遠沒有達到反對派所希望出現的人潮,但它仍然是過去二十年來最大規模的未經批準的集會。法新社估計當天莫斯科街頭參與抗議的人數為2萬人,聖彼得堡也是如此;路透社估計有4萬人在首都參與集會。警方給出的數字是4000人。而專門負責統計示威者人數的獨立非政府組織 “白衣騎士 ”(Compteur Blanc)估計有18000至35000人參與。

在場記者指出,這些人數統計差異可以用示威的混亂性來解釋。莫斯科普希金廣場上緊湊的人群,被困在安全部隊的防線之間,迅速蔓延到鄰近的街道。示威人群被剝奪了領導組織,並受到警察的騷擾圍捕。人群則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大部分地區遊盪。集會中出現了慣用的口號,諸如示威人群高呼“自由”、“普京,盜國賊!”等。還有人在喊口號中提到了“普京的宮殿”紀錄片。這次對黑海沿岸一座由普京親信資助的秘密總統府的調查,已經成為納瓦尼團隊的主要動員工具。因此,記者可以看到有的示威者在集會現場揮舞着馬桶刷。這則是因為,紀錄片中指克里姆林宮從意大利進口了每把700歐元的馬桶刷,用於建造這座宮殿的附屬建築。

另一個新奇的現象是,伴隨着示威遊行的車流中喇叭聲不絕於耳,以示支持。此前,反對派集會通常在路人或駕車者相對冷漠的情況下進行。俄羅斯政治家帕斯圖霍夫(Vladimir Pastoukhov)在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上指出,“那些沒有上街的人開始以中立甚至是同情的眼光看待上街的人,這對政府的威脅比示威者的數量更大”。